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音和语言疗法治疗慢性咳嗽

研究背景

人们通常咳嗽来保护和清理呼吸道。例如,当我们胸部感染时,我们咳嗽以排出细菌。或者当我们吸入灰尘时,我们咳嗽以喷出灰尘。有些人由于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PD)或胃食管反流病等疾病而患有慢性咳嗽或长期咳嗽。然而,有些人有慢性咳嗽没有明显的原因。这被称为不明原因(特发性/难治性)慢性咳嗽(unexplained chronic cough, UCC)。咳嗽数月或数年是不舒服的,导致生活质量下降。

目前的指南建议使用加巴喷丁(一种通常用于控制癫痫发作和减轻神经疼痛的药物)来阻止UCC患者咳嗽。然而,这种药物有副作用,包括嗜睡。

语音和语言疗法 (speech and language therapy, SLT)已被建议作为管理UCC的非基于药物的选项。语音和语言疗法将避免药物的风险和副作用。

语音和语言疗法旨在教人们控制咳嗽。医生会教患者一些方法来帮助他们抑制咳嗽的冲动。教育的目的是帮助人们理解这项技术是如何工作的,并希望他们能够坚持下去。人们也会收到声音相关的卫生信息。声音卫生包括减少引发咳嗽的技术。例如,声音卫生可能包括帮助人们通过鼻子而不是嘴巴呼吸,避免饮酒和咖啡因等可能会加重咳嗽的事物。他们还可能接受心理教育咨询,以帮助他们了解他们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咳嗽。

本综述评价了有关SLT在UCC管理中的有效性的最新证据。

研究特征

我们在综述中发现了2项相关的研究。这两项研究都是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被随机分配到两个或多个治疗组中的一个的研究类型),其中受试者被诊断为UCC。受试者要么接受包括SLT技术的干预,要么接受“健康生活方式建议”的对照干预。我们选择使用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和严重不良事件来判断SLT是否有效。

主要结果

只有一项研究将SLT与常规护理进行比较,报告了关于生活质量的资料(使用问卷调查)。4周后,接受SLT治疗、物理治疗和语言治疗干预(physiotherapy and speech and language therapy intervention, PSALTI)的研究受试者的生活质量平均比对照组有改善。然而,与对照组相比,这种益处是短暂的,四周后就消失了。这意味着,尽管这种治疗在短期内似乎有效,但与常规治疗相比,长期来看,它可能不会改善生活质量。

我们还寻找有关治疗的副作用或伤害的信息。同一项研究报告,在研究期间没有人经历严重的副作用或伤害。

还考虑了其他测量SLT影响的方法,在每种情况下,相关资料仅由1项研究提供。与对照组相比,SLT改善了客观咳嗽计数(使用咳嗽监测仪)、症状(使用症状评分)和临床改善。纳入的试验没有报告其他次要结果的差异,如咳嗽或咳嗽反射敏感性的主观测量(在实验室使用气道刺激物测量)。

证据质量

本综述中发现的少量高质量的相关研究意味着我们不能确定SLT在UCC管理中的整体效益。在一项研究中,PSALTI干预在短时间内改善了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但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重复这一发现。总的来说,需要更多的对照试验来全面检查SLT在UCC管理中的潜力。

结论: 

本综述中资料的缺乏强调了需要更多的对照试验资料来检测SLT干预在UCC管理中的有效性。虽然按照计划书在初始检索中发现了大量的研究,但我们在综述中只能纳入两项研究。此外,本综述还强调了不同发表研究的终点是不同的。

在PSALTI干预下,HRQoL(LCQ)的改善和24小时咳嗽频率的减少在统计学上有显著性意义,但只是短暂的,组间差异仅持续四周。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复制这些发现,并研究SLT干预措施的效果。很显然,SLT干预因研究而异。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了解SLT干预在减少咳嗽(包括客观咳嗽频率和主观咳嗽测量)和改善HRQoL方面最有效的方面是什么。我们认为这些终点在临床上很重要。今后的研究报告不良事件的信息也很重要。

由于缺乏资料,我们无法就SLT干预改善不明原因慢性咳嗽的疗效得出可靠的结论。我们的综述确定了进一步开展高质量研究的必要性,并通过可比较的终点得出可靠的结论。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咳嗽既能保护呼吸道又能清洁呼吸道。咳嗽有三个阶段:吸气,声门闭合,用力呼气。慢性咳嗽对生活质量有负面的、深远的影响。对于不明原因(特发性/难治性)慢性咳嗽(unexplained chronic cough, UCC)患者,目前已知的有效治疗方法很少。对于这一群体,目前的指南提倡使用加巴彭丁。语音和语言治疗(speech and language therapy, SLT)已被视为管理 UCC 的非药物选项,没有与药理学制剂相关的风险和副作用,并且本综述考虑了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中评价SLT有效性的证据。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语音和语言疗法对不明原因(特发性/难治性)慢性咳嗽的疗效。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气道组试验注册库(Cochrane Airways Trials Register),CENTRAL,MEDLINE,Embase,CINAHL,试验注册库和纳入文献的参考文献列表。我们的检索截止于2019年2月8日。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一些随机对照试验,在这些试验中,根据已发表的指南或当地协议,受试者被诊断为UCC,并进行了完整的诊断检查,以排除潜在原因,而干预措施包括针对UCC的语音和语言治疗技术。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筛选了94条记录的标题和摘要。在10份研究报告中,有两项临床试验符合我们预先设定的纳入标准。两位综述作者独立评价了每项研究的偏倚风险并提取了结果资料。我们以比值比(odds ratios, ORs)分析二分类资料,以平均差(mean differences, MDs)或几何平均差分析连续性变量。我们使用源于Cochrane协作网的推荐的标准方法。我们的主要结局是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HRQoL)和严重不良事件(serious adverse events, SAEs)。

主要结果: 

我们发现2项涉及162名成年人的研究符合我们的纳入标准。这2项研究都没有涉及儿童。治疗时间和疗程长短因研究而异,从每周四次,到两个多月四次。同样,会议的时长也略有不同,从一个60分钟的会议、三个45分钟的会议到四个30分钟的会议。2项研究的对照干预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建议。

一项研究使用莱斯特咳嗽问卷(Leicester Cough Questionnaire, LCQ)提供了HRQoL资料,我们使用GRADE方法判断证据的质量较低。被报告的资料是从基线到四周的组间差异(MD=1.53,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0.21, 2.85];71名受试者),这显示了接受物理治疗和语音及语言治疗干预(physiotherapy and speech and language therapy intervention, PSALTI)的人与对照组相比在统计学上有显著的益处。然而,在第4周和第3个月之间没有观察到PSALTI和对照之间的差异。同一项研究提供了关于SAEs的信息,而无论是在PSALTI还是在对照组中都没有发现SAEs。我们使用READE方法判断该结局的证据质量较低。

资料也可用于我们预先指定的次要结局。在每种情况下,资料只由一项研究提供,因此没有合并的机会;我们判断每一个结局的证据质量都很低。客观咳嗽计数(与对照组相比,平均每小时咳嗽次数的比率为59%(95%CI=[37%, 95%]);71名受试者)、症状评分(MD=9.80,95%CI=[4.50, 15.10];87名受试者)和由临床医师定义的临床改善(OR=48.13,95%CI=[13.53, 171.25];87名受试者)有显著性差异。治疗组和对照组在咳嗽(咳嗽严重程度视觉模拟量表评分的MD=-9.72,95%CI=[-20.80, 1.36];71名受试者)和咳嗽反射敏感性(引起5次咳嗽的辣椒素浓度:治疗组是对照组的1.11倍(95%CI=[0.80, 1.54]),49名受试者)的主观测量方面没有显著差异。1项研究报告了不良事件的资料,在该研究的治疗组和对照组中均未报告不良事件。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2月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