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导引(guided imagery)治疗妊娠期高血压

本综述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有些妇女长期患有高血压,而大约10%的孕妇由于怀孕而出现高血压。意象导引是一种身心治疗,包括各种心理意象的可视化,以促进放松和降低血压。它可以由你自己来表演、一对一表演,也可以通过音频或脚本与老师分组表演。

为什么这个问题很重要?

妊娠期高血压与母亲发生先兆子痫(伴有蛋白尿)、子痫(伴有癫痫、肝血病和肾功能衰竭)的风险增加有关。高血压孕妇的婴儿更有可能早产、过小,并可能需要新生儿重症监护。高血压药物被推荐给患有严重高血压和先兆子痫的妇女,因为有危及生命的并发症的风险,但这类药物可能对母亲有副作用(包括头痛、精神警觉性下降和运动不耐受)。这类药物还可以穿过胎盘,可能会影响未出生的婴儿,一般不建议患有轻度至中度高血压的孕妇服用,因为此时需要寻求其他控制血压的方法。

意象导引是一种非药物技术,可以潜在地降低高血压孕妇的血压,改善母亲和婴儿的妊娠结局。

我们找到了什么证据?

我们检索了相关证据(2018年10月),发现在加拿大和美国进行了两项试验(涉及99名女性)。两项试验都比较了意象导引和安静休息。没有比较没有干预或其他非药理学方法对比意象导引治疗高血压的试验。

两项纳入的研究报告了不同的结局,两项研究的干预频率略有不同。一项研究进行了15分钟的意象导引,每天至少两次,持续四周,或者直到婴儿出生(以先出生的为准)。另一项研究涉及意象导引、血压自我监测和热生物反馈辅助放松训练,总共四个小时;这些女性被要求每天练习两次,每天至少休息三次。两项研究的对照组是相似的——一个使用安静的休息,另一个使用安静的床上休息。

两项试验都没有报告我们感兴趣的主要结局的资料:严重的高血压,严重的子痫前期,或婴儿在出生时或出生后第一周内死亡。这些试验只提供了我们感兴趣的次要结局之一的资料。

来自一项试验(69名妇女)的低质量证据表明,与安静休息相比,意象导引可能对降压药的使用影响不大或没有影响。

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纳入了两项小型试验,将意象导引与安静休息进行了比较。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对比无干预或其他非药物治疗的意象导引的试验。

本综述的现有证据很少,而且意象导引治疗孕期高血压的效果(与安静休息相比)仍不清楚。

纳入的试验没有报告本综述的任何主要结局,只是提供了关于抗高血压药物使用的不确定影响的低质量证据。

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指导在妊娠期使用意象导引治疗高血压的实践。

需要进行大量精心设计的研究,以确定意象导引对妊娠期高血压以及与母亲及其婴儿的短期和长期健康相关的其他相关结局的影响。试验还应考虑医疗服务的使用和成本。

作者结论: 

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指导在妊娠高血压患者中使用意象导引的实践。

本综述的现有证据很少,而且意象导引治疗孕期高血压的效果(与安静休息相比)仍不清楚。有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意象导引对降压药的使用几乎没有影响或没有影响,这个结局由于不精确而被降级。

这两项纳入的试验均未报告本综述的任何主要结局。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对比无干预或其他非药物治疗的意象导引的试验。

需要设计良好的大型随机对照试验,以确定意象导引对妊娠期高血压以及与短期和长期孕产妇和新生儿健康相关的其他相关结局的影响。试验还可以考虑医疗服务的使用和成本。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妊娠期高血压是孕产妇发病和死亡的高危因素。抗高血压药物虽然常用,但对母亲和胎儿有不良影响。意象导引是一种非药理学技术,有降低高血压孕妇血压的潜力。意象导引是一种身心治疗,包括各种心理意象的可视化,以促进放松和降低血压。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探讨妊娠期高血压非药物治疗对围产期婴儿结局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妊娠和分娩组试验注册库(Cochrane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 Group's Trials Register)和两个其他的试验注册库(2018年10月)。我们还检索了相关的会议记录和期刊,并浏览了检索到的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的试验类型为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我们想要纳入使用集群随机设计的RCTs,但是我们没有发现这样的研究。我们排除了半RCTs和交叉试验。

我们想要纳入与没有干预或其他非药物治疗的高血压(如安静休息、音乐疗法、芳香疗法、放松疗法、针刺、穴位按压、按摩、设备引导的慢呼吸、催眠、体育锻炼和瑜伽)相比,对妊娠期间进行各种意象导引技术的干预研究。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三名综述作者独立评价纳入的试验,提取资料并评价纳入文献的偏倚风险。我们检查提取的资料的准确性,并通过讨论解决评价中的差异。我们使用GRADE方法评价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项小型试验(共涉及99名怀孕妇女),它们比较了意象导引和安静休息。这些试验在加拿大和美国进行。我们评价了两项试验,一项是高风险实施偏倚,另一项是低风险失访偏倚;一项试验在选择、检测和报告偏倚方面的风险较低,而另一项试验在相同领域的风险不明确。

我们无法进行meta分析,因为这两项纳入的研究报告了不同的结局,干预的频率在两项研究之间略有不同。一项研究进行了15分钟的意象导引,每天至少两次,持续四周,或者直到婴儿出生(以先出生的为准)。另一项研究的干预措施涉及意象导引、血压自我监测和热生物反馈辅助放松训练,总共四个小时;这些女性被要求每天练习两次,每天至少休息三次。对照组也差不多——一个是安静休息,另一个是安静的卧床休息。

在纳入的试验中,我们没有报告任何主要结局:严重高血压(收缩压为160mmHg或更高,或舒张压为110mmHg或更高);重度先兆子痫或围产期死亡(死产加上或第一周内死亡)。只有一个次要结局被检测。

来自一项试验(69名妇女)的低质量证据表明,与安静休息相比,意象导引可能对降压药的使用影响不大或没有影响(风险比RR=1.27,95%置信区间为[0.72, 2.22])。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