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脑胶质瘤患者进行脑扫描

研究背景

胶质瘤是由支持大脑结构的组织引起的脑肿瘤。根据细胞活动以及肿瘤的侵袭程度,被称为低等级(WHO 1和2)或高等级(WHO 3和4)。每年每10万人中有4至11人诊断为胶质瘤,这种情况在高收入国家更为常见。虽然在决定最适当的治疗(主动监测)之前,低级、生长缓慢的胶质瘤可能会被观察,但大多数胶质瘤患者最终将接受手术,以尽可能安全地切除肿瘤。手术后,根据肿瘤等级和其他因素,可以选择适合的放疗和化疗其他治疗方案。4级肿瘤的标准治疗,被称为胶质母细胞瘤,是放射治疗和抗癌药物(特莫佐洛米德)。

对于生长缓慢的肿瘤,通常定期进行磁共振成像 (MRI) 扫描,在治疗前检查肿瘤的生长情况。手术去除任何等级的胶质瘤后,定期扫描检查肿瘤对后续的治疗的反应,以及疾病是否复发有重要意义。扫描大多在设定的时间进行,而不是由于患者病情的变化而进行。这被称为监测成像技术。高等级胶质瘤手通常在术后三天内进行MRI,以检查肿瘤的切除程度。

你可以在患者感觉变化时扫描而非定期扫描,这表明肿瘤已经增长。这被称为症状或诱发成像术。脑部扫描价格昂贵,同时当一个人感觉良好时,定期扫描可能会导致其焦虑。此外,如果脑部扫描不会改变治疗方案,它可能不需要了。我们进行这项综述时,因为不知道不同的成像时间是否会影响一个人在诊断后存活的时间。我们还想知道哪种方法更适合识别肿瘤变化及其对生活质量、焦虑和抑郁的影响。我们还针对哪种方法能为卫生服务提供更好的价值而进行了检索。

我们如何撰写系统综述以及有什么发现

我们寻找有关患有胶质瘤的成年人的研究,目的将在特定时间点进行扫描的做法与其他方法进行比较。我们发现只有一项研究符合我们的标准。这是来自美国的一个癌症中心,观察2006年至2016年间接受治疗的胶质细胞瘤患者(恶性胶质瘤患者)。这项研究共有125名受试者,他们被分成两组,一组在手术后两天内进行扫描(早期扫描),另一组不进行扫描。他们表明,做早期扫描不会改变诊断后一年和两年的存活机会。这可能是因为早期的扫描没有用于改变治疗方案,主要是接受标准的放射治疗和特莫佐洛米德,我们无法判断病人的外科医生以及治疗方法是否相同。我们认为,无论是否进行早期扫描,生存时间几乎没有变化的建议非常不确定。研究纳入超过10年的受试者很少,手术后是否进行扫描的决定取决于外科医生的选择。不清楚所涉及的外科医生或他们的治疗方案是否不同,也不清楚受试者的治疗是否因早期影像而改变。其他检索没有发现任何研究不同成像技术价值的文章。

结论

我们仍然不确定在确诊胶质瘤后的特定时间定期扫描是否会影响患者的表现。有限的证据表明,手术后的早期扫描不会影响存活率,这不可靠,需要更多的研究,特别是因为早期扫描还有助于外科医生改进他们的治疗,并决定他们是否比预期更早地进行手术。

扫描成人脑胶质瘤的最佳时间和原因尚不清楚。我们可以从涉及儿童的研究和观察大量临床试验中吸取经验。研究不同治疗方案的潜在成本和效益也很重要。

作者结论: 

不同的成像方案对生存和其他健康结局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仍未知。现有的有关胶质瘤成像时间表似乎是程序性的,而不是基于证据。有限的证据表明,GBM患者在接受化放疗联合治疗,在早期术后脑成像可能对生存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这有待进一步研究,特别是术后早期成像还作为一种质量控制措施,如果发现残留肿瘤,可能导致早期重新手术。 大型胶质瘤患者数据库的数学建模有助于区分不同类型胶质瘤的监测成像的最佳时间,通过评估单个肿瘤生长速率、分子生物标志物和其他预后因子来促进患者的分层。此外,儿科胶质瘤研究设计可为成年胶质瘤患者的成像策略的未来研究提供借鉴。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临床实践指南建议,大脑的磁共振成像(MRI)应在诊断脑胶质瘤后间隔或相距一段时间后进行(间隔或监测成像),以监测或跟踪疾病;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成像策略是否比触发成像对新的或恶化的症状产生更好的结果。

研究目的: 

确定不同成像方案(特别是预先指定的间隔或监测成像,以及症状或触发成像)对患有胶质瘤的成年人(2至4级)的健康和经济结局有什么影响。

检索策略: 

Cochrane 妇科专业组、神经肿瘤专业组和孤儿癌症 (CGNOC) 专业组信息专家检索了截止到2019年6月18日的Cochrane 临床试验中心注册库 (CENTRAL)、MEDLINE 和 Embase 以及截至 2014 年12 月 的 NHS 经济评估数据库 (EED)。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非随机对照试验和前后对照试验,并发比较组比较不同成像方案对成人脑胶质瘤患者生存和其他健康结局的影响;同时与其他结局进行全面经济评价(成本效果分析、成本效用分析和成本效益分析),以及任何基于模型对成人脑胶质瘤患者术前和治疗后进行成像技术的卫生经济评价。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标准的Cochrane 系统综述方法,两位作者独立筛选文献和数资料提取工作,并通过讨论解决分歧。我们还使用GRADE 方法评价了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一项回顾性的单机构研究,该研究对比了125名接受胶质细胞瘤手术后48小时内成像(术后早期成像)的患者和术后未进行成像术的胶质瘤患者(GBM: 世界卫生组织(WHO)4级胶质瘤。研究中的大多数患者都接受了最优的切除手术,然后接受了放化疗。虽然研究对象的特征是相似的,但总体而言,该研究存在较高的偏倚风险。

这项研究的证据表明,在诊断GBM 一年后,术后早期成像与不进行早期成像之间在总体生存(死亡)方面几乎没有差别(风险比RR =0.86, 95%CI [0.61, 1.21]; 分别有48%与55%的患者死亡,极低质量的证据),诊断GBM 两年后,总体存活率(死亡)很少或根本没有差异(RR =1.06, 95%CI [0.91,1.25]; 86% vs 81%的患者死亡;非常低质量的证据)。其他的次要结局未见报告。

我们没有发现其他成像方案的有效性的证据。此外,我们没有发现对不同成像方案的任何相关的卫生经济评估。

翻译备注: 

译者:王超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张英英(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20年3月2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