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肠癌治疗期间和治疗后,为人们的身心健康进行运动干预

研究背景

肠癌是全球第三大常的癌症。當被診斷為腸癌並接受治療時可能會對人的身心健康產生負面影響。副作用包括健康狀況下降和疲勞感增加。人們在治療後仍有癌症復發的風險,而這可能會讓人有恐懼和擔憂心理。在其他癌症族群中的研究顯示,體能训练可減少副作用。由于运动量大的人患大腸癌的机率較低,體能訓練可能對腸癌患者有幫助,但這項研究尚不清楚。

研究问题

這篇综述是用來证明體能训练是否對腸癌病人的身心健康有益,以及它們是否安全。

重要結果
我們共纳入了16項研究包括992名受試者,而检索日期截止到2019年6月。受試者被随机分配在接受體能訓練課程或常規护理(無體能訓練課程)。在納入的研究中,我們不確定體能訓練計畫是否能改善身體功能,且與常規護理相比,我們發現體能訓練課程對疾病相關的心理健康沒有影響。在八項研究中,沒有發生嚴重的不良事件。但不良事件的报告和实际测量结果不一致。我們尚不知道體能訓練是否能改善任何時間的存活率,因為沒有针对于此开展的研究。納入的研究表示,體能訓練可在短期內提高有氧強度,与健康相關的生活品質(整體健康水平)以及減少疲勞。我们不确定运动干预对身体机能、疾病相关的心理健康、不良事件、身体健康、疲劳感、体重、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总体幸福感)和体育活动水平的长期影响,因为没有研究对此进行过评价。

证据质量
我们的证据的质量的质量是非常低到中等的,这主要是因为研究数量少、受试者少,以及研究的局限性。

结论
由於納入的研究數量太少以及它的證據质量不高,這篇综述的的结局需要被謹慎的解讀。这一综述表明,未来需要开展高质量的长期随访研究,以评价体育活动干预对肠癌患者身心健康的影响,特别是与安全性和生存率相关的影响。

作者结论: 

由於納入的研究數量太少以及它的證據质量不高,這篇综述的的结局需要被謹慎的解讀。我们不确定与常规护理相比,体育锻炼是否能改善身体机能。进行体育锻炼可能对与疾病有关的心理健康没有作用。进行体育锻炼可能有益于有氧健身,与癌症相关的疲劳以及与健康相关的长达六个月的随访生活质量。不良事件一般比较轻微。为了评价体育活动干预对疾病相关的身心健康以及对非晚期结直肠癌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需要具有足够效力的高质量RCT,并需要长期随访。不良事件应予以充分报道。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结直肠肠癌是全球第三大最常被诊断的癌症。结直肠癌的诊断和后续治疗可能会对个人的身心健康产生不利影响。在其他癌症人群中,已证明体育锻炼干预可有效减轻治疗的副作用。鉴于定期进行体育锻炼可以降低结直肠癌的风险,而心血管健康是全因和癌症死亡风险的有力预测指标,因此体育锻炼干预措施可能会在结直肠癌的连续控制中发挥作用。在该人群中进行体育锻炼的有效证据证据尚不清楚。

研究目的: 

评价体育锻炼干预对诊断为非晚期结直肠癌(分期为T1-4 N0-2 M0)的个体与疾病相关的身心健康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些患者将采用手术或新辅助或辅助疗法(例如化学疗法)进行治疗,放疗或放化疗),或两者联合使用。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2019年第6期;以及OVID MEDLINE,其他六个数据库和四个没有语言或日期限制的试验注册库。我们检索了相关出版物的参考清单,并手工搜索了相关组织的会议摘要和会议记录,以获得更多的相关研究。所有检索在2019年6月6日至6月14日之间完成。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RCT)和聚类RCT,比较了成年人非结直肠癌成人的体育锻炼干预措施与常规护理或无体育锻炼干预措施之间的差异。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研究员独立地进行筛选、资料的提取、偏倚风险的评价等步骤,并使用GRADE质量评价工具对证据质量进行评价。我们汇总了随访时间的meta 分析数据,并在可能的情况下使用随机效应或适当的固定效应模型将其报告为均数差(MDs)或标准化均值差(SMDs)。如果Meta分析是不合适的,我们就采用描述性方法进行资料综合。

主要结果: 

我们共纳入16项随机对照试验,包括992名受试者,其中524名受试者被随机分至试验组,468名受试者被分至对照组。受试者的平均年龄为51~69岁。十项研究包括完成积极治疗的受试者,两项研究包括接受积极治疗的受试者,两项研究包括接受和完成积极治疗的受试者。目前尚不清楚两项研究中受试者是否正在接受治疗或已完成治疗。体育运动干预的类型、设置和持续时间在不同试验中有所不同。三项研究选择了有监督的干预措施,五项选择了家庭自我指导的干预措施,七项研究选择了有监督和自我指导的方案的结合。一项研究未报告干预环境。最常见的干预时间为12周(7个研究)。身体活动的类型包括步行,骑自行车,抵抗运动,瑜伽和核心肌群锻炼。

在判断研究偏倚时,大多数不确定性来自于随机隐藏和结局评价者盲法不清晰。试验中对受试者实施盲法是不可能的。证据的质量从极低到中等。由于结局的巨大差异和作用方向的不一致,我们没有在近期随访中合并身体机能的结局。我们不确定与常规护理相比,体育锻炼是否能改善身体机能。我们发现没有证据表明体育锻炼与常规护理相比对疾病相关的心理健康有影响(焦虑:SMD, -0.11,95%CI [-0.40,0.18]; 4项研究,198名受试者;I2 = 0%;和抑郁:SMD, -0.21,95%CI [ -0.50,0.08]; 4项研究,198名受试者;I2 = 0%;中等质量证据)。7项研究报道了不良事件。 由于报告和测量不一致,我们没有合并不良事件结局。我们没有发现干预或常规护理组出现严重不良事件的证据。最常见轻微不良事件,例如颈部,背部和肌肉疼痛。没有研究报告总生存率或无复发生存率,也没有研究评估长期随访的结局

我们发现体育锻炼干预对身体有氧适应有积极作用的证据(SMD 0.82,95%CI [0.-.29]; 7个研究,295; I 2 = 68%;低质量证据),癌症相关的疲劳(MD 2.16,95%CI[0.18,4.15] ; 6个研究,230名 受试者; I 2 = 18%;低质量证据)和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SMD 0.36,95%CI[0.10,0.62] ; 6个研究,230受试者; I 2 = 0%;中等质量的证据)。在短期随访中也观察到了这些积极作用,但在中期随访中未观察到。只有三项研究报告了癌症相关的疲劳和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的中期随访。

翻译备注: 

译者: 王超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审校:张英英,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12月1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