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小儿脂溢性皮炎(包括乳痂),这是一种炎性、鳞状皮肤的状况。

系统综述问题

对于从出生到24个月的大的婴儿来讲,当治疗方法与不治疗或者仅使用安慰剂(与治疗药物有着相同的外观但却没有任何治疗作用)治疗婴儿脂溢性皮炎(infantile seborrhoeic dermatitis, ISD)中相比较,它们的有效性(治愈率和改善生活质量方面)和安全性是如何的呢?

背景

ISD是一种炎症性鳞状皮肤病,可在出生后不久出现,通常持续数周至数月。当它影响头皮时,它通常被称为“乳痂”(头痂)。该病症影响所有种族背景和气候区的婴儿,在生命的前三个月内,多达71%的婴儿受到影响。

尽管乳痂的病因不清,但起到一定的作用的因素包括出生后皮肤上的真菌生长,皮肤上天然存在的油脂,和婴儿刚出生后身体内存有的母体激素有关。ISD通常是轻微的,不会给孩子带来痛苦。但是,它却令父母担忧。

为受ISD影响的儿童提供的治疗包括使用软化剂,其次是是手动除垢(洗发和梳理),以及用于成人脂溢性皮炎的治疗,如抗真菌药和皮质类固醇。与成人脂溢性皮炎不同,ISD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存在不确定性。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6项研究,涉及310名婴儿。他们中的297名被纳入分析。研究很短(10到42天),质量普遍较差。研究在不同的国家进行,并且报告的地点是在儿科诊所进行。在三项研究中,60%是男孩(241名婴儿中有144名男孩)。大多数婴儿的年龄不超过七个月; 但两个人分别是7岁和12岁。所描述的ISD严重程度为轻度至中度; 其中一项研究包括两名严重ISD的受试者。

测试的治疗包括:口服维生素(B族维生素)与安慰剂相比; 有品牌的乳膏或凝胶与安慰剂(或者对照组)相比; 类固醇洗剂或软膏与甘草查尔酮(中国甘草)霜和曙红(一种红色染色剂)相比。

四项研究得到了制药公司的支持。在其中三项研究中,一家公司提供了干预措施所使用产品; 一家公司在一项研究中协助进行统计分析; 还有一项研究雇佣了其研究作者; 还有一位作者是该制药公司的顾问。

证据检索截至2018年5月22日。

关键结局

两项试验评估了口服维生素与安慰剂的比较。一项研究仅评估皮疹的持续时间,另一项仅报告组间没有差异。因此,尚不清楚哪种治疗更有效。

在评估品牌护肤产品与安慰剂的两项试验中,Promiseb乳膏(96%)和安慰剂(92%)对于该疾病的严重程度也都有类似的改善。一项试验仅评估了乳酰胺MEA凝胶加洗发水与仅使用洗发水之间的差别。与仅使用洗发剂(70.2%)相比,凝胶组(81.4%)中覆盖的表面积减少和皮疹严重程度略高。

当在一项研究中将氢化可的松1%洗剂与甘草查尔酮0.025%洗剂进行比较时,治愈率作为严重程度的标志也相似(氢化可的松为95.8%,甘草查酮为97.1%)。当比较0.02%软膏(9%)与曙红2%水溶液(7%)相比,受影响的体表面积减少是相似的。

只有两项试验报告了副作用,包括一例用甘草查酮增加皮肤发红,而在研究比较乳酰胺MEA凝胶加洗发水与洗发水时,没有报道特定的副作用。

没有研究测量生活质量的改善。

证据的质量

由于对研究如何实施(偏倚风险),测量和报告结果是怎样产生的,以及治疗方法之间的评估差异以及小样本量的纳入存在严重的担忧,因此本评价中所有结果指标的证据质量降至非常低。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它们的准确性。

结论: 

我们的综述仅确定了有限数量的研究,调查干预措施对婴儿和幼儿ISD的影响。与调查成人治疗效果的系统综述不同,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由于所有比较和结果的确凿证据非常低,研究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存在不确定性。

我们评估了大多数偏倚的风险存在不确定性,尤其是(主要)实施,消耗和诊断偏差存在偏倚的高风险。由于不精确(小型研究,事件数量少),间接性(主要是评估结果)和试验报告不足,证据进一步受到限制。在大多数研究中,无论干预情况如何,该病症的预后都是有利的,但解释受到非常低确定性证据的限制。

需要进一步研究大型,良好实施和报道良好的干预试验,特别是通常推荐或使用的干预措施,如润肤剂或洗发水和刷牙,抗真菌药或类固醇。所有研究都应标准化报告和有效的相关结果指标,包括不良事件,严重程度和生活质量,并且应在大多数管理ISD的初级保健机构中进行。未来的试验应与安慰剂,无治疗或标准治疗进行比较。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婴儿脂溢性皮炎(ISD)是一种慢性,炎症性,鳞屑性皮肤病,在婴儿和幼儿中引起发红和油腻的皮疹。它可以持续数周至数月,但很少持续数年。当它发生在头皮上时,它被称为“乳痂”。虽然这是良性并且能够自愈的,它可以发生在身体的任何部位,但它可以使父母感到不安。普遍推广的治疗方法的有效性尚不清楚。

目的: 

为评估从出生到24个月的幼儿脂溢性皮炎的干预措施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截至2018年5月22日,我们检索了以下数据库:Cochrane皮肤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Skin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ENTRAL,MEDLINE,Embase和LILACS。我们检索了试验注册库并检查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以进一步查找随机对照试验(RCT)。我们通过网络搜索引擎检索并写信给作者和制药公司,来获取未发表的RCT和非正式出版物。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的随机对照试验中,干预措施是对于被医疗诊所的临床医生确诊为ISD或者头痂的从出生至24个月的幼儿实施的。我们允许比较任何治疗与不治疗或安慰剂,以及两种或更多种治疗或治疗组合的比较。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期望的标准方法程序。主要结局指标是“从基线到研究结束的严重程度评分的变化”和“对治疗产生不良反应或不耐受的婴儿的百分比”。次要结局指标是“父母报告的生活质量改善(QoL)”。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6项RCT(一项具有交叉设计),随机310名儿童,并报告了297名儿童的结果。大多数受试者年龄不足七个月,只有两名年龄超过一年(七岁和十二岁)的受试者; 具体情况是60%是男童。在两项研究中,病情严重程度为轻度至中度; 一项研究包括两名患有严重ISD的受试者; 其他研究未描述基线严重程度或将其描述为受影响的体表面积。

研究环境并不总是很明确,但可能是以下国家的儿科门诊:泰国,以色列,美国,法国和澳大利亚。

两项研究比较了口服维生素(B族维生素)与安慰剂,两项研究比较了专利产品与安慰剂乳膏或对照洗发水,两项研究比较了外用皮质类固醇与其他产品。研究一般为短期,持续10至42天; 只有一项研究跟踪参与者,直到解决皮疹或8个月大。

由于缺乏报告,我们对大多数的偏倚风险评估不明确,但由于干预的外表,试验设计(开放标签)或使用过度标记的管,使得其中两项研究存在效用和检测偏差的高风险 。两项试验的失访偏倚风险很高。

以下给出的所有结果均基于非常低质量的证据。治疗持续时间从一周到三周不等。

对于比较维生素与安慰剂(n = 35)的两项试验,一项未报告严重程度变化的指标(仅报告了皮疹持续时间的变化),而另一项未报告原始数据(仅写了“无统计学显着性差异”),测量时间为三周。两项试验都没有报告不良事件。

两项试验比较了专利产品与安慰剂(n = 160)。一项试验通过成功百分比评估严重程度的变化(非甾体乳膏Promiseb的受试者为96%,对照组为92%),并且报告无不良事件(均在第14天评估)。另一项试验通过减少病变评分(覆盖表面积)评估严重程度的变化,发现乳酸MEA凝胶(保湿剂)加洗发剂(81.4%)与仅使用洗发剂(70.2%; P = 0.0092)相比的结果更好。没有描述不良事件,但两组的不适症状相似(均在第21天评估)。

在局部类固醇与另一种产品的比较中,通过评估治愈和体表面积来测量严重程度的变化(n = 102)。

在一项比较氢化可的松1%洗剂与甘草查尔酮0.025%洗剂的试验中,治愈的参与者没有显着差异(氢化可的松为95.8%,甘草查酮为97.1%)。甘草查尔酮组中的一个人发生了更多的红斑,但没有其他不良事件(在第14天评估两种结果)。在比较特戊酸氟地塞米松0.02%软膏与2%水溶液中曙红2的水溶液中,两组患者在第10天体表面积均有所下降(皮质类固醇激素为9%,水溶液组为7%),所有婴儿均显示低于 10%的参与。目前还没有不良事件(两种结果在第10天评估)。

没有研究测量QoL。

我们没有发现测试常用治疗方法的试验,如矿物油,水杨酸或抗真菌药。

翻译备注: 

译者:梁昌昊,审校:夏如玉(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6月3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