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训练治疗肺癌晚期

综述问题

对于晚期肺癌患者,我们观察运动训练对健康水平、肌肉力量、生活质量、呼吸气短、劳累、焦虑感和抑郁感、肺功能的影响。

研究背景

晚期肺癌患者常有许多症状和并发症。再加上癌症治疗的副作用,这使患者变得更不健康。健康水平是全身健康的衡量标准,且对于患者参与生活活动以及承受治疗的能力来说很重要。对于多种癌症的幸存者来说,运动训练已被证明可提高健康、肌肉力量和生命质量。然而,对于晚期肺癌患者,运动训练对这些结局的影响仍不明确。

研究特点

我们检索了2018年七月前发表的所有研究(随机对照试验)。我们找到六项研究,共纳入221名受试者,平均年龄59到70岁。这些研究纳入了不同数量的受试者,数量从20到111不等。

主要结局

结果显示,相比于不运动者,运动的肺癌患者更健康,生命质量更高。在肌肉力量,呼吸气短,疲劳,焦虑和抑郁感,或肺功能方面,未发现差异。运动的肺癌患者未报告严重损害,但只有三项研究提到损害。

证据质量

本综述结局不明,主要原因是可找到的研究少,这些研究中的受试者少,且这些研究似乎未能高标准实施。

结论: 

对于晚期肺癌的成年患者,运动训练可能改善或避免运动能力的衰退和疾病特异性总体HRQoL的下降。我们发现运动训练对呼吸障碍、疲劳、焦虑和抑郁感或肺功能无显著影响。由于研究的异质性、样本量小、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高,本综述的研究结果应谨慎看待。需要更大的、高质量的RCTs以确认并详细阐明运动训练对此类人群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晚期肺癌患者有很高的症状负担,并常因并存条件而复杂化。这些问题,加上癌症治疗的间接影响,可累积导致患者的持续去适应作用和低运动能力。健康水平被认为是全身健康的衡量标准,且对于患者参与生活活动以及承受治疗的能力来说很重要。证据显示,运动训练能够提高癌症幸存者的运动能力和其他结局,例如肌肉力量和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 HRQoL)。然而, 对于晚期肺癌患者,运动训练对这些结局的影响现在仍不确定。

目的: 

本综述主要目的在于,研究运动训练对于成年晚期肺癌患者的运动能力的影响。运动能力定义为,六分钟行走距离( six-minute walk distance, 6MWD;以米为单位)在六分钟行走测试(six-minute walk test, 6MWT;即在平路上,六分钟内个体能行走的距离)中测量,或最高氧气吸入量(即VO₂峰值)测量于最大心肺增量运动测试(maximal incremental cardiopulmonary exercise test, CPET)中。

次要目标在于,确认运动训练对于外周肌肉产生力的能力、特定疾病的总体HRQoL、HRQoL的生理机能部分、呼吸障碍、疲劳、焦虑和抑郁感、肺功能、体力活动水平、不良事件、体力状况、体重以及肺癌晚期成年患者的总体生存率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18年7月7日检索了CENTRAL、MEDLINE(通过PubMed)、Embase(通过Ovid)、CINAHL、SPORTDiscus、PEDro和SciELO 。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对比有无运动训练的晚期肺癌成年患者的随机对照试验(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 RCTs)。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并确定纳入的研究。我们对以下结局进行meta分析:运动能力,特定疾病的总体HRQoL,HRQoL的生理机能部分,呼吸障碍,疲劳,焦虑和抑郁感和肺功能(一秒钟被动呼气量(FEV1))。两项研究报告了周围肌肉产生力的能力,我们叙述性的展示其结果。对于体力活动水平、不良事件、体力状况、体重、总体生存率,可获得的数据资料有限。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6项RCTs,共纳入221名受试者。受试者平均年龄59至70岁;样本量20至111名受试者。总的来说,我们发现纳入的研究偏倚风险很高,所有结果的证据质量都为低。

四项研究的合并数据显示,干预期结束时,干预组运动能力(6MWD)显著高于对照组(均差(mean difference , MD)=63.33米;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 [3.70,122.96]) 。干预期结束时,特定疾病的总体 HRQoL,干预组显著高于对照组(均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 , SMD)=0.51;95%CI [0.08,0.93] )。在以下方面,干预组与对照组无显著差异:生理机能HRQoL (SMD=0.11;95% CI [ -0.36, 0.58]),呼吸障碍 (SMD =-0.27; 95% CI [ -0.64, 0.10]),疲劳 (SMD =0.03;95% CI [ -0.51, 0.58]),焦虑感 (MD =-1.21单位,医院焦虑抑郁量表;95% CI [ -5.88, 3.45)和抑郁感(SMD =-1.26;95% CI [ -4.68, 2.17]),FEV1(SMD =0.43;95% CI [ -0.11, 0.97])。

翻译备注: 

译者:张子萱(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乔舒昱、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19年7月2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