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刺及相关干预在慢性肾病中的应用

研究背景

慢性肾病患者饱受各种生理和心理症状困扰,但由于肾脏功能降低和其他慢性健康问题,治疗方案的选择受到限制。针刺被广泛用于治疗慢性病患者的疼痛、疲劳或抑郁等常见症状。本文旨在探讨针刺治疗慢性肾病的当前证据和潜在作用。

研究特点

我们检索了截止到2016年1月的文献,其中涉及1787名受试者的24项研究被纳入分析。其中,只有七个研究提供的数据,可以用于合并分析。这些研究报告了用手穴位按压作为常规护理的辅助手段,在治疗四周后与基线水平相比,可以改善正在接受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疲劳、抑郁和睡眠障碍症状。没有研究评估了疼痛,而且大多数研究没有报告是否因针刺发生不良事件。

主要结果

总体而言,我们发现针刺对慢性肾病症状的疗效,其证据质量非常低。用手穴位按压联合常规治疗,可短期缓解血液透析患者的抑郁情绪,疲劳和睡眠障碍等问题。由于可靠的研究过少,本篇综述的结果不能支持其他针刺技术对慢性肾病患者的疗效。疼痛是慢性肾病患者的常见症状。因此,针刺对慢性肾病患者疼痛控制的潜在作用值得进一步研究。

临床医生应该仔细监测针刺治疗慢性肾病患者的安全性,除非有充分的证据支持这些干预措施对慢性肾病患者是安全的。

证据质量

所有的研究都评价为存在高或不清楚的偏倚风险,特别是在受试者的选择和选择性结局结果方面,这使得他们的结果有效性存疑。

结论: 

极低质量的证据表明用手穴位按压作为辅助干预措施,对定期进行血液透析患者的疲劳,抑郁,睡眠障碍与尿毒症皮肤瘙痒等症状有短期疗效。少量证据表明,其他针刺类型对其他阶段慢性肾病患者的结果指标,包括疼痛,其疗效证据不足。整体较高或不清楚的偏倚风险影响了针刺疗效的真实性,同时无法确定预估的疗效。针刺相关危害的不完整报告影响了我们评估针刺和相关的干预措施的安全性。未来的研究应该关注针刺治疗慢性肾病患者,及正在透析患者的疼痛和其他常见症状的疗效及安全性。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慢性肾病患者会出现一系列症状,并且常伴有复杂的合并症。许多有关慢性肾病的药物干预报告了不良事件的风险。针灸被广泛用于慢性疾病患者和其他姑息治疗的症状管理。然而,针灸治疗慢性肾病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在很大程度上仍是未知的。

目的: 

我们的目的是评价针刺、电针、穴位按压、艾灸和其他针刺相关的干预措施(单独或联合其他针刺相关干预)对慢性肾病症状的改善和危害。我们尤其想要比较针刺和相关干预措施与常规药物,积极的非药物干预以及常规护理对慢性肾病症状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通过联系信息专家使用与本文相关的检索词,检索了Cochrane肾脏与移植小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Kidney and Transplant Specialised Register),截止日期为2016年1月28日。我们还检索了韩国医学数据库(包括韩国研究信息库(Korean Studies Information),DBPIA、韩国科学技术信息机构(Korea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formation)、健康研究信息中心数据库(Research Information Centre for Health Database),KoreaMed,国会图书馆(National Assembly Library))和中文数据库(包括中国学术期刊(China Academic Journal))。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针刺及相关穴位刺激刺入或不刺入,干预至少六个疗程以上的成人慢性肾病3期到5期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和半随机对照试验,无语言和出版物类型限制。我们排除了在研究中使用草药或联合干预组间不对等的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评估偏倚风险。我们通过95%置信区间(CI)对连续性结局计算均值差(MD)或标准化平均差(SMD),对二分类结局计算风险比(RR)。主要结局指标为疼痛和抑郁的改变,以及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4项研究,共涉及1787名受试者。研究报告了多种针刺和相关的干预措施,包括手工针刺和穴位按摩、耳穴贴压、经皮电刺激穴位、穴位远红外辐射和间接灸。患者的慢性肾病阶段包括透析前的3期或4期,以及接受血液透析或腹膜透析的终末期。

纳入研究都没有评价疼痛结局,也没有正式提及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尽管三项研究报告了3人因为死亡,3人因为住院治疗而脱落。三项研究报告了轻微的针刺相关的危害,其余没有报告不良事件是否发生。

所有的研究在随机分配隐藏上都评价为存在较高或不清楚的偏倚风险。十七项研究报告的结局测量时间仅为两个月。

极低证据质量表明,与常规护理相比,用手穴位按压可以减少Beck抑郁量表评分(从0到63的量表)(3项研究,128名受试者:MD=-4.29,95%CI=-7.48 - -1.11,I2=0%),修订后的Piper疲乏量表得分(从0到10的量表)(3项研究,128名受试者:MD=-1.19,95%CI=-1.77 - -0.60,I2=0%),和匹兹堡的睡眠质量指数(从0到21的量表)(4项研究,180名受试者:MD=-2.46,95%CI=-4.23 - -0.69,,I2=50%)。

因为缺乏数据且存在临床异质性,我们无法进行进一步的meta分析,如不同的干预措施,对照和结果测量的时间。

翻译备注: 

译者:左滢竹(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2月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