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辅助疗法治疗痴呆患者

综述问题

有活体动物参与的疗法对痴呆症患者有帮助吗?

背景

痴呆在世界范围内日益普遍。痴呆症患者的思维、记忆和交流能力逐渐丧失。这影响他们的日常活动管理,和与他人的正常交流合作。许多痴呆患者也出现抑郁和相关问题。迄今为止,尚没有治疗方法能够治愈痴呆或阻止痴呆病情恶化。但是,目前许多旨在改善痴呆患者和其照顾者的福祉的疗法正投入使用。动物辅助疗法(AAT)是被研究过的治疗方法之一。人们认为动物可以在日常活动中提供陪伴和支持,来帮助痴呆症患者,并且会改善患者的身心健康,如改善情绪、减少不良行为。

检索日期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9年9月的医学数据库。

纳入研究的主要特征

我们纳入了9项随机对照试验(将受试者随机分到两组或两个以上治疗组之一的临床研究),涉及305名痴呆症患者,这些研究将AAT与对照治疗(常规护理或替代治疗)进行比较。所有研究都在欧洲或美国进行。7项研究将AAT与常规护理或与动物无关的其他活动进行了比较。2项研究将AAT(使用活体动物)与使用机器人动物进行了比较。1项研究将AAT与柔软的玩具猫进行了比较。研究的某些特征可能会使结果产生偏倚。研究的受试者和护理人员知道受试者正在接受何种治疗,这可能会影响某些结局。而且,并不总能明确随机分配过程是否做到了最好。

资金来源

这些研究有多种资助来源,包括研究补助(4项研究)、个人捐赠(1项研究)以及促进AAT研究的一个机构的支持(2项研究)。2项研究没有描述他们的资助情况。

主要结局

我们从2项研究(83名受试者)中发现,与接受标准护理或其他与动物无关的干预措施相比,接受AAT的痴呆患者在治疗结束时,抑郁程度可能更低。我们还从3项研究(164名受试者)中发现,接受AAT与未接受AAT相比,受试者的生活质量没有明显差异。但是,我们没发现有证据表示其对社会功能(与环境和家庭的互动),行为,躁动(情绪管理),日常生活,自我护理能力或平衡功能有影响。在2项使用AAT与机器人动物进行比较的研究中(156名受试者),结果没有明显差异(社会功能、行为和生活质量);在1项使用柔软的玩具猫的研究中(64名受试者),结果也没有明显差异(社会功能)。没有任何研究报告了有关治疗对受试者的有害影响的资料,也没有报告对动物的影响。

证据的可信度

我们考虑了多个因素来评价结果的可信度。本系统评价中,有两个主要因素降低了可信度。第一,我们关注的所有结局都仅来自几个小样本研究。第二,我们认为所有的研究的结果都因为设计或实施缺陷存在明显的偏倚风险(设计偏倚和实施偏倚)。对少数结局而言,研究间的异质性也影响了可信度。总体来说,结局的可信度在极低到中等之间。

结论

AAT可以稍微减轻抑郁症状。此外,目前还不能确定AAT对痴呆患者是否有益或者安全。所纳入的研究规模小、结局指标和其测量的多样性都是主要问题。我们建议进一步开展良好的研究,分析重要结局,如情感(状态)和社会(功能)改善,生活质量,副作用以及对动物的影响。

作者结论: 

我们发现低质量证据表明AAT可以轻微减少痴呆患者的抑郁症状。我们没有发现明确的证据表明AAT可以影响这一群体(痴呆患者)其他结局。根据结局,我们认为证据质量为从极低到中等。我们没发现有关使用动物的效果或者安全的证据。因此,尚不能对AAT对痴呆患者的总体益处和风险得出明确的结论。需要进一步开展良好的RCT,以提高证据质量。鉴于在此类试验中难以对受试者和人员施盲,未来的RCT应在盲法结局评价者上开展工作,明确文件分配方法,并纳入对患者重要的主要结局指标,例如影响,情感和社交功能,生活质量,不良事件和动物的结局。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痴呆是一种慢性疾病,逐渐影响记忆和其他认知功能、社会行为和日常活动的能力。迄今为止,尚无明显有效的治疗方法能有效预防疾病的进展,大多数治疗方法都是对症治疗,通常旨在改善人们的心理症状或护理者在意的行为。这对护理人员来说是一个挑战。在一些研究中已经评价了一系列新的治疗策略,在训练过程中使用受过训练的动物,被称为动物辅助治疗(AAT),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研究目的: 

评价动物辅助治疗对痴呆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2019年9月5日,我们检索了ALOIS,Cochrane痴呆和认知改善小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Dementia and Cognitive Improvement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ALOIS包含了临床试验的记录,这些临床试验是通过每月检索几个主要的医疗数据库、试验注册中心和灰色文献来源确定的。我们还检索了MEDLINE(OvidSP)、Embase(OvidSP)、PsycINFO(OvidSP)、CINAHL(EBSCOhost)、ISI科学网、ClinicalTrials.gov和世界卫生组织的试验注册。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比较AAT与无AAT、使用活体动物与机器人或玩具等替代品、或AAT与任何其他主动干预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整群随机试验和随机交叉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Cochrane痴呆组(Cochrane Dementia)的标准方法提取资料。两位作者独立评价了检索所得记录是否合格和偏倚风险。我们使用平均差(MD)、标准化平均差(SMD)和风险比(RR)来表达结局,并在适当的时候使用它们的95%置信区间(CIs)。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0项报告中的9项RCT。9项研究均在欧洲和美国进行。6项研究是独立随机的平行组设计的RCT;1项是随机交叉试验;2项为整群RCT,可能与在日间护理和疗养院一级进行随机化有关。我们从试验注册库确定了2项正在进行的试验。

有3种对比:AAT 与无 AAT(标准护理或各种非动物相关的措施)对比,使用活体动物的AAT与机器人动物对比,使用活体动物的AAT与使用柔软动物玩具比较。研究评价了305名患有痴呆的受试者。1项研究使用马,其余研究使用狗作为治疗动物。干预时间从6周到6个月不等,每次治疗持续10至90分钟,频率为每两周一次到每周两次。有多种手段衡量结局。所有研究都存在高风险的实施偏倚和不确定风险的选择偏倚。主要结局的可信度在极低到中等之间。

对比AAT与非AAT时,受试者接受AAT治疗后,其抑郁程度可能轻度降低(MD=-2.87, 95% CI [-5.24, -0.50], 2项研究,83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但生活质量并没有显著改善(MD=0.45, 95% CI [-1.28, 2.18], 3项研究,164项研究;中等质量证据)。所有其他主要结局均没有明显差异,包括社会功能(MD=-0.40, 95% CI [-3.41, 2.61]; 1项研究,58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问题行为(SMD=-0.34, 95% CI [-0.98, 0.30]; 3项研究,142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躁动(SMD=-0.39, 95% CI [-0.89, 0.10]; 3项研究,143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日常生活(MD=4.65, 95% CI [-16.05, 25.35]; 1项研究,37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和自我护理能力(MD=2.20, 95% CI [-1.23, 5.63]; 1项研究,58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没有关于不良反应的资料。

1项研究(68名受试者)将AAT(使用活体动物)和机器动物进行比较,发现对社会功能的影响不一:接受AAT的受试者有较长的身体接触时间,但对话时间较短(中位数:躯体接触时间:活体动物为93秒,机器动物为28秒;个人对话时间: 活体动物为164秒,机器动物为206秒;总体对话时间: 活体动物为263秒,机器动物为307秒)。另一项研究表明,使用神经精神病学调查表测量行为(MD=-6.96, 95% CI [-14.58, 0.66]; 78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或生活质量(MD=-2.42, 95% CI [-5.71, 0.87]; 78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组间没有明显差异。没有其他结局的资料。

1项研究(64名受试者)将AAT(使用活体动物)和柔软玩具猫进行比较,仅以接触和交谈的持续时间评价社会功能。数据以中位数和四分位间距表示。AAT组受试者的接触时间稍长,接触玩具猫的受试者说话时间稍长。这是低质量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姜若文(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审校:朱思佳(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2月1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