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抑郁药治疗儿童和青少年慢性非癌性疼痛

重点

我们尚不确定抗抑郁药是否能缓解儿童和青少年的慢性非癌性疼痛。且没有证据表明一种抗抑郁药比另一种更有效。

背景

儿童可能会因遗传因素、神经损伤、肌肉或骨骼疼痛、胃痛以及未知原因而遭受慢性或复发性疼痛。慢性疼痛是指持续三个月或更长时间的疼痛,通常伴随着生活方式和身体功能的变化,以及抑郁和焦虑的体征和症状。

自二十世纪70年代,就已经使用抗抑郁药来缓解和控制疼痛。临床医生认为它可以缓解神经、月经、肌肉、关节和胃部疼痛的症状。已经用于治疗神经性疼痛的抗抑郁药包括阿米替林、米那普仑和西酞普兰。

研究特征

在2016年9月,我们检索了使用抗抑郁药治疗慢性神经、月经、肌肉、关节或胃部疼痛痛的临床试验。我们检索到四项试验,共有272名患有3个月以上的神经痛、全身疼痛性炎症、胃痛或肠易激综合征的受试者(年龄在6至18岁之间)。

主要结局

没有研究报告疼痛缓解率达到30%或以上,或50%或以上。 副作用很少见,且只有轻微的反应,如恶心、头晕、嗜睡、疲倦和腹部不适(阿米替林4例、西酞普兰5例、加巴喷丁1例和安慰剂1例)。由于这些轻微的副作用,有11名受试者退出了研究。没有发生严重的副作用。

证据质量

我们使用四等分级评价研究的证据质量:极低、低、中等或高。极低质量的证据意味着我们对结果非常不确定。高质量的证据意味着我们对研究结果非常确信。

由于缺乏数据和小规模研究,该综述中可获得的证据质量很差

作者结论: 

且我们只检索到少量研究,受试者人数少,没有足够数据进行分析。

由于我们无法进行meta分析,因此我们无法评价使用抗抑郁药治疗儿童和青少年慢性非癌性疼痛的效力或危害。同样,我们无法对其余的次要结局发表评论:护理员总体印象量表(CGIC);抢救镇痛需求度;睡眠时间和质量;治疗的可接受性;身体功能和生活质量。

但从成人随机对照试验中我们知道,部分抗抑郁药(如阿米替林)可以在某些慢性非癌性疼痛情况下缓解一些疼痛。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疼痛是全世界儿童期和青春期的普遍特征,且对于许多年轻人而言,疼痛往往是慢性的。世界卫生组织针对儿童持续性疼痛的药物治疗的指南认定,儿童疼痛是世界上大多数地区具有重要意义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尽管在过去,疼痛大多被忽略并且经常不予治疗,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对儿童疼痛的看法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人们认为缓解疼痛非常重要。

我们设计了一套针对慢性非癌性疼痛和癌性疼痛的七项综述(针对抗抑郁药、抗癫痫药、非甾体类抗炎药、阿片类药物和扑热息痛),以便评价药理学干预儿童疼痛的证据。

作为当今世界发病率的主要原因,慢性病(及其相关的疼痛)是人们重大关注的健康问题。由于遗传状况、神经损伤疼痛、慢性肌肉骨骼疼痛和慢性腹痛以及其他未知原因,儿童可能会在各种病理生理学分类(伤害性、神经性或特发性)中出现慢性疼痛(持续三个月或更长时间)。

自二十世纪70年代以来,抗抑郁药已在成人中用于缓解疼痛和控制疼痛。多年使用的临床印象是抗抑郁药可用于某些神经性疼痛症状,并且对缓解疼痛的作用是不影响的,不同于对抑郁症的作用。例如,三环类抗抑郁药在使用与抑郁症不同的剂量时,可能会发生对疼痛的作用,通常剂量更低。阿米替林是英国治疗神经性疼痛最常用的药物之一。

研究目的: 

为了评估在任何情况下,抗抑郁药治疗从出生至17岁的儿童和青少年的慢性非癌性疼痛的的镇痛效果和不良事件。

检索策略: 

从建库到2016年9月6日,我们通过Cochrane在线学习注册库检索了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通过Ovid检索了MEDLINE和Embase。我们还搜索了检索到的研究和综述的参考文献清单,并在线检索了临床试验注册库。

纳入排除标准: 

随机对照试验,无论有无盲法,任何剂量和任何途径,治疗儿童和青少年的慢性非癌性疼痛,将任何抗抑郁药与安慰剂或阳性药进行比较。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参照纳入标准独立地评价了纳入的研究。我们计划使用标准方法对二分类数据计算出发生另一事件所需的相对危险度和样本量。使用GRADE分级评价证据质量,并建立了三个“证据概要”表。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四项研究,共有272名受试者(6至18岁),他们患有慢性神经病痛、复杂的区域疼痛综合征1型、肠易激综合征、功能性腹痛或功能性消化不良。这些研究的样本量都比较少。一项研究调查了阿米特里普林与加巴彭丁(34名受试者),两项研究调查了阿米特里普林与安慰剂(123名受试者),一项研究调查了西塔洛普兰与安慰剂(115名受试者)。由于缺乏可用数据,我们无法完成任何定量分析。

由于随机化和分配隐藏(低风险或不清楚),受试者、医务人员和结局评价者盲法(低风险或不清楚),结局报告(低风险或不清楚),和研究人群规模(高风险)的各种问题,这四项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各不相同。我们把剩余的领域、脱落和其他潜在的偏倚来源评价为低偏倚风险。

主要结局指标

没有研究报告我们的主要结局,包括报告受试者疼痛缓解30%或以上或50%或以上,或患者总体印象变化。

次要结局指标

所有研究都考虑了不良事件,仅报告了少数受试者(272名受试者中11人)。除了一个不良事件外,其他所有不良事件都发生在积极治疗组(阿米特里普林、西塔洛普兰和加巴彭丁)。所有研究中在积极治疗和对照组的不良事件,都是轻微反应,如恶心、头晕、嗜睡、疲倦和腹部不适(极低-质量证据)。

很少有患者由于不良事件退出试验,同样,除了一例其他都来自积极治疗组(极低-质量证据)。

没有任何研究报告有严重不良事件(极低-质量证据)。

关于我们剩下的次要结局,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资料。

证据质量

对于现有资料的结局,由于数据太少以及事件数量太少而无法产生有意义的结论,我们将证据质量降了三级,即极低质量。

翻译备注: 

译者:张晓雯,审校:田紫煜,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