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及相关干预措施治疗腕管综合征

本综述的研究问题

针灸及相关治疗可以改善成人腕管综合征的症状吗?

研究背景

腕管综合征(carpal tunnel syndrome, CTS)是一种可能导致手部疼痛、麻木、刺痛和无力的疾病。当手臂延伸到手掌的正中神经穿过一个叫手腕腕管的结构时受到压迫,而产生这一症状。个人工作情况可能是引发腕管综合征的一个因素,也可能是其他疾病,如炎症性关节炎患者的伴随症状。腕管综合征可以通过手部锻炼、夹板、止痛药和打针来治疗。严重的腕管综合征可以通过手术治疗。腕管综合征患者有时会选择针灸及相关治疗来控制其症状。针灸治疗是使用针灸针刺穿皮肤,刺激身上的穴位。这些穴位位于经络上,而经络是全身气血运行、脏腑组织和联系肢体的通路。针灸相关治疗可以使用不同的方法刺激穴位。例如,激光针灸使用激光而不是针。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12项研究,涉及869名受试者。有148名男性和579名女性(1项研究未指明性别)。受试者的年龄范围在18至85岁之间。每项研究的受试者人数在26至181之间。腕管综合征症状已存在数月或数年。这些研究将针刺或激光针灸与安慰剂/假针灸治疗或积极治疗,如皮质类固醇神经阻滞剂、口服皮质类固醇、布洛芬、夜间夹板、物理治疗和维生素B12,进行比较。

主要结果及证据质量

对于腕管综合征症状,针灸或激光针灸与安慰剂或假治疗之间,可能存在很少证据或没有证据表明存在任何差异。我们无法判断针灸及相关干预措施是否比其他措施治疗腕管综合征更有效或无效。我们纳入的研究规模很小,且在试验实施方面可能存在问题。每次比较都没有足够数据。研究发现针灸有一些副作用,如疼痛和瘀伤。没有严重的副作用发生。然而,并非所有研究都提供了副作用的数据。我们目前的研究中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持针灸及相关治疗对腕管综合征的疗效。我们需要更大和更高质量的研究来了解针灸及相关干预措施对腕管综合征的疗效。

本综述在中文和韩文数据库中更新至2017年11月13日,英文数据库更新至2018年4月30日。

作者结论: 

与安慰剂或假针灸相比,针刺和激光针灸在短期内对腕管综合征的治疗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效果。因为证据的质量低或极低,且大多数证据是短期的,针灸和相关干预措施在缓解腕管综合征症状方面是否比皮质类固醇神经阻滞剂、口服皮质类固醇、维生素B12、布洛芬、夹板、或联合非甾体抗炎药和维生素更有效或更低效,目前尚不明确。纳入的研究涵盖了不同的干预措施和研究设计,但种族多样性有限,同时存在临床异质性。有必要进行高质量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对针灸和相关干预措施对腕管综合征疗效进行评价。根据中度至极低的质量证据,针灸治疗未产生严重不良事件或不适、疼痛、局部感觉异常和皮肤瘀伤,但并非所有研究都报告了不良事件数据。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腕管综合征(carpal tunnel syndrome, CTS)是腕部的压迫性神经病变。针灸和其他刺激穴位方法,如电针、耳针、激光针灸、艾灸和穴位按压,用于治疗腕管综合征。针灸被推荐作为腕管综合征的潜在有效治疗措施,但其疗效尚不明确。我们使用Cochrane系统评价方法评估针灸治疗腕管综合征的随机和半随机试验的证据。

研究目的: 

评估针灸和针灸相关干预措施与假针灸或积极治疗相比,治疗成人腕管综合征疼痛和其他症状的益处和危害。

检索策略: 

2017年11月13日,我们检索了Cochrane神经肌肉疾病组专业注册库、CENTRAL、MEDLINE和Embase数据库。此外,我们检索了六个韩文医学数据库和三个中文医学数据库,检索时间从建库到2018年4月30日。我们还检索了临床试验注册库以纳入正在进行的研究。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研究针灸及相关干预措施对成人腕管综合征的疗效的随机和半随机试验。纳入的研究均报告腕管综合征的诊断标准。我们纳入了随机分组后至少三周测量的结局。纳入的研究将针灸及相关干预措施与安慰剂/假针灸,或积极干预,如类固醇神经阻滞剂、口服类固醇、夹板、非甾体抗炎药(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s)、手术和物理治疗,进行了比较。

资料收集与分析: 

综述作者采用了标准的Cochrane系统评价方法。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2项研究,共869名受试者。10项研究报告了随机分组后短期随访(3个月或更短)时总体临床疗效改善的主要结局。由于存在异质性,大多数研究结果不能合并到meta分析中,并且所有研究都存在不明确或高的总体偏倚风险。

七项研究报告了有关不良事件的信息。一般不良事件包括电针引起的皮肤瘀伤和针刺后的局部疼痛。均未报告严重不良事件。

一项研究(N=41)将针灸与假针灸/安慰剂比较,报告了治疗3个月后,波士顿腕管量表(BCTQ)症状严重程度评分(SSS)(平均差值MD=-0.23, 95%CI [-0.79, 0.33]),和波士顿腕管量表功能状态量表评分(FSS)(平均差值MD=-0.03, 95%CI [-0.69, 0.63])的变化,干预措施之间无显著差异,证据质量低。只有一例受试者因针刺疼痛而脱落。另一项关于针灸与安慰剂/假针灸(N=111)的对照研究没有提供可参考的数据。

有两项研究评估了激光针灸对照假激光针灸的疗效。一项低偏倚风险的研究(N=60)提供了低质量证据,表示治疗4周后积极治疗组的整体症状分数表(Global Symptom Scale, GSS)评分较高(MD=7.46, 95%CI[4.71,10.22]; GSS评分范围0到50),应答率更高(RR=1.59, 95%CI[1.14, 2.22]。两组均未报告严重不良事件。另一项研究(N=25)未评估整体症状改善情况。

一项针对常规针灸对照口服皮质类固醇的试验(N=77)提供了极低质量的证据,研究结果显示针灸组治疗13个月后GSS评分(0至50级)有较大改善(MD=8.25, 95%CI[4.12, 12.38],且应答率更高(RR=1.73, 95%CI[1.22, 2.45]。治疗两周或四周后GSS的变化结果显示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不良事件发生在18%的口服皮质类固醇组和5%的针灸组(RR=0.29, 95%CI[0.06, 1.32]。一项比较电针和口服皮质类固醇的研究结果显示,治疗4周后波士顿腕管量表评分变化在临床上无显著差异(M=-0.30, 95%CI[-0.71, 0.10]; N=52)。

两项研究的合并数据比较了针刺与维生素B12的缓解率,得出RR=1.16(95%CI[0.99, 1.36]; N=100,极低质量证据)。两组均未报告严重不良事件。

一项关于常规针灸对照布洛芬且所有受试者都带着夜间夹板的研究中,极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治疗一个月之后常规针灸组波士顿腕管量表症状严重程度评分较低(MD=5.80, 95%CI [-7.95, -3.65]; N=50)。布洛芬组五名受试者产生不良事件,针灸组没有产生不良事件。

一项电针对照夜间夹板的研究发现,波士顿腕管量表的症状严重程度评分没有组间差异(MD=0.14, 95%CI[-0.15, 0.43]; N=60; 非常低质量证据)。电针组6名受试者中产生不良事件,夹板组无不良事件。一项关于电针加夜间夹板对照夜间夹板的研究表明,17周时波士顿腕管量表症状严重程度评分无组间差异(MD=-0.16, 95%CI[-0.36, 0.04]; N=181,低质量证据)。两组均未报告严重不良事件。

一项比较针灸联合非甾体抗炎药和维生素与单独非甾体抗炎药和维生素的研究显示,4周时波士顿腕管量表症状严重程度评分无显著差异(MD=-0.20, 95%CI[-0.86~0.46];极低质量证据)。没有不良事件的报告。

翻译备注: 

译者:申晨;审校:张晓雯、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