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尿失禁中的瑜伽应用

综述问题

我们检查了瑜伽是否有助于治疗女性尿失禁。我们将瑜伽和不治疗以及其他尿失禁的治疗进行了比较。同时,我们将附加其他治疗的瑜伽与单独其他治疗做了对比。我们的关注点在于尿失禁症状、生活质量和不良反应。我们还寻找了关于瑜伽治疗的性价比信息。

研究背景

在中年或更年长的妇女中, 多达15%的人可能有尿失禁。尿失禁可归类为紧急尿失禁, 这被定义为与突然强烈的排尿欲望相关的非自愿尿失禁, 或压力性尿失禁, 其中打喷嚏等活动会引发尿漏。这两种类型都会对生活质量以及社会、心理和性功能产生负面影响。治疗尿失禁通常从生活方式改变的建议开始,如降低咖啡因的使用,行为干预,如膀胱训练或盆底肌肉的锻炼。然而, 许多妇女对瑜伽等附加治疗方法感兴趣, 瑜伽是一种源于古代印度的哲学、生活方式和身体锻炼系统。

本综述的最新进展如何?

目前证据检索截止到2018年6月21日。

研究特征

我们检索到涉及共49名女性的2项研究。其中一项是为期六周的研究,将瑜伽治疗与在等待名单 (延迟治疗) 上的压力或紧急尿失禁妇女进行比较。另一项是为期八周的研究,将瑜伽与基于意识的压力减轻 (MBSR)的紧急尿失禁妇女进行比较。我们还纳入了一项正在进行的研究,涉及50名女性,旨在将瑜伽与伸展运动进行比较;当结果被报告时,我们将纳入这项研究。

主要结果

本试验将瑜伽与等待名单进行比较,名单上没有报告出报告了治愈情况的妇女人数,但确实报告了症状、特定情况下的生活质量和不利影响。虽然这个比较的结果普遍倾向于瑜伽干预,但我们不确定瑜伽是否改善尿失禁,因为证据的确定性非常低。在报告不良事件的妇女人数方面,各群体之间没有差别, 也没有报告严重的不良事件,但我们不确定瑜伽是否会增加伤害,因为证据的确定性很低。

本试验将瑜伽与MBSR进行比较,报告了症状和特定情况下的生活质量,但是没有报告出现治愈现象的妇女数量。虽然这个比较的结果普遍倾向于MBSR干预,但我们不确定瑜伽是否改善尿失禁,因为证据的确定性非常低。没有不良事件的信息。

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关于瑜伽治疗尿失禁的性价比的信息。

证据质量

虽然我们发现了一些治疗女性尿失禁的瑜伽治疗证据,但纳入的研究很少,而且进行这些方法的方式存在问题,这限制了我们对结果的信心。由于治疗的性质,将瑜伽与等待名单进行比较的试验参与者和工作人员都知道参与者被分配到哪个组,并且瑜伽组的女性有可能报告了一些益处,因为她们预计瑜伽会是有帮助的。这个将瑜伽和MBSR进行对比的试验目的不在于测试瑜伽治疗失禁的作用。相反的,它测试了作为治疗方法的MBSR,并使用瑜伽课程来保证对照组内的女性受到研究人员的关注。除此之外,本试验比较了瑜伽和MBSR,没有收集到所有女性的结局,所以报告结果的女性可能比未报告结果的女性更好或更差。现在缺乏高质量的证据来评价瑜伽是否对女性尿失禁有作用。

结论: 

我们纳入几项关于瑜伽作用于失禁的的试验,并且现存试验规模小、偏倚风险高。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瑜伽作用于尿失禁关于经济学结局的研究。由于缺乏证据来回答系统综述问题,我们不确定瑜伽是否对于治疗女性尿失禁有效。另外,仍需实施良好、样本量较大的试验。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女性尿失禁与低生活质量和社会、心理和性功能障碍相关。这种状况可能影响到总人口中15%的中老年女性。保守治疗譬如生活方式干预、膀胱训练和盆底肌肉训练(单独使用或与其他干预措施结合使用)是治疗尿失禁的初步方法。许多妇女对附加疗法感兴趣,如瑜伽,一种源于古代印度的哲学、生活方式和身体锻炼系统。

目的: 

分析瑜伽治疗女性尿失禁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失禁和Cochrane补充医学组专业注册库。为了寻找正在进行或是未发表的研究,我们检索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国际临床试验登记平台(ICTRP)和ClinicalTrials.gov我们手动检索了国际补充医学研究大会和欧洲整合医学大会会议记录。我们检索到NHS经济评估数据库的经济学研究,并且补充检索了自2015年在MEDLINE和Embase的经济学研究。数据库检索更新至2018年6月21日。

纳入标准: 

尿失禁女性的随机对照试验中,其中一组被分配为瑜伽治疗。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2位综述作者各自独立地筛选所有检索文章的标题和摘要,筛选纳入文章和提取资料,评估每个报告的结局的偏倚风险并评价证据的可信度。其间出现的分歧通过协商解决。我们计划结合Review Manager 5 临床比较性研究和随机效应Meta分析,并进行敏感性和亚组分析。我们计划制作一个列出经济研究对于瑜伽治疗失禁效果的表格,但不对这些研究进行任何分析。

主要结果: 

我们共纳入2项研究(涉及共49名女性)。每项研究将瑜伽和不同的比较对象对比,因此我们不能将数据结合到Meta分析中。第三项研究已被完成但尚未被完整报告,正等待评估中。

其中一项是为期六周的研究,将瑜伽治疗与在等待名单 (延迟治疗) 上的19名压力尿失禁或紧急尿失禁妇女进行比较。我们评价了所有报告结局证据的可信度,因执行偏倚、测量偏倚和不精确性而可信度很低。被治愈的女性数量未被报告。我们不确定瑜伽是否可以改善治疗满意度以及失禁的情况(RR=6.33, 95% CI [1.44, 27.88];每1000人增加111人至592人,95% CI [160, 1000])根据尿失禁影响问卷简表,我们不确定瑜伽和等待清单之间在特定条件下生活质量上是否存在差异 (MD=1.74, 95% CI [-33.02, 36.50]); 排尿量(MD=-0.77, 95% CI [-2.13, 0.59]); 失禁发作次数(MD=-1.57, 95% CI [-2.83, -0.31]); 或者由泌尿生殖窘迫量表6测量出失禁的干扰度(MD=-0.90, 95% CI [-1.46, -0.34])。没有证据表明经历过至少一次不良事件的女性数量有区别(RD=0%, 95% CI [-38%, 38%]; 与千分之222没有区别, 95% CI [少于380, 多于380]).

第二项被纳入研究是为期八周的研究,对象是30名压力性尿失禁女性,对比正念减压疗法(MBSR)与瑜伽课的主动控制干预。这项研究没有使用盲法,并且研究的所有结局评估都显示两组患者脱落率高。我们评价了所有报告结局证据的可信度,因执行偏倚、测量偏倚、不精确性和间接表达而可信度很低。被治愈的女性数量未被报告。我们不确定瑜伽组的女性与MBSR组相比,是否更少在8周中被报告出失禁的改善(RR=0.09, 95% CI [0.01, 1.43]; 从每1000人461人减少至419人, 95% CI [5, 660]).我们不确定正念减压疗法与瑜伽相比的影响,在治愈或改善尿失禁的报道和改善特殊条件下生活质量,由膀胱过动健康相关生活质量量表测量,减少尿失禁发作或减少尿失禁的干扰,由膀胱过动与生活质量简表在八周内测量。本研究没有报告不良反应。

翻译备注: 

译者:刘可心(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 李静(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7月2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