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患有运动障碍的学龄前儿童家长提供沟通培训

研究背景

患有运动障碍的儿童,如脑瘫,通常难以产生言语和手势。这会使他们的交流难以理解。在学龄前,语言治疗通常包括培训父母识别孩子的沟通信号,并促进其沟通发展。

系统综述问题

对于患有运动障碍的学龄前儿童,父母的沟通培训(父母介导的沟通干预)能否改善儿童与父母之间的沟通?我们还关心培训是否产生了任何意想不到的后果,是否对父母的压力和应对水平产生了影响,以及父母是否对培训感到满意并遵守培训。

研究特征

我们检索了截止到2017年7月发表的研究。我们发现只有两项研究报告了父母沟通培训的效果,一项研究在加拿大的某干预中心进行,另一项在韩国进行。研究涉及38名15至96月龄的儿童(20名男童,18名女童)及其母亲。这两项研究均比较了父母沟通培训与无干预对沟通问题的影响。母亲们参加了八次为期11至12周的小组培训课程,并接受了两到三次家访。这些研究涉及一系列发展障碍的儿童,大多数为智力障碍,10例为运动障碍(脑瘫)。然而,儿童的运动障碍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其沟通尚不清楚,所有的儿童似乎都能很好地用手做手势和指点方向,并且没有语言障碍的报告。

培训后立即评估结果。我们没有发现随后的(长期随访)结果报告。

主要结果和证据质量

在这两项小型研究中,母亲们似乎在接受了父母介导的沟通培训后,对孩子的互动反应更加频繁。然而,母亲在交谈中的指令性(如使用命令)并没有相应的减少,母亲的压力也没有改变。对于儿童,我们没有发现证据表明儿童在与他人互动时开始交谈或共同注意力发生了变化。研究没有报告培训的任何负面影响,母亲在培训中遵守指导或方案的可接受性。

因为没有相关数据,我们无法评估父母介导的沟通干预的效果以及儿童的沟通频率、他们与父母交谈时使用的口语、言语产生或语言发展。我们没有关于儿童个人沟通技能发展的报告,如学习提问,也没有关于干预对其一般参与的缺陷或干预带来的危害的报告。最后,我们没有发现关于母亲对治疗满意度的报告。

我们认为纳入研究的证据质量很低,因为研究设计存在问题,研究结果缺乏细节,还因为尚不清楚儿童的运动障碍是否会影响他们的沟通。

还需要对更多的患有运动障碍并因此影响其言语和手势的儿童家庭开展研究,以了解父母的沟通培训能否帮助他们促进运动障碍幼儿的沟通发展。

结论: 

仅有限的、极低质量的证据表明,父母介导的沟通干预可能与母亲及其患有运动障碍学龄前儿童之间互动的改善有关。、质量非常低的证据表明,父母调解的沟通干预可能与改善母亲与其患有运动障碍的学龄前儿童之间的互动有关。研究样本的间接性和纳入研究的高偏倚风险极大地限制了我们对证据的信心,研究设计问题和结果缺乏详述亦是如此。目前尚不清楚是否对特定运动障碍儿童进行了培训测试,这类儿童的运动障碍限制了其支持说话或手势交流的动作的一致性和准确性。目前,一些语言治疗师为父母提供沟通培训。还需要进一步开展研究,纳入更多的由于运动障碍影响其言语和手势的儿童,并详细报告他们的基本技能,以检测父母的沟通培训能否帮助他们促进运动障碍幼儿的沟通发展。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患有运动障碍的儿童在言语、手势或面部表情(或以上这些的组合)方面难以产生准确一致的动作,这使他们的交流难以理解。父母可以接受培训,以帮助识别和解释孩子发出的信号,并激励他们的孩子发展新的沟通技能。

目的: 

评价父母介导的沟通干预,与无干预、常规治疗或临床医生介导的干预相比,对提高5岁以下患有非渐进性运动障碍学龄前儿童沟通技能的有效性。

检索策略: 

2017年7月,我们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CINAHL,PsycINFO,12个其他数据库和3个试验注册库。我们还检索了相关论文和综述的参考文献列表,并联系该领域的专家,寻找未发表的研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采用随机或半随机设计的研究,比较父母介导的沟通干预与无治疗、常规治疗或临床医生介导的治疗,纳入了患非渐进性运动障碍的5岁以下儿童。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了Cochrane的标准方法程序。

主要结果: 

本综述纳入了两项随机对照试验,涉及38名15至96月龄的儿童(20名男童,18名女童)及其母亲。所有儿童都有发育障碍,其中10名患有运动障碍,但尚不清楚这些运动障碍是否影响了他们的手势、声音或语言交流。母亲们参加了八次为期11至12周的小组培训,并接受了两到三次家访。培训后立即评估结局。我们没有发现长期随访的报告。一项研究在加拿大的一个干预中心进行,另一项在韩国进行。

两项研究都从单一中心招募了少量受试者。由于不可能对参加的受试者或提供培训的治疗师就分组实施盲法,我们认为这两项研究均存在较高的实施偏倚风险。此外,我们认为一项研究存在较高的随访偏倚风险,并且两项研究的报告偏倚风险都较低。

所有评估结局的证据质量都很低。没有证据支持,培训儿童在与母亲互动时,如何开始交谈或参与共同关注有效。接受过培训的母亲对孩子的交流反应更敏感,但她们通过引导孩子来控制谈话的程度没有差异。由于缺少相关数据,我们无法评估培训对儿童的交流频率、交谈时的口语频率、言语产生、接受性或表达性语言发展的影响。对母亲的压力没有影响。我们没有发现关于父母培训对孩子使用个人沟通技能(如提问或提供信息)、他们的普遍参与,或不良结局影响的报告。我们也没有发现关于母亲对治疗的满意度、可接受性或依从性的报告。

翻译备注: 

译者:曹珍,审校:刘琴。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2月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