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的身心运动疗法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

研究背景

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PD)是不健康的主要原因之一,并且目前是全球第四大死因。COPD描述了一种慢性肺病的状态,其中呼吸短促,疲倦和运动不耐受是典型的症状。积极的身心运动疗法(active mind-body movement therapies, AMBMTs)包括心身疗法,如控制呼吸和/或集中冥想/注意力干预,受试者必须积极地移动他们的关节和肌肉(例如瑜伽,太极拳,气功)。 尽管不同形式的AMBMT的起源可能不同,但它们通常具有相似的原则:运动/姿势,受控呼吸以及集中注意力/冥想。应用于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的AMBMT策略已被发现比常规治疗更有效。然而,AMBMT作为COPD治疗的基础肺康复(pulmonary rehabilitation, PR)的辅助与直接使用比较的效果仍有待确定;这是目前综述的目标。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10项研究,涉及762名受试者,他们被随机分配接受单纯的AMBMT或AMBMT结合PR或单纯的PR(主要是非结构化步行训练)。纳入的研究的质量普遍较差。

主要结局

鉴于现有证据的质量,AMBMT的疗效与PR相比或AMBMT结合PR的疗效与PR相比都尚未确定。其中一个关键原因是用来做比较的PR程序存在主要的设计缺陷,例如,在绝大多数研究中术语“PR”的使用并不严格,PR通常被认为与非结构化步行训练相同。这与证据质量差一样,限制了我们对观察到的疗效的信心。现有证据表明,当单纯的AMBMT与单纯的PR比较时,单纯的AMBMT观察到疾病特异性生活质量有较大的改善,尽管AMBMT在呼吸困难(气喘吁吁)方面并不优于PR。当与单纯的PR相比,AMBMT结合PR很大程度提高了一般生活质量,尽管PR结合AMBMT并未在疾病特异性生活质量有进一步的改善。然而,在得出明确的结论之前,未来的研究需要将AMBMT与PR进行比较,并且这些研究应遵循当前的PR指南来设计比较的干预措施,最好由经过适当培训的专业人员提供,全面了解呼吸生理学、运动科学和COPD的病理学。

作者结论: 

鉴于现有证据的质量,AMBMT的疗效与PR相比或AMBMT结合PR的疗效与PR相比都尚未确定。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对于稳定期COPD的患者,AMBMT与PR相比,具有更好的疾病特异性QOL,并且质量非常低的证据表明AMBMT和PR之间在呼吸困难这一结局指标上没有差异。中等质量的证据表明,AMBMT结合PR不会改善疾病特异性QOL,并且质量非常低的证据表明,AMBMT结合PR与单纯PR相比,可能导致更好的通用QOL。未来的研究应充分描述传统运动训练(即持续时间,强度和连续的信息),由训练有素、全面了解呼吸生理学,运动科学和COPD病理学的专业人员提供,然后对于COPD患者,单纯AMBMT或AMBMT结合PR或单纯PR相比的治疗结局才能得出明确结论。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积极的身心运动疗法(active mind-body movement therapies, AMBMTs),包括但不限于瑜伽,太极拳和气功,已被用作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PD)患者的运动方式。AMBMT策略已被发现比常规治疗更有效;然而,对于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AMBMT是否低于、等同或优于肺康复(pulmonary rehabilitation, PR)仍有待确定。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AMBMTs与PR比较或与结合PR比较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疗效。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从建库到2017年7月的Cochrane呼吸道组试验注册库(Cochrane Airways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 of trials)、中国主要的数据库以及试验注册库。此外,我们检索了原始研究和综述文章的参考文献。我们在2018年7月更新了检索,但是我们还没有合并这些结局。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以下的文献:(1)比较了AMBMT(即控制呼吸和/或集中冥想/注意力干预,患者必须主动移动关节和肌肉至少四周,没有最低干预频率)与PR(任何住院或门诊,社区或家庭康复计划,持续至少四周,无最低干预频率,即常规运动训练,有无教育或心理支持)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2)比较AMBMT结合PR与单纯PR在COPD患者中的作用的RCTs。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的筛选并选择纳入研究。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地筛选纳入的试验、提取结局资料、评估偏倚风险。如有必要,我们会联系研究作者,请他们提供缺失的资料。我们使用随机效应模型计算平均差。

主要结果: 

我们在meta分析中纳入了10项研究,其中762名受试者进行了一项或多项比较。纳入的研究的样本量范围从11到206名受试者不等。在中国进行的10项研究中,有9项涉及COPD严重程度的所有级别,研究对象是55岁至88岁的成年人,其中男性比例较高(78%)。10项研究中有9项提供了太极拳和/或气功项目作为AMBMT,一项研究提供了瑜伽。总的来说,在绝大多数研究中,术语“PR”应用并不严格,这限制了AMBMT和PR的比较。例如,10项研究中有8项认为步行训练与PR相同,并将其用作PR内的常规运动训练。主要比较的研究总体质量是中等至非常低,主要是由于不精确,间接性(运动成分与推荐不一致)和偏倚风险。我们综述的主要结局是生活质量,呼吸困难和严重不良事件。

当研究人员将AMBMT与单纯PR(主要是非结构化步行训练)进行比较时,疾病特异性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 QoL)(St. George's呼吸问卷(St. George's Respiratory Questionnaire, SGRQ)总分)的统计学显着改善有利于AMBMT:均差(mean difference, MD)是-5.83, 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是[-8.75, -2.92];三项试验;249名受试者;低质量的证据。共同效应量大小,而不是围绕合并的治疗效果的95%CI,超过了最小临床重要差异(minimal clinically important difference, MCID)为-4。COPD评估测试(COPD Assessment Test, CAT)也显示有利于AMBMT而不是PR的统计学显着改善,得分超过MCID为3,MD=6.58单位(95%CI=[-9.16, -4.00]单位;一项试验;74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结果显示,通过改良的医学研究委员会量表(modifie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Scale)(MD=0.00单位,95%CI=[-0.37, 0.37];两项试验;127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测量的呼吸困难没有组间差异,Borg量表(Borg Scale)(MD=0.44单位,95%CI=[-0.88, 0.00];一项试验;139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或慢性呼吸问卷(Chronic Respiratory Questionnaire, CRQ)呼吸困难量表(Dyspnoea Scale)(MD=-0.21,95%CI=[-2.81, 2.38];一项试验; 11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仅AMBMT与PR的比较不包括对一般生活质量,不良事件,肢体肌肉功能,恶化或依从性的评估。

AMBMT结合PR与单纯PR(主要是非结构化步行训练)的比较显示,使用SF-36量表测量的通用QOL,包括SF-36一般健康汇总评分(MD=5.42,95%CI=[3.82, 7.02];一项试验;80名受试者;非常低质量的证据)和SF-36心理健康总结评分(MD=3.29,95%CI=[1.45, 4.95];一项试验;80名受试者;非常低质量的证据)都有显著提高。关于疾病特异性QOL,研究人员指出,AMBMT结合PR与单纯PR没有显着改善(SGRQ总分:MD=-2.57,95%CI=[-7.76, 2.62]单位;一项试验;192名受试者;中等质量的证据;CRQ呼吸困难量表评分:MD=0.04,95%CI=[-2.18, 2.26]单位;一项试验;80名受试者;非常低质量的证据)。AMBMT结合PR与单纯PR的比较不包括对呼吸困难,不良事件,肢体肌肉功能,恶化或依从性的评估。

翻译备注: 

译者:杨思红;审校:刘雪寒,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