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是否可以改善妊娠期糖尿病妇女和其胎儿的结局?

问题是什么?

之前有一篇Cochrane系统评价运动对糖尿病妊娠女性的作用,纳入了妊娠合并糖尿病女性和妊娠期糖尿病女性。这篇系统评价现在被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运动对于患有妊娠糖尿病患者的作用(本篇),一个是运动对于妊娠的糖尿病患者的作用(另一片)。

这两篇的背景、方法、结局有一定的相似性。

妊娠期糖尿病,或妊娠合并糖尿病,对母亲和胎儿都有短期和长期的并发症。妊娠期糖尿病女性在妊娠期间高血压和子痫前期的几率增高,引产术的几率增高,剖宫产的几率增高,会阴创伤的几率增高。长期来看,将近一半的妊娠期糖尿病女性可能发展为2型糖尿病。胎儿出生时大于胎龄儿风险增大,分娩外伤风险增大,收入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风险增大。他们在童年和之后的生命中也更可能发展为代谢综合征。

为什么这个问题很重要?

运动可能帮助控制血糖水平,改善母亲和胎儿结局,因此可能有长期的健康益处。本系统评价计划研究体育运动,包括提高身体健康的结构化和重复性身体运动。

我们找到了什么证据?

我们在2016年8月检索了随机对照试验。我们一共纳入11个试验,共638个妊娠女性。这些试验都是在中等或高收入国家进行。我们评估总偏倚风险为未知,因为缺乏试验实施的相关信息。使用GRADE方法,证据质量从高到低不等。降低证据质量的主要原因是偏倚风险,效应量的不精确,事件发生率低,和受试者数量少。

对于母亲,运动并不能降低妊娠期高血压疾病中子痫前期的风险(2个试验,48个女性,低质量证据),不能降低剖宫产风险(5个试验,316个女性,中等质量证据),不能降低引产术风险(1个试验,40个女性,低质量证据)。运动组和对照组的母亲在随访期的身高体重指数类似(3个试验,254个女性,高质量证据)。运动与低空腹血糖水平相关(4个试验),与低餐后血糖水平相关(3个试验),但是不同试验的效应量有差别。不同试验的运动方法也不一样,包括持续时间不同和是否被监督。纳入的试验都没有报告会阴创伤、产后抑郁或者发展为2型糖尿病的结局。

对于胎儿,分娩期没有胎儿死亡(1个试验,19个胎儿,低质量证据),也没有任何非健康的风险差异(2个试验,169个胎儿,中等质量证据),以及低血糖的风险差异(1个试验,34个胎儿,低质量证据)。没有试验报告大于胎龄儿结局,或者胎儿在童年或成年发展为糖尿病的结局,或者童年明显的感觉神经异常结局。

意义是什么?

尽管运动可以降低空腹血糖水平和餐后血糖水平,却不能改善妊娠期糖尿病女性的其他结局。目前的证据不足以支持或否定妇女进行运动。即使运动对妊娠没有其他益处,如果产后继续这种生活方式的改善可能会预防2型糖尿病及其长期并发症。如果一个妊娠期糖尿病女性想要进行运动,可以和医疗专业工作者进行讨论和选择。需要进一步研究比较不同种类运动干预(或者和对照组比较)之间的差异,并且报告短期和长期的(母亲和胎儿/童年/成年)结局。

结论: 

相关的短期和长期结局报告不充分。目前的证据被运动干预的多样性混淆了。没有充足的高质量证据能够说明干预组和对照组之间相关的结局有差别。对于母亲,干预组空腹和餐后血糖都比对照组低。目前没有充足的数据说明对婴儿的益处。本系统评价的证据从高到低,主要原因是偏倚风险和不精确(宽置信区间,低事件率,小样本)。纳入的试验没有报告发展为2型糖尿病,会阴创伤/撕裂,产后抑郁,大于胎龄儿,肥胖(新生儿/婴儿,童年或成年),糖尿病(童年或成年)或感觉神经失常(新生儿/婴儿)。

进一步研究需要比较不同种类运动干预(或者和对照组比较)之间短期和长期(母亲和婴儿/童年)结局的差异。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妊娠期糖尿病对母亲和胎儿都有短期和长期的并发症。运动干预可能对血糖控制和提高母胎结局有益处。

之前一篇Cochrane系统评价“运动对糖尿病妊娠妇女的作用”现在被分为两个新系统评价:一个反映运动对于妊娠期糖尿病女性的作用,一个反映运动对于妊娠合并糖尿病女性的作用。

运动对提升妊娠期糖尿病患者母胎结局的作用(本篇)

运动对提升妊娠期糖尿病患者母胎结局的作用(另一篇)

目的: 

目的是评估运动干预对提升妊娠期糖尿病女性母胎结局的疗效。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妊娠和分娩组试验数据库(2016年8月),Clinicaltrial.gov,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2016年8月18日),以及所有纳入文献的参考文献。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比较运动干预和标准治疗或者其他干预治疗妊娠期糖尿病女性的随机对照试验。半随机对照试验,交叉试验,以及纳入妊娠期合并1型或2型糖尿病的研究不能被纳入。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所有研究的选择,试验质量的评估,数据的提取都是两个作者独立完成。检查数据以确定准确性。

主要结果: 

我们一共纳入了11个随机对照试验,共638个女性。总的偏倚风险不清楚,因为缺乏方法学细节。

对于母亲,没有明确证据表明运动组和对照组以下结局有差别:子痫前期(作为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指标)(风险比0.31,95置信区间0.01至7.09;2个试验,48个女性,低质量证据),剖宫产(风险比0.86,95%置信区间0.63至1.16;5个试验,316个女性;I²=0%;中等质量证据),引产术(风险比1.38,95%置信区间0.71至2.68;1个试验,40个女性,低质量证据),或者母亲随访期身高体重指数(产后体重不变或恢复至孕前)(均数差0.11千克/平方米,95%置信区间-1.04至1.26;3个试验,254个女性;I²=0%;高质量证据)。纳入的试验没有报告发展为2型糖尿病,会阴创伤/撕裂,产后抑郁的数据。

对于婴儿/童年/成年,一个单组小样本试验(n=19)报告运动干预组和对照组都没有围产期死亡(死产和新生儿死亡)。没有证据表明组间的复合发病率和死亡率有差别(不同试验定义不一样,例如围产期或婴儿死亡,肩难产,骨折或神经麻痹)(风险比0.56,95%置信区间;2个试验,169个婴儿;I²=0%;中等治疗证据)或新生儿低血糖(风险比2.00,95%置信区间0.20至20.04;1个试验,34个婴儿;低质量证据)。纳入的试验中没有提前定义大于胎龄儿,肥胖(新生儿/婴儿,童年或成年),糖尿病(童年或成年)或感觉神经异常为试验结局。

其他相关的母亲结局包括:运动可以降低空腹血糖(标准均数差-0.59,95%置信区间-1.07至-0.11;4个试验,363个女性;I2=73%;T2=0.19)和餐后血糖(标准均数差-0.85,95%置信区间-1.15至-0.55;3个试验,344个女性;I²=34%;T²=0.03)。

翻译备注: 

译者:蔡汪宇(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产科);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7月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