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青少年多重风险行为的干预措施

研究背景

在青少年时期,健康风险行为(例如吸烟和吸毒)可能会合并在一起,这些多重风险行为会导致健康问题,例如童年和青春期的伤害和药物滥用,以及在以后生活中的非传染性疾病。 目前,我们不知道哪些干预措施能够有效地预防或减少儿童和年轻人的这些风险行为。

研究方法和选择

我们对多个数据库进行了全面检索,以期找出合适的研究方法,这些方法的目标是研究如何防止或减少8至25岁年轻人参与两种或多种风险行为,包括吸烟、酗酒、非法吸毒、赌博、自残、性风险行为、反社会行为、车辆风险行为、缺乏运动和营养不良。我们根据研究人员是否与个人、家庭或学校中的儿童和年轻人一起合作,将这些研究分成小组(个人层面、家庭层面和学校层面的研究)。我们特别关注“黄金标准”研究——旨在检验两种或两种以上有趣行为的随机对照试验。

主要结果

共有70项合格研究被纳入本系统综述。其中一半的研究对象是不考虑风险状况的人群,另一半研究对象是高风险人群。大多数研究是在美国或高收入国家进行的。平均而言,研究调查了干预措施对四种行为的影响,最常见的是饮酒、吸烟、吸毒和反社会行为。

我们发现,就多重风险行为而言,对所有年轻人进行基于学校层面的研究,在预防烟草使用、酒精使用和缺乏体育活动方面更有益,而且这些研究也可能对非法药物使用和反社会行为有益。在大麻使用、性风险行为和不健康饮食方面的调查结果较差。有证据表明,某些以学校为基础的方案可能对一种以上的行为产生有益的影响。相比之下,我们没有发现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干预对家庭或个人的行为有有益影响,而且在解释这些发现时必须谨慎,因为我们发现此类研究较少。最后,我们发现有7项研究报告称,与对照组相比,接受干预的受试者的风险行为参与度有所提高。

总体而言,对于使用标准化标准评价的大多数行为,综述作者认为证据的质量为中等或低,其中一种行为的证据质量很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因为对一些研究如何进行而产生担忧,进而导致偏倚。

结论

我们的研究表明,提供给所有儿童的以学校为基础的干预措施,即旨在解决参与多种危险行为的措施,可能在预防烟草使用、酒精使用、非法药物使用和反社会行为以及改善年轻人的身体活动方面发挥作用,但在检测的其他行为中则不起作用。 我们没有发现有力的证据证明干预对家庭或个人有益。对研究报告和研究质量的担忧,表明有必要进行更多强有力的高质量研究,以进一步加强这一领域的证据基础。

作者结论: 

现有证据最有力地支持以学校为基础、针对多重风险行为的普遍干预措施,表明这些措施可能有效地预防参与烟草使用、酒精使用、非法药物使用和反社会行为,并在改善年轻人的身体活动方面有效,但在预防其他风险行为方面无效。本综述的结果并没有提供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在研究的风险行为中,家庭或个人层面的干预是有益的。然而,糟糕的报告和对证据质量的担忧突出了高质量多风险行为干预研究的必要性,以进一步加强这一领域的证据基础。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参与多种风险行为可能会对儿童、青少年和以后的健康产生不利影响。但我们对针对儿童和青少年多种风险行为的不同类型干预措施的影响或普遍方法,与有针对性方法的不同影响知之甚少。系统综述的结果有好有坏,这些干预措施的效果还没有定量评价。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对18岁以下青少年多重危险行为进行初级或二级预防的干预措施效果的评价。

检索策略: 

我们在3个时间点(2012年、2015年和2016年11月14日)检索了11个数据库(澳大利亚教育索引(Australian Education Index);英国教育索引(British Education Index);坎贝尔图书馆(Campbell Library);护理与联合卫生文献累积索引( Cumulative Index to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Literature, CINAHL);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位于Cochrane图书馆;Embase;教育资源信息中心(Education Resource Information Center, ERIC);国际社会科学文献目录数据库(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 of the Social Sciences);MEDLINE;PsycINFO;和社会学摘要(Sociological Abstracts))。我们收集参考文献列表,联系该领域的专家,进行引文检索,并检索相关组织的网站。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包括集群随机对照试验,旨在解决至少两种危险行为。受试者是18岁以下的儿童和年轻人和/或父母、监护人或看护人,干预措施旨在解决18岁以下儿童和年轻人中多重危险行为的参与。然而,研究可以包括随访时18岁以上儿童的结局资料。具体来说,我们纳入了从8岁到25岁的研究,收集研究结局。此外,我们只纳入联合干预和六个月或更长时间随访的研究。我们排除了针对临床诊断为疾病的个体的干预以及临床干预。我们根据干预措施是否在个人层面进行分类;家庭层面;或者学校水平。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共确定了34680条文献标题,筛选了27691篇文章,并评价了424篇全文文章的纳入资格。两名或两名以上的综述作者独立评价纳入综述的研究,提取资料,并评价偏倚风险。

我们使用RevMan 5.3中的随机效应(DerSimonian and Laird)模型将资料合并到meta分析中。对于每项结局,我们纳入与研究类型相关的亚组(个人、家庭或学校水平,以及通用或有针对性的方法),并在长达12个月的随访和更长时间(>12个月)内检测有效性。我们使用GRADE(Grades of Recommendation, Assessment, Development and Evaluation)方法评价证据的质量和确定性。

主要结果: 

我们总共纳入了总70项合格的研究,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基于学校的研究(n=28;40%)。大多数研究在美国进行(n=55;79%)。平均来说,研究旨在防止四种主要行为。最常见的行为包括酗酒(n=55)、吸毒(n=53)和/或反社会行为(n=53),其次是吸烟(n=42)。没有任何研究旨在防止自残或赌博以及其他行为。

证据表明,就多种危险行为而言,与对照组相比,普遍的基于学校的干预措施在烟草使用(比值比(odds ratio, OR)为0.77,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为[0.60, 0.97],9项研究,15354名受试者)和酒精使用(OR=0.72,95%CI=[0.56, 0.92],8项研究,8751名受试者;两者皆为中等质量证据)方面是有益的,并且在长达12个月的随访中,这种干预措施可能有效地防止非法药物使用(OR=0.74,95%CI=[0.55, 1.00],5项研究,11058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和参与任何反社会行为(OR=0.81,95%CI=[0.66, 0.98],13项研究,20756名受试者;非常低质量证据),尽管有证据表明存在中等到大量的异质性(I²=49%~69% )。中等质量的证据还表明,多重风险行为普遍的学校干预措施提高了体育活动的几率(OR=1.32,95%CI=[1.16, 1.50]; I²=0%;4项研究,6441名受试者)。当应用于人口层面时,我们认为观察到的影响对公共健康很重要。对于大麻使用(OR=0.79,95%CI=[0.62, 1.01];P=0.06;5项研究,4140名受试者;I²=0%;中等质量证据)、性风险行为(OR=0.83,95%CI=[0.61, 1.12];P=0.22;6项研究,12633名受试者;I²=77%;低质量证据)和不健康饮食(OR=0.82,95%CI=[0.64, 1.06];P=0.13;3项研究,6441名受试者;I²=49%;中等质量证据)的多重风险行为干预的影响,证据不太确定。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证据支持学校层面的普遍干预对三种或三种以上风险行为的积极影响。

对于个人和家庭一级目标明确和普遍干预的大多数结局,中等或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尽管解释时需要谨慎,因为这些研究很少可用于比较(每项结果n≤4项研究)。

七项研究报告了不良影响,其中涉及的证据表明,接受干预的受试者与接受对照干预的受试者相比,对风险行为的参与度更高。

我们判断大多数结局的证据质量是中等或低的,主要是由于对选择偏倚、实施偏倚、检测偏倚以及研究之间的异质性的担忧。

翻译备注: 

译者:白雪,审校:刘雪寒,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 2020年3月1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