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口服母亲初乳的方式预防早产儿的并发症和改善临床结局

系统综述问题

给早产儿提供少量的口服初乳(Oropharyngeal colostrum, OPC)是否可以预防并发症和改善健康结局?

研究背景

直接在早产儿的脸颊内侧放置少量初乳-母亲在婴儿出生后最初几天分泌的乳汁,可能会提供能够刺激免疫系统、促进肠道生长的免疫因子和生长因子。这些益处有可能降低感染,包括严重的肠道感染如坏死性小肠结肠炎(Necrotising enterocolitis, NEC),从而提高生存率和改善长期临床结局。

研究特征

我们检索了已发表和未发表的有关比较经口初乳与对照组(如水、安慰剂或非口服启动剂)的临床研究。我们只纳入报告了早产儿(小于37周妊娠)相关结局的临床试验。证据更新至2017年8月,没有地域或语言限制。

主要结果

有6项研究符合纳入标准,共335名早产儿,他们的孕周在25-32周之间,出生体重在410-2500克之间。研究人员发现OPC组与对照组在NEC、感染发生率或出院前死亡率方面没有差异。同样也没有观察到OPC组和对照组在住院时长上的差异。接受OPC治疗的婴儿早产儿比服用安慰剂或不进行干预的婴儿早产儿获得完全母乳喂养的时间平均提前2.5天。然而本研究存在纳入的研究数量较少、数据不充足、研究设计不够理想等不足。汇总本研究数据并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支持口服初乳以预防早产儿的并发症。虽然纳入的研究中有5项研究报告口服初乳没有损害危害(副作用),但是这些研究并没有提供数值型数据加以证明。所纳入的研究质量非常低,因此OPC的效果仍然不确定。

结论

需要更大规模、更高质量的临床试验来更准确、更可靠地评估OPC对早产儿重要结局的影响。

作者结论: 

需要更大规模、更高质量的临床试验来更准确、更可靠地评估口服初乳对早产儿重要结局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在新生儿早期,将少量初乳直接放置于早产儿颊粘膜上,能够提供免疫因子和生长因子来刺激免疫系统和促进肠道生长。这些益处有可能降低感染和坏死性小肠结肠炎(NEC)的风险,并提高生存率和改善长期临床结局。

研究目的: 

为确定是否早期(在出生后48小时内)口服母亲自己新鲜或冷冻/解冻的初乳能比对照组降低早产儿患NEC、迟发性侵袭性感染发生率和/或死亡率,以及评估纳入的研究作为安全性和危害性(例如吸入性肺炎)的证据,同时比较早期口服初乳与非口服初乳、安慰剂、晚期口服初乳和鼻胃初乳的效果疗效。

检索策略: 

我们使用Cochrane新生儿系统评价小组(Cochrane Neonatal Review Group)的标准检索策略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the 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检索至2017年第8期)、MEDLINE数据库(经PubMed检索,检索日期为1966年至2017年8月)、Embase数据库(检索日期为1980年至2017年8月)和护理学及相关文献累计索引(the Cumulative Index to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Literature, CINAHL)(检索日期为1982年至2017年8月)。我们还检索了临床试验注册库(美国临床试验数据库(clinicaltrials.gov),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Trials Registry , www.whoint/ictrp/search/en/)和英国国际标准随机对照试验注册库(the ISRCTN Registry))中正在进行和新近完成的临床试验,此外我们还检索了会议记录以及所获取的随机对照试验和准随机试验的参考文献列表。我们最新一次检索是在2017年8月。我们就未发表的研究和数据联系了试验研究人员。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检索了早期口服初乳(OPC)与口服水、口服配方奶粉、口服捐献者母乳或不干预进行比较的已发表和未发表的随机对照试验,我们也检索了比较早期OPC与早期鼻胃或鼻空肠给初乳的研究。并且我们只纳入小于37周早产儿的试验研究。没有地域或语言限制。

资料收集与分析: 

由2名研究者独立筛选文献、提取资料、数据分析、评估偏倚风险和评估证据质量。我们使用GRADE(Grading of Recommendations Assessment, Development and Evaluation)对证据质量进行分级。必要时,我们还联系了研究作者以获取更多信息或阐释。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6项研究,比较了早期口服初乳与水、盐水、安慰剂、捐献者母乳、或无干预的对比,共纳入335名早产儿,且孕周在25-32周之间,出生体重在410-2500克之间。最终,研究人员发现,在主要结局方面,OPC组和对照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NEC的发生率(典型风险比(RR) = 1.42, 95%置信区间(CI)为 [ 0.50 , 4.02];6项研究,335名婴儿;P = 0.51;I² = 0%;非常低质量证据),迟发性感染的发生率(RR = 0.86, 95% CI [ 0.56 , 1.33];6项研究,335名婴儿;P = 0.50;I² = 0%;非常低质量证据),以及出院前死亡率(RR = 0.76, 95% CI[ 0.34 ,1.71];6项研究,335名婴儿;P = 0.51;I² = 0%;非常低质量证据)。同样,meta分析显示OPC组与对照组在住院时长上无显著性差异(均数差(Mean difference, MD)= 0.81, 95% CI [ 5.87 , 7.5];4项研究,293名婴儿;P = 0.65;I² = 49%)。OPC组中完全肠内喂养的天数减少(MD = -2.58天, 95% CI [ - 4.01,-1.14];六项研究,335名婴儿;P = 0.0004;I²= 28%;非常低质量证据)。

由于样本量小、研究结果不精确(非常低质量证据),本研究不能确定OPC的效果。

虽然没有OPC相关的不良反应,但是关于副作用的数据并不充足,所纳入的研究没有提供数值型数据。

总体而言,所有结局的证据质量都很低,甚至非常低。同时,考虑到纳入研究的分配隐藏和盲法缺陷、报告偏倚、小样本量和低发生率、以及较大的置信区间,我们降低了GRADE评分结果。

翻译备注: 

译者:陈奕彤(首都儿科研究所科技处循证医学中心志愿者),审校:田紫煜,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10月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