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于刺破皮肤的腹部损伤的抗生素:哪种抗生素有效,应该服用多长时间?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研究了有关使用抗生素来预防接受腹部创伤手术的人感染或死亡的证据。

研究背景

穿透腹部创伤(腹部的枪伤或刺伤)是入院的主要原因,通常需要手术。如果一个人在初始损伤中幸存下来,随后可能会引发感染,这可能导致死亡。在抗生素被应用之前,大多数受这些伤害的人最终都死于感染。

研究特征

我们检索了涉及任何年龄段或性别受试者的试验,他们接受了紧急手术,以治疗穿透性腹部创伤。目前证据检索截至到2019年7月23日。我们纳入了29项研究,其中包括4458名受试者。所有这些研究的设计与开展都存在问题,这意味着我们无法确定结果的真实性。这些研究大多都是在20多年前完成的,使用当今不常用的抗生素。在此期间,外科技术和实践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在这29项研究中,有7项研究的资金来源于制药公司,而其他研究则没有说明他们的资金来源。

主要结局

由于证据质量等级很低,所以我们不确定在穿透损伤后给予更长的抗生素疗程是否会降低术后的感染率。我们也不确定用一种抗生素治疗是否比在试验中测试的其他抗生素治疗更好。

证据质量

所有结果的证据质量非常低,主要是因为研究的运行方式存在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不使用安慰剂(药物看起来与研究药物相同但不含活性成分),受试者或研究者没有设盲,或未用充分随机的方法随机分配治疗受试者。各项研究之间使用的方法也存在主要差异。需要更新、更高质量的研究来回答有关使用抗生素来减少穿透性腹部创伤后感染的问题。

结论: 

极低质量意味着我们不能确定抗生素预防的使用时长, 或在腹部穿透性创伤中某一种药物方案对腹部手术部位感染率、死亡率或腹内感染这几方面比其他方案要好。

未来的RCT应该做到能测试目前已知对肠道菌群有效的抗生素,使用方法学将偏倚风险降至最低,并充分报告开腹手术中遇到的腹膜污染的程度。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穿透性腹部创伤(PAT)是导致入院的一种常见创伤,通常引发败血症。通常在PAT开腹术之前使用抗生素预防。然而,早期的Cochrane 综述旨在比较抗生素和安慰剂,而没有相关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尽管如此,许多RCTs比较了抗生素治疗的不同剂型和持续时间。迄今为止,尚未对这些试验进行系统综述。

目的: 

从给予的抗生素类型和治疗持续时间两方面来评估抗生素对穿透性腹部创伤的作用。

检索策略: 

从建库到2019年7月23日,我们在下列电子数据库中检索了相关的随机对照试验;Cochrane损伤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Injuries Group's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TAL)、MEDLINE Ovid、MEDLINE Ovid in-Process和其他非索引引文、MEDLINE Ovid Daily和Ovid OLDMEDLINE、Embase经典与Embase Ovid、ISI Web of Science (SCI-EXPANDED、SSCI、CPCI-S & CPSI-SSH)和两个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我们还检索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目录。我们对文献的语言及出版时间没有任何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只纳入RCT。我们检索的研究包括所有年龄段的受试者,这些研究只在二级医院展开。我们纳入的研究,受试者的入组条件是只有伤及腹膜层的穿透性腹部伤口并且未服用抗生素。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评估偏倚风险。我们采用了标准的Cochrane方法学流程。我们使用随机效应模型汇总了研究结果。为了减少分析中的I类错误和II类错误,我们还进行了试验序贯分析(TSA)。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9项RCT,共计4458名受试者。我们认为23项试验在至少一个方面存在高偏倚风险。

与短期使用(≤24小时)相比,我们不能确定抗生素预防长期使用(>24小时)对腹部手术部位感染的作用(RR=1.00, 95% CI[ 0.81, 1.23], I2=0%;7项研究,1261个受试者;证据质量极低),死亡率(Peto OR=1.67,95% CI [0.73, 3.82]; I2 = 8%;7项研究,1261名受试者;证据质量极低),或腹内感染(RR=1.23, 95% CI [0.84, 1.80]; I2 = 0%; 6项研究, 111名参与者;证据质量极低)。

根据15项研究的低质量证据,涉及2020名受试者,这些研究将不同药物方案与三类肠道菌群(革兰氏阳性菌、革兰氏阴性菌、厌氧菌)活性相比较,我们无法确定一种方案比另一种方案更有益处。

TSA表明大多数比较并没有跨越有效线表明支持或反对,或获得所需信息样本,这意味着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分析。然而,超出边界的三项分析是没有意义的,进一步的研究又不太可能显示出支持或反对。

翻译备注: 

译者:谭萌(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 张晓雯(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2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