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内膜癌幸存者的减重干预

系统综述背景
子宫内膜癌或子宫癌是女性常见的癌症,而且病例数正在增加。部分原因为肥胖水平的提高,而肥胖是该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虽然及早诊断子宫内膜癌后的生存率通常很好,但受影响的女性更容易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风险增加而过早死亡,生活质量也更差。本系统综述对子宫内膜癌幸存者中超重和肥胖人群的减重干预的证据进行了评价,以确定与常规治疗相比,它们是否有益处。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3项随机对照试验,在这些试验中,女性被随机分配接受几种干预(治疗)中的一种,涉及161名肥胖症受试者。这些试验在美国和英国进行。所有的生活方式建议(饮食和锻炼)加自助式技巧(鼓励遵守建议)都与常规治疗进行了比较。证据检索截至2018年1月。

主要研究结果
我们发现在生存率、心血管事件或生活质量方面,接受生活方式建议对子宫内膜癌幸存者没有益处,尽管这样的干预措施不会给受试者造成重大或严重伤害。然而,它们确实报告了更高的肌肉骨骼症状发生率,这可能是身体活动增加造成的。虽然一些女性通过这些干预措施减轻了体重,但其他女性却没有,这意味着总体上干预措施几乎没有甚至没有益处。

证据质量
然而,已纳入的研究的质量为低质量或极低质量,所有研究的受试者数量都很少,没有专门研究干预措施对生存率的影响。该领域需要额外的高质量研究,目前有5项正在进行的试验。

作者结论: 

目前没有足够的高质量证据来确定与接受常规治疗的女性患者相比,生活方式和行为干预措施对有子宫内膜癌病史的女性,在其生存率、生活质量或显著的体重减轻方面的影响。有限的证据表明,通过实施这些干预措施,几乎没有或没有发生严重或危及生命的不良反应,尽管患者肌肉骨骼方面的问题有所增加,但这可能是因为活动水平的增加所致。我们的结论基于来自少数试验和极少数患者的低质量和极低质量证据。因此,我们对证据几乎没有可信度:目前尚不清楚减重干预对患有子宫内膜癌的肥胖女性的真正效果。

需要进一步的方法学严谨的、充分有效的、且随访时间为5到10年的RCT。这些试验应侧重于不同的饮食调整方案、与减肥和减重手术相关的药物治疗对患者生存率、生活质量、减重和不良事件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随着肥胖率的上升,子宫内膜癌的诊断呈上升趋势。肥胖在促进子宫内膜癌的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它会导致非对抗性雌激素过量、胰岛素抵抗和炎症。它还会影响治疗,增加手术并发症的发生风险和放射治疗计划的复杂性,并可能对随后的生存率产生额外影响。减重干预与乳腺癌和结直肠癌癌症特异性生存率的提高,以及心血管疾病风险的降低有关,心血管疾病是子宫内膜癌幸存者的常见死亡原因。

研究目的: 

确定除子宫内膜癌的标准治疗外,减重干预对患者总体生存率和发生不良事件的频率的影响。

次要目的包括在可能的情况下,根据患者的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评价减重干预对子宫内膜癌特异性生存率、所实现的体重减轻、心血管事件发生频率和总体及分层生活质量的影响。

检索策略: 

本系统综述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和文章的参考文献列表、试验注册库以及国际妇科肿瘤学会议摘要,检索时间从建库截至2018年1月。

纳入排除标准: 

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这些试验针对正在接受或先前经子宫内膜癌治疗的女性,对能够促进其中超重及肥胖人群减重的干预措施进行了评价。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名系统综述作者独立筛选研究、评价试验质量并提取资料,所出现的分歧由第三位综述作者解决。联系研究作者以获取缺失的数据,包括任何不良事件的详细信息。

主要结果: 

我们在本系统综述中纳入了3项RCT,总共涉及161名超重和肥胖的子宫内膜癌女性患者。所有的研究都比较了行为和生活方式相结合的干预措施,通过饮食调整和增加身体活动来促进减重。由于未能对受试者、人员和结局评价人员施盲,以及大量的失访(流失率高达29%),因此已纳入的RCT质量为低质量或极低质量。

与24个月时的常规治疗相比,有关行为与生活方式的干预措施与总体生存率的改善无关(风险比(risk ratio, RR死亡率)=0.23, 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 [0.01, 4.55], P=0.34, 1项RCT,涉及37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没有证据表明此类干预措施与癌症特异性生存率或心血管事件发生频率的改善有关,因为所纳入的研究中没有报告与癌症相关的死亡、心肌梗死或中风情况。所纳入的RCT没有报告关于无复发生存期的结局数据。与常规治疗相比,行为和生活方式相结合的干预措施与受试者在6个月时显著的体重减轻均无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1.88kg, 95%CI [-5.98, 2.21]kg, P=0.37, 3项RCT,涉及131名受试者,I2=0%;低质量证 ),与其12个月时的体重减轻也无关(MD=-8.98kg, 95%CI [-19.88, 1.92]kg, P=0.11, 2项RCT,涉及91名受试者,I2=0%; 低质量证据)。与常规治疗相比,在干预6个月后通过SF-12身体健康问卷或FACT-G进行调查时,发现行为与生活方式相结合的干预措施与生活质量的提高无关(FACT-G MD=2.51, 95%CI [-5.61, 10.64], P=0.54, 2项RCT,涉及95名受试者,I2=83%;极低质量证据),或者在12个月时单独使用FACT-G进行调查时,其与生活质量的提高也无关(MD=2.77, 95%CI [-0.65, 6.20], P=0.11, 2项RCT,涉及89名受试者,I2=0%;极低质量证据)。在所纳入的试验中没有报告严重的不良事件,比如住院或死亡。生活方式和行为干预与肌肉骨骼症状方面的高发生风险有关(RR=19.03, 95%CI [1.17, 310.52], P=0.04, 2项RCT,涉及91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翻译笔记: 

译者:牛秀岚(北京中医药大学人文学院2018级英语中医药国际传播方向),审校:李智(北京中医药大学翻译硕士)。2022年11月17日。简体中文翻译由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翻译传播工作组负责,联系方式:tina000341@163.com

Tool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