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工人穿戴防护装备以阻止其呼吸有害物质的方法

在许多工作场所,空气中通常含有有害健康的物质。这些可能包括细菌和病毒,各种气雾和烟雾,以及灰尘和颗粒,例如石棉或谷物。根据吸入的物质和数量,健康后果可能从轻微到危及生命不等。这些后果的范围从刺激感到包括癌症在内的短期和长期疾病。在许多工作环境中,呼吸防护设备 (RPE) 用于防止工人吸入有害物质。已经引入各种方法来教工人如何有效地使用呼吸防护设备。然而,目前还不清楚它们的工作表现如何。因此,我们希望了解是否有干预措施可以鼓励员工正确、频繁地使用呼吸防护设备。

研究发现
截至 2016 年 8 月 20 日,我们检索了相关研究。我们发现14项研究分析了行为干预促进呼吸防护设备使用的有效性。我们还找到了一个正在进行的研究。已经对2052个农场、医疗保健、生产线、办公室和炼焦炉的工人以及护理学生和混合职业人群进行了研究。我们没有发现有基于整个组织层面上进行并评价干预措施的任何研究。

这项研究发现了什么
所有研究都比较了不同的教育和培训干预措施,以鼓励工人正确或更频繁地使用呼吸防护设备。我们发现质量很差的证据表明,诸如教育和培训等行为干预措施不会增加使用呼吸防护设备或正确使用呼吸防护设备的工人的数量。

结论是什么?
我们的结论是,有低甚至非常低的质量证据表明,行为干预不能鼓励工人正确或更频繁地使用呼吸防护设备。新研究发表后,我们的结论可能会改变。我们需要更高质量的研究,以研究不同类型干预措施的有效性。这些干预措施应针对个人和组织,以改善有效的呼吸防护设备使用。此外,进一步的研究应考虑成功使用呼吸防护设备过程中的一些障碍,例如健康风险的经验,呼吸防护设备的类型以及雇主对呼吸防护设备使用的态度。

作者结论: 

有非常低的质量证据表明,行为干预,即教育和培训,对工人使用RPE的频率或正确性没有相当大的影响。没有关于激励措施或组织级干预的研究。纳入的研究存在方法学上的局限性,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大型随机对照试验,在随机序列生成、随机隐藏和评价者盲法方面要有更清晰的方法,以评价行为干预措施在组织和个人层面上改善RPE使用的有效性 。此外,进一步的研究应考虑成功使用呼吸防护设备过程中的一些障碍,例如健康风险的经验,呼吸防护设备的类型以及雇主对呼吸防护设备使用的态度。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呼吸危害在工作场所很常见。根据危害和暴露程度,健康后果可能包括:引起的轻度到威胁生命的传染疾病,从呼吸道刺激到慢性肺部疾病的急性发作,甚至是暴露于化学物质或毒素引起的癌症。在许多职业环境中,使用呼吸防护设备(RPE)是一项重要的预防措施。RPE仅在正确佩戴,安全移除以及定期更换或维护时才能够提供保护。针对雇主或组织或针对单个工人的行为干预措施的有效性,以促进在工人中使用RPE仍然是一个重要的未解决问题。

研究目的: 

本研究旨在与没有干预措施或替代干预措施相比,评价针对组织或单个工人的任何行为干预措施对工人观察到的或自我报告的RPE使用情况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工作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Work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 2016,第07期),MEDLINE(1980至2016年8月12日),EMBASE(1980至2016年8月20日)和CINAHL(1980至2016年8月12日) 。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RCT),前后对照(CBA)研究和间断时间序列(ITS),比较了行为干预与无干预或任何其他行为干预以促进工人使用RPE的情况。

资料收集与分析: 

四位作者独立筛选了相关研究,评估了偏倚风险并提取了资料。我们联系了研究者以查清信息。我们汇总了纳入研究中相似度足够高的结局资料。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4项研究评估培训和教育对RPE使用的影响,涉及2052名受试者。纳入的研究是针对农场、医疗保健、生产线、办公室和炼焦炉的工人以及护生和具有多种职业的人进行的。所有纳入的研究均报告了干预的效果,如使用RPE,正确使用RPE或间接测量RPE的使用。我们没有发现基于整个组织级别进行干预和评价干预措施或主要关注积极或消极激励措施的研究。我们将所有比较的证据质量评为低到非常低。

培训与无培训

一项针对医护人员的CBA研究将有和没有适合性测试的培训与没有干预的情况进行了比较。研究发现,在接受过适合性测试(RR=1.17, 95%CI [0.97, 1.10]) 或未经适合性测试(RR= 1.16,95%CI [0.95,1.42])与未接受培训的人员相比,没有显著差异。由于缺乏数据,对培训进行评价的两个RCT没有对分析作出贡献。

常规培训加上其他措施与常规培训相比

一项整群随机试验比较了传统训练加RPE示范与单独训练之间的差异,并报告两组在适当使用RPE方面无显着差异(RR=1.41, 95%CI =[0.96,2.07])。

一个 RCT 将交互式培训与被动培训、信息屏幕和信息手册进行了比较。主动组的平均RPE成绩得分与被动组没有差异(MD=2.10, 95%CI =[ -0.76, 4.96])。但是,活动组的得分明显高于书籍组(MD=4.20,95%CI=[0.89,7.51])和屏幕组(MD=7.00,95%CI=[4.06, 9.94])。

一个RCT将计算机模拟培训与常规个人防护设备(PPE)培训进行了比较,但仅报告了穿戴和脱下全身PPE的结果。

教育与没有教育

一项RCT发现,与不进行干预相比,在三年的随访中,多方面的教育干预增加了RPE的使用(风险比RR=1.69,95%CI= [1.10, 2.58])。但是,在一年、两年或四年的随访中干预组与对照组之间没有区别。两个RCT没有报告足够的数据以用在分析中。

四项CBA研究评估了教育干预措施的有效性,发现对RPE使用频率或正确性没有影响,除了一项研究表明在工人中使用N95面罩(RR=4.56,95%CI=[1.84, 11.33],1个CBA)。

激励性面试与传统讲座

一项CBA研究发现,进行基于动机小组面试的安全教育的受试者在测量PPE使用量的清单上得分较高(MD=2.95,95%CI= [1.93, 3.97]),高于接受传统教育课程的对照组工人。

翻译备注: 

译者:梁昌昊;审校:张英英、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20年2月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