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以及其他成人照顾者参与儿童饮食和身体活动干预的影响

系统综述问题

如果父母或其他成人照顾者参与到鼓励儿童健康饮食或增加身体活动的干预中来,效果会有什么不同?

研究背景

饮食与身体活动行为是健康的重要决定因素父母和其他成人照顾者通过控制健康食品的供应和获取以及主动活动的机会;支持、鼓励并示范健康行为;以及采用支持性喂养的方式和方法,在塑造儿童健康习惯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这些原因,人们常常认为父母和照顾者参与儿童的饮食和身体活动干预是重要的;然而,目前还不清楚父母和照顾者的参与是否确实有益。

研究目的

我们评估有父母以及其他成人照顾者参与儿童健康饮食以及身体活动的干预措施的效果,并将此与无父母或其他成人照顾者参与的干预效果相比较。我们对于了解干预对儿童饮食摄入、儿童身体活动水平的影响和以及干预措施的不良影响特别感兴趣。

研究特征

我们找到23项研究,这些研究发表于1982—2019年,报告了针对儿童或青少年的饮食干预措施、身体活动干预措施、或者饮食及身体活动相结合的干预措施,并评估了父母或其他成人照顾者的参与效果。约12,192名2至18岁的儿童接受了检查。超过半数的研究是在北美开展的,除了两项研究之外,其他都在高收入的国家进行。多数的研究是基于学校开展的,并涉及增加健康饮食或体育课,或者两者兼有,有时与学校环境中的其他改变相结合。关于干预内容的信息量因研究而异。最常用的干预方法旨在塑造参与者的知识,例如为如何执行某个行为(例如:跳舞、烹饪)提供指导。大约四分之三的研究报告了其资金来源;没有研究报告使用了企业资助。

主要结果

本综述的研究结果提示,在饮食行为改变或者身体活动的干预中加入父母或者照顾者参与的成分对儿童的饮食摄入以及身体活动水平几乎没有影响。就针对饮食以及身体活动行为的干预措施而言,父母或者照顾者的参与可能在干预结束时轻微减少儿童含糖饮料的摄入量。我们不知道这些类型的干预是否会导致不良影响,因为没有相关资料报道。

证据质量

整体来说,研究证据为低或者极低质量,这意味着我们对于研究的结果并不确定。

证据时效性

综述纳入了截至2019年1月发表的研究。

作者结论: 

目前的证据不足以支持将照顾者参与纳入干预措施,以改善儿童的饮食摄入量或(和)身体活动行为。对于大多数结局,证据的质量受到具有可用数据的研究少、有效样本量有限、偏倚风险和不精确性的不利影响。为了确定照顾者参与的价值,需要进行更多的使用有效和可靠的测量方法来测量重要的临床结局、采用恰当的设计和效能并遵循既定的报告指南的研究,关于此类干预措施如何有助于卫生公平的证据也需要更多的研究。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饮食不良和身体活动不足是非传染性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在儿童期培养健康的饮食和身体活动行为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些行为会从儿童期延续至成年。父母和其他成人照顾者对儿童的健康行为有重要影响,但他们参与儿童营养和身体活动干预是否有助于干预效果尚不清楚。

研究目的: 

• 评估照顾者参与改善儿童饮食摄入和身体活动行为的干预措施的效果,包括旨在预防超重和肥胖的干预措施

• 根据Abraham, Michie 及其同事开发和改进的行为改变技术分类法(Abraham 2008; Michie 2011; Michie 2013; Michie 2015),描述所采取的干预内容和行为改变技术。

• 当纳入的研究报告了与干预的内容和技术相关信息时,确定与报告的结局相关的干预内容和技术

检索策略: 

在2019年1月,我们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及其他11个数据库和3个试验注册库。我们还检索了相关文献的参考文献列表。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评估改善儿童的饮食摄入或(和)身体活动行为的干预效果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RCTs)和准RCT。试验以年龄在2至18岁的儿童作为参与者,将至少有一个干预成分纳入照顾者的干预与没有照顾者成分的相同干预进行比较。我们排除了以治疗或针对已患病的儿童,以及居住在孤儿院和学校宿舍环境中的“照顾者-儿童”组合为对象的干预措施。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系统综述的标准方法学流程。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3项试验,约有12,192名儿童符合干预组条件。除两项研究外,所有研究都在高收入国家开展,其中一半以上在北美进行。多数的研究是基于学校开展的,并涉及增加健康饮食或体育课,或者两者兼有,有时与学校环境中的其他改变相结合。所使用的具体干预策略并不总是被完整报告。然而,根据现有的报告,儿童组最常使用的行为改变技术是“形成知识”、“行为比较”、“反馈和监控”、和“重复和替代”。 在儿童+照顾者组中,最常用的策略包括额外的"形成知识"或"反馈和监测"技术,以及"社会支持"和"自然结局"。

我们认为,存在至少一个设计因素,所有的试验均存在高偏倚风险。七项试验并没有可供分析的数据。干预内容的报告质量因研究而异,而且能进行meta分析的范围有限。经过验证和未经验证的研究工具都被用来测量感兴趣的结局。不同研究之间测量和报告的结局不同,有16项研究为meta分析提供了数据。约四分之三的研究报告了资金来源;没有研究报道使用行业资助。我们评价的证据质量等级为低或极低。

有照顾者参与的干预措施和没有照顾者参与的干预措施对比

七项研究比较了有和没有照顾者参与的饮食行为改变的干预措施。在干预结束时,在儿童饱和脂肪摄取能量百分比(mean difference, MD=- 0.42%, 95% confidence interval (CI): [-1.25, 0.41], 1项研究,n = 207)或钠摄入量(MD=-0.12g/d, 95% CI [- 0.36, 0.12], 1项研究,n = 207;低质量证据)方面,我们没有发现干预组之间的差异。没有试验报告儿童水果和蔬菜联合摄入量、含糖饮料(sugar-sweetened beverage,SSB)摄入量或身体活动水平的数据,也没有报告干预的不良影响。

有照顾者参与的身体活动干预措施和没有照顾者参与的身体活动干预措施的比较

六项研究比较了有和没有照顾者参与的身体活动干预措施。在干预结束时, 我们没有检测到干预组的儿童在总身体活动量(MD= 0.20 分钟/小时, 95% CI [ -1.19,1.59], 1 项研究, n = 54; 低质量证据)或中度至剧烈身体活动量(SMD= 0.04, 95% CI [-0.41,0.49], 2项研究, n = 80; 中等质量证据)方面的差异。没有试验报告儿童从饱和脂肪、钠摄入、水果和蔬菜摄入或SSB摄入中摄入总能量的百分比的数据,也没有报告干预的不良影响。

有照顾者参与的饮食和身体活动联合干预措施和没有照顾者参与的干预措施的比较

十项研究比较了有或没有照顾者参与的饮食和身体活动联合干预。在干预结束时,我们检测到照顾者参与对儿童SSB摄入量的微小积极影响(SMD = -0.28, 95%CI [-0.44,-0.12], 3项研究, n = 651; 中等质量证据)。在儿童摄入饱和脂肪占总能量百分比(MD=0.06%, 95% CI [-0.67,0.80], 2 项研究, n = 216; 极低质量证据)、钠摄入量(MD =35.94 mg/d, 95% CI [-322.60,394.47], 2 项研究, n = 315; 极低质量证据)、水果和蔬菜摄入量(MD=0.38 份/天, 95% CI [-0.51,1.27], 1 项研究, n = 134; 极低质量证据)、总身体活动量(MD =1.81 min/d, 95% CI[-15.18,18.80], 2 项研究, n = 573; 低质量证据)或 MVPA(MD =0.05 分钟/天, 95% CI [-18.57,18.47], 1 项研究, n = 622; 极低质量证据)等方面,我们没有发现干预组之间的差异。一项试验表明,研究参与者没有报告不良事件,但没有提供数据。

翻译备注: 

译者:赵洁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那打素护理学院Cochrane香港 博士研究生;审校:刘旭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那打素护理学院Cochrane香港 博士后研究员。简体中文翻译由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翻译传播工作组负责,联系方式:tina000341@163.com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