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疗法(使用放大装置和/或者声音生成器)来治疗耳鸣

系统综述问题

声音疗法(使用放大装置和/或者声音生成器)来治疗耳鸣是否对于成人有效?

研究背景

耳鸣是一种在脑中或耳中的对声音的感知,这种感知没有外界来源。它影响到10%到15%的成年人。大约20%的人有经历过耳鸣症状,耳鸣症状消极的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包括睡眠障碍,聆听和交流上的困难,社会上的疏离,焦虑,抑郁,刺激或压力。耳鸣可以通过教育和建议,放松疗法,心理学治疗,改善听力或用声音发生器或助听器来控制。有时医生会为了控制与耳鸣相关的问题如睡眠问题,焦虑或抑郁而开药。本综述的目的是为了评价来自高质量的临床试验中的证据,来判断声音疗法(助听器,声音生成器和组合助听器)对于有耳鸣的成人的效果。我们非常想知道声音疗法在耳鸣治疗中的作用,以及可能导致的任何副作用。

研究特征

本综述纳入了八项随机对照试验,共590名受试者。七项研究着眼在助听器的效果,4项在组合助听器,3项在声音生成器。七项研究将受试者分为试验组和平行对照组,在一项研究中,受试者按随机顺序尝试每项干预。我们所要观察的结果包括了耳鸣症状的严重程度,抑郁,焦虑,生活质量和副作用。整体来说,研究中的偏倚风险尚不明确。很少或没有使用盲法。

主要结果

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我们三个主要对比的结果的数据(指对比助听器,声音生成器和组合装置 vs 等候名单对照组,安慰剂对照组或者只提供教育/信息对照组)。我们的额外比较项(这些装置之间的相互对比)也只有很少的数据,很难合并这些数据。

助听器vs声音生成器

一项研究比较了使用声音生成器的患者和使用助听器的患者,发现他们在3,6,12个月时对我们的主要结局(耳鸣症状严重程度)的影响没有差异。这两种设备的使用被认为与临床上的严重耳鸣症状显著降低有关。

组合助听器vs助听器

三项研究比较了组合助听器/声音发生器和只用助听器之间的差异,并且测量了耳鸣症状的严重程度。当我们比对各组关于耳鸣症状严重程度的数据时,我们没有在他们之间发现任何区别。在临床上使用这两种设备可以显著降低耳鸣症状的严重程度。

在被纳入的研究结果中没有发现任何负面影响。

这些研究都没有去测量抑郁症状或抑郁症,焦虑症状或广泛焦虑,或者其他一些本综述关注的结局。

证据质量

如果报告了本综述感兴趣的结局,我们评估了相关证据的质量并且发现他们的质量都很差。使用助听器,声音生成器或者组合式助听器设备可能对耳鸣症状严重性的影响很小甚至没有影响。

结论: 

没有证据支持对耳鸣的声音疗法优于没有使用设备的等候名单对照组,安慰剂对照组或教育/信息对照组。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声音疗法之间的的优越性或缺点(如助听器,声音生成器或组合式助听器之间)。使用GRADE评估的报告结果的证据质量很低。使用助听器,声音生成器或者组合式助听器设备可能对耳鸣症状严重性的影响很小甚至没有影响。

未来对耳鸣患者进行声音治疗效果的研究应采用严格的方法。考虑到耳鸣的主观特征和安慰剂效应的可能性,随机化和盲法应该做到高质量。在未来研究的设计和报告中应使用CONSORT声明。我们还建议在耳鸣领域使用经验证的、以患者为中心的结果测量方法进行研究。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耳鸣影响了10%到15%的成年人口,这其中的20%的耳鸣患者经历了各种各样影响生活质量的负面症状。仅在英国,每年估计有75万例在常规会诊中就初步确诊的耳鸣病例,对于卫生保健服务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临床管理策略中包括了教育和建议,放松疗法,耳鸣再教育疗法(TRT),行为认知疗法(CBT),通过使用耳用声音生成器或助听器来增强声音,药物治疗来管理例如失眠,焦虑或抑郁等并发症。助听器,声音生成器和组合设备(声音放大器和生成器在同一设备中)是许多耳鸣治疗的组成部分,在耳科中和治疗建议一起作为治疗耳鸣的一线措施。

目的: 

为了评估声音疗法(使用增大设备和/或声音发生器)治疗成年人耳鸣的效果。

检索策略: 

Cochrane耳鼻喉文献检索信息专员检索了Cochrane耳鼻喉组注册库( Cochrane ENT Register); 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Ovid MEDLINE; Ovid EMBASE; CINAHL; Web of Science; ClinicalTrials.gov; ICTRP和其他数据库来寻找发表及未发表的试验。最新检索的截止日期是2018年7月23日。

纳入标准: 

随机对照试验(RCTs)招募了急性或慢性的主观突发性耳鸣患者。我们纳入了使用助听器、声音生成器或组合助听器进行干预的研究,并且将他们与等候名单对照组,安慰剂对照组或健康教育对照组进行比较。我们也纳入了那些比较助听器与声音发生器、组合助听器与助听器、组合助听器与声音发生器的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学。我们的主要结局是耳鸣症状的严重程度,以多项目耳鸣问卷的整体评分,以及自我报告中的耳鸣响度增加所显示的显著不良反应来衡量。我们次要结局是抑郁症状,广泛的焦虑症状,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以及与佩戴设备相关的副作用,如疼痛、不适、压痛或皮肤刺激或耳部感染。我们使用GRADE评估每个结果的证据质量;以斜体显示.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8项研究(一共590名患者)。7项研究关注助听器的效果,4项关注组合助听器,3项关注声音生成器。7项研究是平行对照设计,1项是交叉设计。总体上来看,由于缺少详细的随机序列生成方法和分配隐藏方法,导致偏倚风险尚不明确。很少或没有使用盲法。

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我们三个主要对比的结果的数据(指对比助听器,声音生成器和组合装置 vs 等候名单对照组,安慰剂对照组或者只提供教育/信息对照组)。我们的额外比较项(这些装置之间的相互对比)也只有很少的数据,很难合并这些数据。

助听器vs声音生成器

一项研究比较了使用声音生成器的患者和使用助听器的患者,发现他们在3,6,12个月时对我们的主要结局(耳鸣症状严重程度,用耳鸣致残评估量表(THI)测量)的影响没有差异。(低质量证据)。这两种设备的使用被认为与临床上的严重耳鸣症状显著降低有关。

组合助听器vs助听器

三项研究比较了助听器与组合助听器,并使用 THI 或耳鸣功能指数测量了耳鸣症状的严重程度。当我们合并数据时, 我们发现它们之间没有差异 (MD=-0.15, 95% CI [-0.52, 0.22]; 三项研究; 114名受试者) (低质量证据)。在临床上使用这两种设备可以显著降低耳鸣症状的严重程度。

在被纳入的研究结果中没有发现任何负面影响。

没有一项研究测量抑郁症状或抑郁症、焦虑症状或普遍焦虑的次要成果,也没有一项研究用经过验证的仪器来衡量与健康有关的生活质量, 也没有一项报告新开发的核心结局耳鸣侵入性、忽略能力、注意力集中、睡眠质量和控制意识。

翻译备注: 

译者:王储(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李静(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