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服中毒急救治疗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回顾了有关中毒的急救治疗效果的证据,这些治疗可以由非卫生专业人员提供。

研究背景

建议对摄入有毒物质的人进行多种急救治疗。一些治疗,如活性炭(activated charcoal, AC)会与毒素结合,限制身体对毒素的吸收。其他可能引起呕吐(如吐根糖浆)或稀释及中和毒药(如饮用水、牛奶或果汁)。调整人的身体位置也可能有影响。

研究特征

2018年12月,我们检索了高质量的研究(随机将受试者分成不同的治疗组),调查非专业人员可以进行的中毒治疗。我们找到24项研究,涉及7099名受试者。除了一项研究外,所有的研究都是在医院进行的;剩下的是在家里。

14项研究要么没有具体说明毒药的类型,要么研究不同的种类。其他研究调查了特定的药物(对乙酰氨基酚、卡马西平、抗抑郁药、苯二氮平)或有毒植物(黄夹竹桃或有毒浆果)的过量使用。

21项试验研究了活性炭的不同治疗方法:单次或多次使用活性炭,使用或不使用其他急救方法(一种加速肠道运输的物质),使用或不使用住院治疗。6项研究比较了有或没有其他急救治疗(单剂量活性炭加肠道转运增强物质)的吐根糖浆与没有治疗的情况。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研究调查中和或稀释的毒药或使用特定的身体位置。

主要研究结局

2项研究针对对乙酰氨基酚中毒或不同种类的中毒中单剂量活性炭和不治疗对比的疗效。我们不确定治疗的副作用,入院重症监护或患者病情恶化,也没有关于死亡、症状持续时间、中毒或住院的影响的信息。

1项研究比较了单一剂量活性炭和吐根在混合类型中毒中的作用。我们不确定活性炭与吐根相比,对患者昏迷程度或副作用数量的影响。没有关于死亡、症状持续时间、中毒、住院或重症监护入院的影响的信息。

一项研究针对那些在家吃有毒浆果的儿童中吐根和不治疗相比较的结果。吐根的副作用可能会增加。没有关于死亡、中毒症状、症状持续时间、中毒摄入、住院或重症监护入院的影响的信息。

我们还研究了单剂量或多剂量活性炭相互比较的使用情况,无论是否接受医院治疗或不接受治疗。此外,我们还研究了吐根对单剂量活性炭的添加价值以及添加肠道转运增强物质对活性炭的添加价值。

证据的确定性

除了一项研究外,所有的研究都是在医院进行的,这意味着研究结果不能直接应用于临床。由于研究并不总是报告他们使用的方法,我们对许多人的研究进行的质量不确定。在本综述中,对患者重要的结局和我们预先指定的重要结局往往是缺失的或不完全报告的。我们认为综述结果的确定性是很低到非常低的。因此,未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研究结果。

结论

基于已确定的证据,我们不能得出关于任何研究的急救治疗的效果在非专业人士实施中的效果。

作者结论: 

本综述所纳入的研究主要提供了关于急性口腔中毒使用急救干预措施的低确定性或非常低确定性的证据。一个关键的局限是,事实上只有一项纳入研究是在院前环境中进行的,这削弱了我们对这些结果适用于该环境的信心因此,所收集的证据数量不足以得出任何结论。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口服中毒是世界范围内造成死亡和残疾的主要原因,每年估计有超过10万人死于意外中毒,5岁以下儿童的比例过高。外行人可以采取的任何有效干预措施,以限制或延迟摄入,或在专业人员到来之前疏散、稀释或中和有毒物质,都可能限制毒性,挽救生命。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院前干预(单独或联合)治疗急性口服中毒的效果。院前干预指的是在专业人员到来之前,外行人可获得且可行的干预措施。

检索策略: 

截至2018年12月4日,我们检索了Cochrane中心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MEDLINE、Embase、CINAHL、ISI科学网、国际药物文摘和3个临床试验注册库,开展了文献检索和引文检索。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比较在院前治疗急性口腔中毒患者可行的干预措施(单独或联合)的随机对照试验,干预措施包括但可能不限于活性炭(activated charcoal, AC)、催吐剂、泻药、稀释剂、中和剂和身体定位。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分别进行了研究筛选、资料收集和评价。本研究的主要结局是死亡率和不良事件的发生率,以及中毒症状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次要结局为中毒症状持续时间、药物吸收、住院和ICU入院的发生率。

主要结果: 

我们共纳入了24项试验,共涉及7099名受试者。我们使用Cochrane偏倚风险评价工具来评价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没有一项研究在所有领域的偏倚风险均为很低。许多研究报告都很差,所以选择偏倚和检测偏倚的风险往往不清楚。大多数研究报告的重要结局不完整,我们判断为高风险的报告偏倚。

除一项研究外,所有研究都纳入了急诊室的口服中毒患者;剩下的研究是在院前环境中进行的。14项研究包括多种毒性综合征或未明确说明的口服毒剂,而其他研究专门研究扑热息痛(2项研究)、卡马西平(2项研究)、三环类抗抑郁药(2项研究)、黄夹竹桃(2项研究)、苯二氮平(1项研究)或有毒浆果中毒(1项研究)。21项试验调查了活性炭(activated charcoal, AC)的效果,单剂量活性炭(single dose activated charcoal, SDAC)或多剂量活性炭(multiple doses activated charcoal, MDAC),单独或联合其他急救干预措施(一种泻药)和/或医院治疗。六项研究调查了吐根糖浆以及其他急救干预(SDAC+泻药)与吐根单独使用的效果。收集到的证据大多是低到非常低的确定性,由于事件数量较少,经常会因为间接性、偏倚或不精确的风险而被降级。

限制或延缓毒素在体内吸收的急救措施

与不干预相比,SDAC对一般(2组事件数均为0;1项研究,451名受试者)或呕吐(Peto比值比(odds ratio, OR)为4.17,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为[0.30, 57.26],1项研究,25名受试者)的不良事件发生率、ICU入院情况(peto OR=7.77,95%CI [0.15, 391.93],1项研究,451名受试者)、混合类型或扑热息痛中毒患者的临床恶化情况(2组事件数均为0;1项研究,451名受试者)的影响并不确定,因为这些结果的所有证据都是非常不确定的。没有研究评价SDAC对于死亡率、症状持续时间、药物吸收或住院治疗的影响。

只有一项研究将SDAC与吐根糖浆在混合类型中毒的受试者中进行了比较,提供了非常不确定的证据。因此,我们不确定格拉斯哥昏迷评分(Glasgow Coma Scale scores)(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为-0.15,95%CI [-0.43, 0.13],1项研究,34名受试者)或不良事件发生率(危险比(risk ratio, RR)为1.24,95%CI [0.26, 5.83],1项研究,34名受试者)的影响。没有关于死亡率、症状持续时间、药物吸收、住院或ICU入院的信息。

本综述还考虑了SDAC或MDAC对医院干预措施的附加价值,其中主要包括洗胃。没有纳入的研究调查了身体位置在口服中毒患者中的使用。

将毒素从胃肠道排出的急救措施

我们发现一项研究比较了摄入有毒浆果后吐根和在入院前不干预的情况。低确定性证据表明,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可能会增加,但该研究没有报告死亡发生率、中毒发生率或症状持续时间、药物吸收、住院或ICU入院(103名受试者)。

此外,我们还考虑了吐根糖浆添加SDAC和一种泻药以及SDAC加一种泻药的疗效。

没有研究使用泻药作为个人干预。

能够中和或稀释毒素的急救措施

没有纳入的研究调查了口服中毒患者中毒药的中和或稀释情况。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2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