通过移动设备进行有针对性沟通,改善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状况

目的

我们评价了通过手机向孕妇和幼儿父母发送有关健康和保健服务的定向消息的影响。

关键信息

通过手机向孕妇和幼儿父母发送健康和保健服务定向信息的影响,这方面的证据还存在空白。一些信息可能促进健康和使用保健服务,但是其它的可能影响不大或没有影响。目前的证据质量大多是低或极低。

研究内容是什么?

定向用户通讯(targeted client communication,TCC)是一种干预措施,在该措施中,保健中心根据特定人群的健康状况或该人群特有的其他因素向其发送短信。常见的定向用户通讯类型是发送短信提醒就医或提供医疗保健信息。本综述总结了TCC是否可以改变孕妇和父母的行为、保健服务利用、健康和幸福感。

当孕妇收到定向信息会发生什么?

与未收到信息的女性对比

在纯母乳喂养不常见的情况下,妇女可能会更多地进行母乳喂养。她们可能还会去做更多的产前保健。在不常见的情况下,她们可能会更多地使用熟练的助产士。我们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否会影响妇女或婴儿的健康,因为证据的质量很低。

与通过其他方式给妇女发送信息对比

在新生儿出生后10天内产妇和婴儿可能较少出现健康问题。这些信息对纯母乳喂养的产妇来说可能没什么影响。我们不知道它们是否能够促使妇女更多地使用保健服务。

与未收到定向信息的女性对比

这些信息可能并未影响孕妇是否接种流感疫苗。我们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否会影响妇女或婴儿的健康,或者引导产妇更多地使用熟练的助产士,因为缺乏证据或证据质量非常低。

当患有HIV的孕妇接收到定向消息时会发生什么?

与未收到信息的女性对比

她们可能稍微多地去进行产前保健。我们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否可以引导更多的女性在医疗机构分娩或者改善婴儿健康因为证据质量非常低。这些信息对孕妇和婴儿是否遵从计划进行抗逆转录病毒(ARV, antiretroviral)治疗(用来治疗HIV)几乎没有影响。我们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否会影响妇女健康,因为缺少证据。

与通过其他方式给妇女发送信息对比

我们不知道这些消息会产生什么影响,因为缺乏证据。

与未收到定向信息的女性对比

更多的父母可能遵从计划进行婴儿的ARV治疗。我们不知道这些消息是否改善了妇女或婴儿的健康或保健服务的使用,因为缺少证据。

当幼儿父母收到定向消息会发生什么?

与没有收到信息的父母对比

更多的父母可能会带孩子进行保健服务,例如接种疫苗。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些消息是否改善了儿童健康或健康行为,因为缺少证据。

与通过其他方式给父母发送信息对比

稍微多一些的父母可能会带孩子去接受疫苗接种。这些信息可能对儿童的刷牙习惯几乎没有影响。我们不知道这些消息是否会影响儿童的健康,因为缺少证据。

与收到非特定信息的父母对比

更少的父母可能带孩子去接种疫苗,但证据并不一致。我们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否影响儿童的健康因为缺少证据。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我们检索了截至到2017年8月发表的研究。我们于2019年7月进行了检索更新,相关研究报告在“待分类的研究特征”部分中。

作者结论: 

TCCMD对大多数结局的影响尚不确定。使用定向通讯可能会改善一些结局,但是这些证据是低证据质量的。需要可靠地高质量、足够有力的试验和成本效益分析来确定TCCMD的影响和相对效益。未来的研究应该衡量潜在的意外结局,比如亲密伴侣暴力或违反保密条例。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状况不佳(maternal, neonatal, and child health,MNCH)的全球负担占全世界健康寿命损失的四分之一以上。通过手机(MD, mobile devices)(TCCMD, targeted client communication via mobile devices )进行定向用户通讯(TCC)可能是改善MNCH的有用策略。

研究目的: 

通过MD评价TCC对MNCH的健康行为,服务使用,健康和幸福感的影响。

检索策略: 

在2017年7月/8月,我们检索了五个数据库,包括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和Embase。我们也检索了两个临床试验注册库。于2019年7月进行更新检索,潜在的相关研究待分类。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这些试验评价了使用MD进行TCC改善MNCH行为、服务利用、健康和幸福感的效果。符合条件的比较措施包括常规照护/无干预,非数字化TCC,以及数字非定向用户通讯。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学程序,资料提取和偏倚风险评价由一个人完成,交叉检查由另一个人完成。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7项研究(共17463名受试者)。试验人群:孕产妇(11项试验在低、中或高收入国家(LMHIC, low-,middle-,or high-income countries)开展);患HIV的孕妇和产后妇女(3项试验在一个较低的中等收入国家开展);孩子小于五岁的父母(13项试验在LMHIC开展)。大部分干预措施(18)仅通过发送短信进行,只有一项通过语音电话,其它的结合不同的通讯渠道,比如多媒体信息和语音电话。

孕妇和产后妇女

TCCMD对比标准照护

在行为上,TCCMD在纯母乳喂养率比较低的环境中可能增加了纯母乳喂养(RR=1.30, 95%CI [1.06, 1.59];低质量证据),但是在几乎所有妇女都进行母乳喂养的环境中几乎没有影响(低质量证据)。在保健服务使用方面,TCMCD可能会增加产前预约(OR=1.54, 95%CI [0.80, 2.96];低质量证据);但是置信区间同时包含有益和有害。TCCMD可能会在缺乏熟练助产士的环境中增加熟练的助产士(尽管这在城市和农村地区有所不同),但是在几乎所有产妇已经有一个熟练助产士的环境中可能没有影响(OR=1.00, 95%CI [0.34, 2.94];低质量证据)。对于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发病率没有确切的影响,因为证据质量非常低。

TCCMD对比非数字化TCC(例如,宣传册)

TCCMD可能对纯母乳喂养几乎没有影响(RR=0.92, 95%CI [0.79, 1.07];低质量证据)。TCCMD可能减少产后10天内报告的“产后健康问题”(RR=0.19, 95%CI [0.04, 0.79])和“新生儿健康问题”(RR=0.52, 95%CI [0.25, 1.06])(低质量证据),尽管后者的置信区间同时包含有益和有害。由于缺乏研究,对保健服务利用的影响尚不清楚。

TCCMD对比数字化非定向通讯

在这一比较中,没有研究报告行为、健康或者幸福感的结局。关于保健服务利用,由于证据质量非常低,该干预对熟练助产士的数量影响尚不清楚,对产前接种流感疫苗可能很小或没有影响(RR=1.05, 95%CI [0.71, 1.58]),置信区间包含有益和有害(低质量证据)。

患有HIV的孕产妇

TCCMD对比标准照护

在行为方面,TCCMD可能对母婴依从抗逆转录病毒(ARV)治疗的影响很小或没有(低质量证据)。在保健服务利用方面,TCC手机提醒可能稍微增加了产前检查次数(MD=1.5, 95%CI [0.36, 3.36];低质量证据)。因为证据质量低,对医疗机构分娩比例的影响尚不清楚。关于健康和幸福感,对新生儿死亡或死产以及婴儿HIV方面的影响是不确定的。没有研究报告孕产妇死亡率或发病率。

TCCMD对比非数字化TCC

由于报告本对照的研究缺乏,影响尚不清楚。

TCCMD对比数字化非定向通讯

TCCMD可能增加了婴儿ARV/预防母婴传播治疗的依从性(RR=1.26, 95%CI [1.07, 1.48];低质量证据)。由于缺乏研究,对其他结局的影响尚不清楚。

孩子小于5岁的父母

没有研究报告正确的治疗、营养或健康结局。

TCCMD对比标准照护

根据10项临床试验,TCCMD可能中度增加了保健服务使用(疫苗接种和HIV照护)(RR=1.21, 95%CI [1.08, 1.34];低质量证据);然而不同研究的结果差异很大。

TCCMD对比非数字化TCC

TCCMD可能增加了疫苗接种(RR=1.13, 95%CI [1.00, 1.28];低质量证据),然而在口腔卫生习惯方面几乎没有影响(低质量证据)。

TCCMD对比数字化非定向通讯

TCCMD可能减少了疫苗接种,但是置信区间包含有益和有害(RR=0.63, 95%CI [0.33, 1.20];低质量证据)。

没有任何人群的试验报告意外后果的资料。

翻译备注: 

译者:胡扬帆(北京中医药大学),审校:朱思佳,张巍瀚(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6月1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