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自然受孕的不育女性和在体外受精前进行宫腔镜检查

系统综述问题

评价宫腔镜检查对尝试自然受孕女性和体外受精(IVF)女性生殖结果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研究背景

对于那些由于未知原因导致无法怀孕的女性,以及那些尝试先进的治疗不育方法的女性,例如宫内受精或试管婴儿,有研究表明进行宫腔镜检查(用远端镜头观察子宫内部)可能有助于提高成功率。常规的超声波检查可能会遗漏子宫内较小的异常,但是这些异常可以通过宫腔镜检查检测出来并且治疗。它可以使随后的授精或胚胎移植更容易,扩大子宫的通道(宫颈扩张),或者刮擦子宫内膜而增加成功率,这也许有助于胚胎着床(附着在子宫内膜)。

研究特征

对于希望自然受孕的女性,我们找到一项试验(200名女性)。对于接受体外受精的女性,我们纳入了10项试验(3750名女性)。所有的试验都评估了宫腔镜检查对比无宫腔镜检查的效果。目前的证据截至2018年9月。

主要结局

对于希望自然受孕的女性,宫腔镜检查可以提高正在进行的临床妊娠机会,但这些研究具有高偏倚风险。试验报告宫腔镜检查后无不良反应。宫腔镜检查后流产率较高。

纳入研究表明,接受体外受精的女性做过宫腔镜筛查,有更高的活产率或临床妊娠的机会。然而,报告宫腔镜检查不良事件的研究很少,因此我们无法评估这种干预的安全性。一个普通诊所的活产率为22%,进行宫腔镜筛查的女性活产率预计在25%到32%之间。宫腔镜检查没有增加流产的风险。

我们没有检索到关于尝试宫外受精的女性的试验。

证据质量

有一项研究的证据质量很低,研究对象是试图自然受孕的女性。

有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在体外受精之前进行宫腔镜筛查可能会增加活产率或临床妊娠的机会,而且关于宫腔镜检查后不良事件的证据等级也非常低。偏倚风险和统计异质性降低了证据质量。

作者结论: 

一般人群仍使用普通的超声或宫腔输卵管造影作为基本生育检查,目前,没有高质量的证据支持宫腔镜作为常规筛查工具,来提高生育成功率。

在接受体外受精的女性中,低质量的证据(包括所有报告这些结果的研究)表明,在体外受精前进行宫腔镜筛查可能会增加活产率和临床妊娠率。然而,从仅有的两项低偏倚风险的试验中合并的结果并没有显示出体外受精前宫腔镜筛查的好处。

由于显示有效的研究是那些随机隐藏报告不清楚的,我们不确定常规宫腔镜检查是否会增加活产和临床妊娠,无论是对所有女性还是对那些两次或两次以上体外受精失败的女性。目前还没有足够的数据来得出宫腔镜筛查是否安全性的结论。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那些由于未知原因导致无法怀孕的女性和在宫内受精(IUI)或体外受精(IVF)前进行宫内检查的女性可能会发现宫内病变,这些病变常规阴道超声可能无法检测到。无论是单纯的诊断还是手术,宫腔镜检查都可能改善生殖结果。

研究目的: 

评估宫腔镜检查在评估不育女性和接受人工授精或体外受精的不育女性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妇科和生殖专业注册库(Cochrane Gynaecology and Fertility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RSO、MEDLINE、Embase、临床试验网站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2018年9月)。比较希望自然受孕的不育女性,或在接受人工授精或体外受孕之前的不育女性进行宫腔镜筛查与无干预的随机对照试验。

纳入排除标准: 

比较希望自然受孕的不育女性,或在接受人工授精或体外受孕之前的不育女性进行宫腔镜筛查与无干预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独立筛选研究,提取数据,并评估偏倚风险。主要结果是活产率和宫腔镜检查的并发症。我们使用风险比(RR)和固定效应模型分析数据。我们使用GRADE等级标准来评价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获取了11篇研究。我们纳入了一项试验,受试者为由于未知原因的不育女性,这些女性正尝试自然受孕,研究对比了进行宫腔镜筛查与不进行宫腔镜筛查的影响。我们不确定宫腔镜检查对原因不明导致至少两年不育女性的现行妊娠率是否会提高(RR=4.30, 95% CI [2.29, 8.07];1个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200人;非常低质量的证据)。不进行宫腔镜检查的情况下,诊所的普遍妊娠率为10%,进行宫腔镜筛查预计将有助于妊娠率达到23%至81%之间。纳入研究的两组治疗干预组中均报告无不良事件。未知原因导致至少两年不孕的女性进行宫腔镜检查后,我们并不确定临床妊娠率是否得到改善(RR=3.80,95% CI [2.31, 6.24];1个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200人;或流产率增加(RR=2.80, 95% CI [1.05, 7.48];1个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200人;非常低质量的证据)。

我们纳入了10项试验,包括1836名接受宫腔镜检查的女性和1914名在体外受精前没有接受宫腔镜检查的女性。证据质量的主要限制是研究方法的报告不足和较高的统计异质性。10项试验中有8项在分配隐藏方面有不明确的偏倚风险。

体外受精前进行宫腔镜筛查可提高活产率(RR=1.26,95% CI [1.11, 1.43];6项RCT;受试者2745人;I² = 69%;低质量证据)。不进行宫腔镜检查的情况下,诊所的普遍妊娠率为22%,进行宫腔镜筛查预计将有助于妊娠率达到25%至32%之间。然而,合并低偏倚风险试验结果所得的敏感性分析结果显示,宫腔镜筛查后活产率没有增加(RR=0.99,95% CI [0.82, 1.18];2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1452人; I² = 0%)。

只有四项试验报告了关于宫腔镜检查后的并发症;其中三项试验中的两组均报告未有不良事件。我们不确定宫腔镜筛查是否与较高的不良事件相关(Peto优势比7.47,95% CI [0.15, 376.42];4项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1872人;I²=不适用;非常低质量的证据)。

体外受精前进行宫腔镜筛查可提高临床妊娠率(RR=1.32, 95% CI [1.20, 1.45];10项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3750人;I² = 49%;低质量证据)。对于一个典型的临床妊娠率为28%的临床,进行宫腔镜筛查的临床妊娠率预计在33%至40%之间。

宫腔镜检查后流产率的差异可能很小或没有差异(RR=1.01,95% CI [0.67, 1.50];3项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1669人;I²= 0%;低质量证据)。

我们发现没有试验比较在宫腔内人工受孕前是否进行宫腔镜检查。

翻译备注: 

译者:关英杰,审校:乔舒昱、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