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们侧睡的干预措施是治疗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的最佳方法吗?

什么是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bstructive sleep apnoea,OSA)是一种睡眠障碍,在睡眠过程中,喉咙壁松弛并且变窄。这会导致呼吸暂停。暂停可以持续几秒钟到几分钟,并可能在夜间发生多次。这干扰了人的睡眠。与之相关的鼾声、鼻塞声和鼻音也打扰到同床睡眠者。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的人白天可能会非常疲倦,甚至会睡着。而这可能很危险。儿童的睡眠呼吸暂停可能会导致校园问题或引起多动症。

什么是体位性OSA?

在睡眠时随睡姿变化的睡眠呼吸暂停称为体位性睡眠呼吸暂停 ( positional sleep apnoea, POSA)。人们平躺(仰卧)时容易出现呼吸暂停,而当侧躺时,呼吸暂停可能会减少或消失。

OSA 治疗的标准是什么?

标准治疗是一种称为持续气道正压通气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CPAP) 的装置,在人呼吸时向气道提供连续气流,有助于防止喉咙在睡眠期间变窄。

什么是体位疗法?

体位疗法是一种帮助患者在睡眠时保持侧卧的干预方法。例如,在人的背部有一些东西可以防止他们翻身(比如网球),特殊的枕头,或者当人翻身的时候会震动的警报器。

如何评估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的严重程度?

OSA的严重程度是通过一种叫做呼吸暂停-低呼吸指数(Apnoea-Hypopnea Index, AHI)的量表来测量的。AHI指的是每小时睡眠中呼吸停止或变浅的次数。通过使用在睡眠中进行的一项称为多导睡眠描记法的研究来测量AHI。

OSA 的严重程度可以通过名为 Epworth 嗜睡量表 (Epworth Sleepiness Scale, ESS) 的调查问卷间接测量。它评估了一个人在白天有多困。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

我们希望将体位疗法与持续气道正压通气以及非阳性对照(非位置疗法或安慰疗法)进行比较。

研究结局

本综述纳入8项研究,涉及323名受试者。研究将体位疗法与持续气道正压通气(72名受试者)和非阳性对照(251名受试者)进行了对比。

当研究比较体位疗法和持续气道正压通气时,他们发现各组在ESS方面没有差异。与体位疗法相比,CPAP疗法在AHI方面有更大的改善(CPAP每小时少6.4次)。在一项小型研究中,人们坚持体位疗法的时间比持续气道正压通气长2.5小时。两组在生活质量和睡眠质量上没有发现差异。

在体位疗法和非阳性对照的比较中,研究发现体位疗法似乎对ESS和AHI的控制更好(ESS在位置治疗中降低1.58,AHI在位置治疗中每小时减少7.38次)。另一项研究指出,10%的受试者有不良影响。常见的不良影响是睡眠障碍、背部和胸部疼痛。一项研究报告称,在生活质量和睡眠质量方面,体位疗法和非阳性对照之间没有区别。

所有这些研究都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受试者也很少。

研究结论

1.在降低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HI)方面,体位疗法不如持续气道正压通气有效。人们在夜间使用体位疗法的时间可能比持续气道正压通气长。在其他结局方面,没有发现任何差异。

2.对于AHI和Epworth嗜睡量表(ESS),体位疗法优于非阳性对照。

结论: 

本综述发现,对于体位性OSA,相比体位疗法,CPAP改善AHI的作用更大,而在改善ESS和AHI方面,体位疗法优于非阳性对照。体位疗法可能比CPAP具有更好的依从性。在其他临床相关结局如生活质量、认知功能等方面无显著差异。所有的研究都是短期的。我们无法评论疗法的长期影响。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大多数生活质量的结果只有在治疗时间较长时才会显现出来。总体来说,证据的质量从低到中等不等。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的治疗方法包括行为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体位疗法、口腔器械、手术和持续气道正压治疗(CPAP)。虽然CPAP已被证实对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有疗效,但CPAP治疗的依从性并不理想。体位疗法(让患者侧睡)的侵入性更小,因此预期会有更好的依从性。本综述考虑了与CPAP、无体位疗法相比的体位疗法的疗效。用于体位治疗的设备包括腰或腹部的粘合剂、半刚性的背包、全长的枕头、一个附在睡衣后面的网球,以及带有位置变化警报的电子传感器。

目的: 

比较对于OSA患者体位疗法与CPAP、体位疗法与非阳性对照(安慰干预或无位置疗法干预)的疗效。

检索策略: 

本综述从Cochrane Airways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Airways' Specialised Register)的专业注册中心(包括CENTRAL、MEDLINE、Embase、CINAHL、AHMED和PsycINFO)、临床试验网站(ClinicalTrials.gov)和世界卫生组织试验门户(ICTRP)找到了相关研究。同时也包括从手工检索呼吸杂志和主要年度会议的书摘得到的结果。我们检索了以上所有数据库从建库到2018年9月的数据,对发表语言和发表类型没有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比较体位疗法对比CPAP和体位疗法对比非阳性对照疗法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由两名综述作者独立完成研究筛选和资料提取工作。我们在meta分析中使用随机效应模型来估计平均差异和置信区间。我们使用GRADE方法评价了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八项研究。这些研究将323名受试者随机分为两干预组。体位疗法和CPAP的比较纳入了72名受试者,而体位治疗和非阳性对照的比较纳入251名受试者。三项研究使用仰卧振动报警装置,而五项研究使用身体定位,如特别设计的枕头或半刚性背包。

体位疗法与持续气道正压通气

进行这一比较的三项研究是随机交叉试验。两项研究发现,Epworth嗜睡量表(ESS)得分在CPAP和体位疗法之间没有差异。两项研究表明,与体位疗法相比,CPAP可显著降低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HI),平均每小时6.4次(95% CI [3.00, 9.79](低质量证据))。一项研究评估了主观依从性,发现体位疗法依从性明显更高(MD 每晚2.5小时,95%CI [1.41, 3.59];中等质量证据)。

在次要结局方面,一项研究分别报告了生活质量指数和睡眠质量指数,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一项研究使用多个参数报告了认知结果,发现两组之间没有差异。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评价其他次要结果,如呼吸紊乱指数(RDI)、睡眠低氧的频率和持续时间。没有一项研究明确报告了副作用。

体位疗法与非阳性对照

三项研究是体位疗法与无干预的随机交叉试验,而两项研究是平行研究。两项研究的数据表明,体位治疗显著改善ESS评分(MD=-1.58,95% CI [ -2.89, -0.29],中等质量证据)。与对照组相比,体位疗法显示AHI降低(MD=-7.38次/小时,95% CI [-10.06, -4.7],低质量证据)。一项研究报告了依从性。两个月后继续使用该疗法的受试者人数在两组间无差异(比值比(OR)=0.80, 95%CI [0.33, 1.94],低质量证据)。同一研究报告了不良反应,最常见的是背部和胸部疼痛,以及睡眠障碍,但两组在停用设备方面没有显著差异(OR =1.25, 95%CI [0.5, 3.03],低质量证据)。其中一项研究分别报告了生活质量指数和睡眠质量指数,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一项研究报告了认知结果,发现两组之间没有差异。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评价其他的次要结果(RDI、睡眠低氧频率和持续时间)。

翻译备注: 

译者:李玉琦,审校:杨鸣、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2月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