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医护人员以预防压力性溃疡

研究背景

压力性溃疡,也称为褥疮或压疮,通常久坐或久躺的人会有这种经历,发现很难行走。压力性溃疡包括皮肤变色,皮肤疼痛和可能需要长时间愈合的开放性伤口。压力性溃疡易感染,对人们的健康和生活有很大影响。为了防止易患人群得溃疡,医护人员要充分了解如何预防溃疡。了解医护人员需要什么类型的信息,如何更好地向他们提供信息,以及教育是否能预防压力性溃疡,这一点很重要。

综述问题

我们评价了有关教育医护专家对预防压力性溃疡有效性的证据。我们检索了所有和预防压力性溃疡有关的教育研究,不论何种教育类型或形式。医护人员指的是所有从事压力性溃疡预防工作的专业人员。提供护理的场所包括医院住院部和门诊部,社区诊所,患者个人的住所,以及疗养院。

我们的发现

在2017年6月,我们检索了评估教育医护专家对预防压力性溃疡效果的研究,共发现五项相关研究。两项研究探讨了教育对预防压力性溃疡的影响。我们不确定教育医护专家是否会对新出现的压力性溃疡的数量产生影响。这是因为研究中证据的质量非常低。

三项研究探讨了教育对医护人员掌握压力性溃疡知识的影响。这些研究对比了教育与非教育,多种组合的教育干预成分和不同形式的教育。我们不确定教育是否会对医护人员掌握预防压力性溃疡的知识,或对新出现的压力性溃疡的数量产生影响。这是因为研究中证据的质量非常低。没有研究探讨教育对医护人员治疗的影响。只有一项研究探讨了感兴趣的次要结局:压力性溃疡的严重程度,患者对其生活质量的评估,以及护理人员对患者独立完成日常任务能力的评估。但是,该研究提供的信息不足以让我们对这些结局进行独立评价。

我们使用GRADE方法检验了证据的质量,结论为所有证据的质量很低。因此,我们无法确定教育是否可以预防压力性溃疡。我们也无法确定教育是否会影响医护人员对预防压力性溃疡的了解。

本综述纳入的证据截至2017年6月12日。

作者结论: 

我们不确定对医护专家进行压力性溃疡预防教育是否会对压力性溃疡的发生率,或护士对压力性溃疡的了解程度产生任何影响。这是因为纳入研究提供了低质量的证据。因此,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阐明教育医护专家对预防压力性溃疡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压力性溃疡,也称为褥疮或压疮,是由于过度受压或受到剪切力而导致的局部组织损伤。教育医护人员被认为是预防压力性溃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教育项目旨在影响医护专家的行为,鼓励他们采取预防性措施以减少压力性溃疡的发生率。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研究目的为评价针对医护专家的教育干预对预防压力性溃疡的影响。

检索策略: 

在2017年6月,我们检索了Cochrane创伤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Wounds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Ovid MEDLINE(包含In-Process & Other Non-Indexed Citations);Ovid EMBASE;和EBSCO CINAHL。我们还检索了正在进行和未发表研究的临床试验登记注册平台,并查阅了相关研究的参考文献清单,以及综述、meta-分析、指南和卫生技术报告,以识别其他未被检索到的研究。对语言,出版日期及研究地点没有限制。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RCTs)和整群RCTs,这些试验评估了任何环境下对医护人员进行的任何教育干预对预防压力性溃疡的效果。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了检索策略找到的研究的标题和摘要。我们获得了潜在相关研究的完整版本,两位作者根据纳入标准对这些研究进行了独立筛选。

主要结果: 

我们确定了符合本综述纳入标准的五项研究:四项RCTs和一项整群RCT。研究特征在医疗环境、所研究干预措施的性质和报告的结局指标方面存在差异。与无干预或常规做法相对照,整群RCT和两项RCTs探讨了在住宅或疗养院、养老院和医院病房向医护人员提供教育的有效性。其中一项研究的教育干预被嵌入了更广泛的质量改善套餐中。另外两项单独随机对照试验探讨了以两种形式提供给护理人员的教育干预的有效性。

由于纳入研究的异质性,我们无法合并数据,只能给出一个叙述性概述。我们探讨了许多比较对:(1)教育与非教育;(2)多种组合的教育干预组成部分;(3)不同形式的教育。主要结局有三个:医护专家知识的改变,医护专家临床行为的改变,以及新压力性溃疡的发生率。

我们不确定接受压力性溃疡预防教育与否的医护专家的知识水平是否有差异(医院组: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0.30, 95% 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1.00,-1.60]; 10位受试者;养老院组:MD=0.30, 95% CI [-0.77, 1.37]; 10位受试者)。这是基于一项低质量证据的研究,由于研究严重的局限性、间接性和不精确性,我们将其降级。

通过以下对照,我们不确定压力性溃疡发病率是否存在差异:培训、监测和观察组对照监测和观察组(风险比(risk ratio, RR)=0.63, 95% CI [0.37, 1.05]; 345位受试者);培训、监测和观察组对照单独观察组(RR=1.21, 95% CI [0.60, 2.43]; 325位受试者);监测、观察组对照单独观察组(RR=1.93, 95% CI [0.96, 3.88]; 232位受试者)。这基于一项低质量证据的研究,由于严重的研究局限性和不精确性,我们将其降级。我们不确定多层次干预组与注意力控制组对照是否会对压力性溃疡发病率有任何影响。该报告提供的数据不足以进一步审查这一结局。

我们不确定不同形式的教育是否会对医护专家有关预防压力性溃疡的知识产生任何影响,例如说教教育组对照视频教育组(MD=4.60, 95% CI [3.08, 6.12]; 102位受试者)或网上教育组对照课堂教育组(RR=0.92, 95% CI [0.80, 1.07]; 18位受试者)。这基于两项低质量证据的研究,我们因其严重的研究局限性和不精确性而将其降级。

没有一项纳入研究探讨了其他主要结局:医护专家临床行为的改变。只有一项研究探讨了感兴趣的次要结局,即压力性溃疡的严重程度,患者和护理者报告的结局(分别为自我评估的生活质量和功能依赖性水平)。但是,该研究提供的信息不足以让我们在综述中对这些结局进行独立评价。

翻译备注: 

译者:王思懿(北京中医药大学人文学院志愿者),审校:马思思,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