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料和局部外用药物(乳霜或乳液)防止压疮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综述了敷料和外用药物,如乳霜,是否能预防压疮的证据。

研究背景

压疮,也称为褥疮,是对皮肤或皮下组织的损伤,或两者兼而有之。它们是由于对身体骨骼部位持续施加压力而产生的。这在老年人和行动不便的人群中很常见。压疮往往难以治愈,治疗费用昂贵,对人们的生活质量有负面影响,所以预防压疮很重要。特殊的床垫、坐垫和定期的姿势变化可以用来预防压疮。敷料和面霜也被广泛使用。我们想比较不同的敷料和外用药物,找出最有效的预防压力性溃疡的方法。我们还想考虑其他结果,比如疼痛、生活质量以及不同治疗方法的医疗系统成本。

研究特征

为了确保这篇综述中包含的信息是最新的,在2017年3月,我们检索了新的将敷料和/或局部制剂与其他预防压疮的方法进行比较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随机对照试验是随机选择患者接受不同治疗的医学研究。这种试验提供了最可靠的证据 这是我们第一次更新这篇综述。我们发现了9个随机对照试验,总共有18个相关试验。这些试验纳入了3629名成年人,主要是老年人,但也纳入了一些行动受限的年轻人。测试的产品包括脂肪酸(脂肪酸来自动植物脂肪和油脂,用于滋润皮肤)、乳霜和硅树脂或泡沫制成的敷料。

主要结果

六项试验的结果表明,硅树脂敷料可以降低人们患上压疮的可能性。然而,我们对其中五项试验的证据并不确定,因为它们的方法学质量较低,所以我们对这些结果没有信心。我们还发现,脂肪酸与对照化合物(不含脂肪酸的乳霜)的使用可能降低压疮的发生率,但这项试验的结果尚不确定。其他涉及外用制剂的比较都没有提供确凿的证据,证明外用制剂降低了人们患上压力性溃疡的可能性。

证据质量

试验中证据的质量从低到非常低。需要进行其他低偏倚风险的试验,以阐明敷料和外用制剂预防压疮的效果。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7年3月发表的试验结果。

结论: 

大多数探索局部应用对压疮发生率影响的试验显示,没有明显的获益或危害。与对照化合物(不含脂肪酸的乳霜)相比,使用脂肪酸可能降低压疮的发生率。硅胶敷料可以减少任何阶段的压疮发生率。然而,证据质量的低水平意味着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实这些结果。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压疮,局部皮肤或皮下组织的损伤,或两者兼而有之,发生在人们无法调整自己的姿势以减轻骨突起的压力时。这些创伤难以愈合,痛苦,治疗费用昂贵,并对生活质量产生负面影响。预防策略包括营养支持和压力再分配。预防的敷料和外用制剂也被广泛使用,但目前尚不清楚哪一种(如果有的话)最有效。这是本系统综述发表于2013年后的首次更新。

目的: 

评估敷料和外用制剂对任何年龄、在任何医疗背景下,没有存在压疮但被认为有可能发展成压疮风险的人的压力溃疡预防效果。

检索策略: 

在2017年3月,我们检索了Cochrane创伤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Wounds Specialised Register); CENTRAL、 MEDLINE、MEDLINE (In-Process & Other Non-Indexed Citations)、EMBASE和EBSCO CINAHL Plus。我们检索了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注册库和相关出版物的书目,以确定更多的的合格试验。没有对语言、试验日期或地点的限制。2018年5月,我们更新了检索结果;因此,一些试验正在等待分类。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随机对照试验,纳入有压疮风险的人群。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选择试验,评估偏倚风险并提取数据。

主要结果: 

最初的研究确定了9项试验;更新后的检索确定了另外九个符合我们纳入标准的试验。在18项试验(3629名受试者)中,有9项涉及敷料;8种涉及局部用药;1项涉及敷料和外用制剂。所有试验均报告了压疮发生率的主要结局。

局部药物
有五项试验比较了脂肪酸干预和不同治疗的效果。两项试验比较了脂肪酸和橄榄油。综合证据表明,脂肪酸组和橄榄油组之间的压疮发生率没有明显差异(2个试验,n = 1060; RR = 1.28, 95% CI [0.76, 2.17];低质量的证据,由于非常严重的不精确性降级;或脂肪酸与标准治疗(2个试验,n = 187; RR = 0.70, 95% CI [ 0.41, 1.18];低质量证据,由于严重偏倚风险和不精确性降级)试验报告了与三异硬脂酸和香料的对照化合物相比,含脂肪酸治疗的压疮发生率较低(1个试验,n = 331; RR = 0.42, 95% CI [0.22, 0.80];低质量证据,由于严重偏倚风险和不精确性降级)。综合证据表明,脂肪酸和橄榄油在不良事件发生率上没有明显差异(1项试验,n = 831; RR = 2.22, 95% CI [0.20, 24.37];低质量证据,由于非常严重的不精确性降级)。

四项试验进一步比较了不同的外用药物与安慰剂。与安慰剂相比,二甲基亚砜(DMSO)乳膏可增加压疮发生率的风险(1项试验,n = 61; RR = 1.99, 95% CI [1.10, 3.57];低质量的证据由于严重偏倚风险和严重不精确性降级)。其他三项试验报告,在局部活性药物和对照组/安慰剂之间,压疮发生率没有明显差异;活性洗剂(1项试验,n = 167; RR = 0.73, 95% CI [0.45, 1.19]),异丙醇(1项试验,n = 258; RR = 0.74, 95% CI [0.52, 1.07]), Prevasore(1项试验,n = 120; RR = 0.33, 95% CI [0.04, 3.11](非常不确定的证据,由于非常严重的偏倚风险和非常严重的不精确性降级)。一项试验的证据有限,无法确定外用制剂的应用是否可以延迟或预防压疮的发展(DermalexTM 9.8天vs安慰剂8.7天)。此外,76例反应中有2例发生在DermalexTM组,而安慰剂组91例反应中没有发生(RR = 6.14, 95% CI [0.29, 129.89];非常低质量的证据;由于非常严重的偏倚风险和非常严重的不精确性降级)。

敷料

六项试验(n = 1247)比较了硅树脂敷料和无敷料。硅胶敷料可降低任何阶段的压疮发生率(RR = 0.25, 95% CI [0.16, 0.41]);低质量的证据;由于非常严重的偏倚风险降级)。我们将一项试验(n = 77)评为低偏倚风险,硅胶敷料和安慰剂治疗组的压疮发生率没有明显差异(RR = 1.95, 95% CI [0.18, 20.61];低质量证据,由于非常严重的不精确性降级)。

有一项试验(n = 74)报告称,与无敷料相比,薄聚氨酯敷料与无敷料在压疮发生率方面没有明显差异(RR = 1.31, 95% CI [0.83, 2.07])。在相同的试验中,有报告称,与无敷料相比,使用泡沫粘合敷料的压疮发生率更高(RR = 1.65, 95% CI [1.10, 2.48])。我们将这次试验的证据评为非常低的质量(由于非常严重的偏倚风险和严重的不精确性降级)。

四项试验比较了其他敷料与不同对照。试验结果表明,聚氨酯薄膜与水胶体敷料的压疮发生率无明显差异(n = 160, RR = 0.58, 95% CI [0.24, 1.41]);康惠尔与常规护理比较(n = 100; RR = 0.42, 95% CI [0.08, 2.05]);“压疮预防敷料”(PPD)与不敷料(n = 74; RR = 0.18, 95% CI [0.04, 0.76]),我们将证据评为非常低等级(由于存在非常严重的偏倚风险和严重或非常严重的不精确性而降级)。

翻译备注: 

翻译:王晓,审校:杨鸣、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9月13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