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身体活动和行为干预予12至17岁超重或肥胖青少年的治疗

系统综述问题

饮食、身体活动和行为干预对减轻12岁至17岁的超重或肥胖青少年的体重有多大作用?

背景

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变得超重和肥胖。这些青少年在以后的生活中更容易遭受健康问题。需要更多的信息来帮助处理这个问题。

研究特征

我们发现了44个随机对照试验(参与临床研究的受试者被随机分成两个或多个治疗组)比较饮食、身体活动和行为干预(习惯有改变或改善)治疗(干预)和各种对照组给予4781年龄12至17岁超重或肥胖青少年的治疗。我们的系统综述报告了多学科干预、饮食干预和身体活动干预的效果,与对照组(无干预、常规护理、加强常规护理或其他治疗方法如果那些治疗方法也给予了治疗组。)进行比较。那些被纳入的研究的青少年被监测了六个月至两年(称为随访)。

主要结果

青少年的平均年龄在12至17.5岁之间。大多数研究报告了体重指数(BMI)。体重指数是衡量人体脂肪的一种方法,它是以体重(公斤)除以以米为单位的身高的平方。(kg/m2)。我们总结了对2774名青少年进行了的28项研究结果,治疗组平均低对照组1.18体重(公斤)除以以米为单位的身高的平方。我们总结了对1993名青少年进行了的20项研究结果,治疗组平均低对照组3.67(公斤)。体重指数的降低维持在随访18至24个月时(对对照组参与者监测直到研究结束),治疗组平均低对照组1.49体重(公斤)除以以米为单位的身高的平方。干预措施适度改善了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衡量一个人对生活和健康的满意度),但我们没有发现这些干预措施的优点或缺点,以改善自尊、身体活动和食物摄入量。没有关于任何原因、发病率(疾病)或社会经济影响(如离学校几天)的死亡的研究报告。三项研究报告没有副作用,一项研究报告没有严重的副作用,一项研究没有提供详细的副作用信息,其余的研究没有报告是否出现副作用。

我们确认了50项正在进行的研究,我们将在今后的系统综述更新中纳入这些研究。

证据的趋势

此证据截至2016年7月。

证据的质量

大部分研究结果的证据质量被认为是低的,主要是因为对那些研究的执行信心有限,研究项目之间的结果不一致和有些研究的结果并不直接表达肥胖的研究结果。此外,有些研究的结果只有几项研究而且这几项只纳入少数的青少年。

结论: 

我们发现低质量的证据于饮食、身体活动和行为干预相结合的多学科干预会降低体重指数和中等质量的证据于主要在比较没有治疗或等待名单对照组会减轻体重超重或肥胖青少年的重量。不一致的结果,误差风险或间接的结果的研究措施意味着证据应谨慎地诠释。我们已经确认了大量还在进行的试验(50),以纳入我们以后更新的系统综述。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青少年超重和肥胖已全球性增加,并可能与短期和长期的健康后果有关。通过改变行为干预改变已知的饮食和行为干预的危险因素有助于减少儿童期超重和肥胖症。这是出版于2009年系统综述的更新。

目的: 

评估饮食、身体活动和行为干预予12至17岁超重或肥胖青少年的治疗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在CENTRAL, MEDLINE, Embase, PsycINFO, CINAHL, LILACS, 和 the trial registers ClinicalTrials.gov 还有 ICTRP Search Portal 了进行了系统化的文献检索。我们检查了已确认了的参考文献和系统综述。没有语言的限制。最后一次检索所有数据库的的日期是2016年7月。

纳入标准: 

我们选择了饮食、身体活动和行为干预予12至17岁超重或肥胖青少年的治疗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评价作者独立评估了临床研究的误差风险,用GRADE instrument 评估了总体证据质量并根据《Cochrane系统干预评论手册》(Cochrane Handbook for Systematic Reviews of Interventions)的指南提取资料。我们也联系了试验的作者们以获取更多信息。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44项已完成的随机对照试验(4781位受试者)和50项还在进行的试验。每项试验的参与者的人数不同(10至521),随访期间也是不同(6至24个月)。在所有报告基线平均年龄的试验中,参与者年龄从12岁到17.5岁不等。大多数试验采用多学科干预,结合饮食、身体活动和行为干预。干预的内容和持续时间、施药和对照在试验中各不相同。提供了大部分体重和体重指数 结果的 信息的试验都是来自 低误差风险试验,但是高误差风险试验提供副作用和生活质量的数据资料。

体重指数的变化的平均差(MD)在最长随访期为 支持 行为干预是 -1.18 kg/m,(95%可信区间(CI) -1.67 至 -0.69);2774 名受试者;28项试验; 低质量证据。行为干预降低体重指数的z score 的变化的平均差是-0.13单位(95%可信区间(CI) -0.21 至 -0.05);2399 名受试者;20项试验;低质量证据。行为干预 降低 -3.67kg体重(95%可信区间(CI) -5.21 至 -2.13);1993 名受试者;20项试验;中等质量的证据。体重措施的影响持续存在在18到24个月随访期的试验,体重指数(平均差 -1.49 kg/m ((95%可信区间(CI) -2.56 至 -0.41);760名参与者;6项试验和;体重指数的z score的平均差( -0.34(95%可信区间(CI) -0.66到0.02);602的受试者;5项试验)。

亚组差异显示干预试验的体重和体重指数 z score的影响更大于无干预的试验/等待列表对照或常规护理,相比干预和无干预同时进行的组。有或没有父母参与或干预类型或设置(保健、社区、学校)或分娩方式(个人与团体)的试验之间没有亚组差异。

干预组和对照组的副作用事件率不清楚,只有五项试验报告了副作用事件率,而这些细节仅有一项试验(低质量证据)提供。没有一项纳入的试验报告全因死亡率、发病率或社会经济影响。与对照组相比,干预组和对照组同时进行干预。

行为干预 在最长随访适度地改善了青少年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 (标准平均差0.44(95%可信区间(CI)0.09至0.79);P = 0.01;972名;7项试验;8项比较;证据质量低)而不包括自尊。

试验并不一致地测量饮食摄入量、饮食行为、身体活动和行为方面。

翻译备注: 

译者:章玉洁(马来西亚);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