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抑郁药物治疗抑郁症和酒精依赖同时发生的患者

综述问题

本评价调查了在同时发生抑郁症和酒精依赖的患者中,抗抑郁药物是否减轻了抑郁症或酒精依赖(或两者兼有)。

研究背景

在接受酒精依赖治疗的人群中,同时并发重型抑郁症是很常见的,而这会增加了病情的严重程度,并降低了治疗的有效性。用药物治疗这些人是很有挑战性的。在这篇系统综述中,我们将抗抑郁药物与安慰剂(假装治疗)进行对比,来治疗抑郁症和酒精依赖同时发生的患者。

检索日期

证据检索截至2017年7月。

研究特征

本研究纳入33项临床试验共2242例受试者。其中68%受试者为男性,平均年龄为42岁。

大多数研究将抗抑郁药物与安慰剂(22 项研究)进行比较,但也有一些研究将一种抗抑郁药物与抗抑郁药(5 项研究)、另一种药物(4项研究)或心理治疗 (一种谈话治疗;2 项研究) 进行了比较。试验的平均时间为 10周(区间为3至26周)。其中,在美国共进行了18项试验,其余的在欧洲、土耳其和澳大利亚。大多数试验中使用的抗抑郁药物是舍曲林;其他的都是: 阿米替林、西他普兰、地西普胺、多西普兰、依司他普兰、氟氧胺、氟氧胺、伊米拉明、米安塞林、米氮平、奈法唑酮、帕罗西汀、噻奈普汀、文拉法辛和维洛司他嗪。这些研究使用了49种不同的评级量表,在设计、质量、受试者特征、测试药物、提供的服务和治疗措施方面的条目各不相同。

共有19项研究报告了资金来源(公共资金:6项研究;药企:2项研究;二者均有:10项研究)。

只有4项试验报告了作者可能的利益冲突声明。

主要结果

在比较抗抑郁药和安慰剂的22项研究中,抗抑郁药物可能减轻了抑郁症的严重程度,但我们不确定它是否增加了因抑郁症减轻而临床受益的人数(对治疗的反应,即抑郁症严重程度减半的患者)。然而,我们发现抗抑郁药和安慰剂在其他与抑郁症严重程度有关的相关结局指标中没有区别,比如试验结束时没有(或缓解)抑郁的人数。

此外,我们发现,由治疗期间戒酒的受试者人数(在服用抗抑郁药物的受试者中多于安慰剂组)和日饮酒数量(在服用抗抑郁药物的受试者中低于安慰剂组)评估得出,服用抗抑郁药物可能会减少酒精消费。不过与抑郁症的严重程度类似的是,我们也观察到,服用抗抑郁药物并不影响与酒精依赖有关的其他相关结局指标,如戒酒天数、严重酗酒者人数和第一次复发前的时间。

在安全问题方面,由于副作用 (如口干) 而退出治疗的患者比例在抗抑郁药组和安慰剂组之间可能没有区别。

有少数研究将一种抗抑郁药物与另一种抗抑郁药物或其他干预措施进行比较,这些研究的受试者人数很少,且没有其他研究进行同样的比较,因此这方面的信息较少。

证据质量

纳入的研究质量在抑郁症的严重程度、戒酒人数、因医疗原因退出的比率和脱落数据方面较低或中等。亚组分析中,因现有研究数量很少,在单一药物以及与其他药物的比较方面,本综述的发现有限。

结论

有低质量的证据支持使用抗抑郁药物治疗抑郁症和酒精依赖同时发生的患者。抗抑郁药对某些与抑郁和饮酒有关的相关结局指标有积极影响,但对同样相关的其他结局指标没有积极影响。然而,出现副作用的风险似乎是最小的,特别是对于较新型的抗抑郁药来说。

作者结论: 

我们发现低质量的证据支持临床使用抗抑郁药物治疗抑郁症和酒精依赖同时发生的患者。抗抑郁药对某些与抑郁和饮酒有关的相关结局指标有积极影响,但对其他相关结局指标并非如此。此外,如果排除高偏倚风险的研究,这些积极影响大多不再显著。大量存在高或不清楚偏倚风险的研究,以及将一种抗抑郁药物与另一种抗抑郁药物或其他干预措施进行比较的研究数量较少,这些都使得结果受到局限。在同时发生抑郁症和酒精依赖的人群中,产生不良反应的风险似乎很小,特别是对较新型的抗抑郁药(如选择性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 而言。根据这些结果,虽然临床相关性可能是中等的,但对同时发生抑郁症和酒精依赖的患者,抗抑郁药对抑郁症、酒精依赖或此两者可能都是有效的。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酒精依赖是一个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其特点是累犯以及医学和社会心理并发症。在接受酒精依赖治疗的人群中,严重抑郁症的共同发生是比较常见的,而这是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一个危险因素,并对治疗结果有负面影响。

研究目的: 

评估抗抑郁药物对同时发生抑郁症和酒精依赖者的益处和风险。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毒品和酒精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Drugs and Alcohol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中心对照试验注册库(CENTRAL)、MEDLINE和Embase,检索时间为建库到2017年7月。我们还检索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试验注册库(www.clinicaltrials.gov)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apps.who.int/trialsearch/)以获取正在进行和尚未发表的研究。

所有的检索都纳入非英语文献。我们对与主题相关的系统综述和纳入的研究进行了手工检索参考文献。

纳入排除标准: 

将单用抗抑郁药物或联用其他药物或社会心理干预(或两者兼而有之)与安慰剂、空白对照和其他药理或社会心理干预措施进行比较的随机对照试验和对照临床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程序。

主要结果: 

我们在本综述中纳入了33项研究共2242名受试者。将抗抑郁药物与安慰剂(22 项研究)、心理治疗(2 项研究)、其他药物(4 项研究)或其他抗抑郁药物(5 项研究)进行了比较。试验的平均时间为 9.9周(区间为3至26周)。18项研究在美国进行,12 项在欧洲进行,2 项在土耳其进行,1 项在澳大利亚进行。大多数试验中使用的抗抑郁药物是舍曲林;其他的都是:阿米替林、西他普兰、地西普胺、多西普兰、依司他普兰、氟氧胺、氟氧胺、伊米拉明、米安塞林、米氮平、奈法唑酮、帕罗西汀、噻奈普汀、文拉法辛和维洛司他嗪。其中,在门诊进行了18项研究,9 项在住院部进行,6 项同时在这两种环境中进行。18项研究提供了社会心理治疗。而在选择结局指标和用于诊断和结果评估的评级系统方面存在着很高的异质性。

将抗抑郁药与安慰剂进行对比,低质量证据表明,抗抑郁药物降低了抑郁症的严重程度,在试验结束时使用访谈量表进行评估(14 项研究,1074名受试者,标准化平均差异 SMD=-0.27,95%置信区间 CI[-0.49 ,-0.04])。然而在排除高偏倚风险的研究之后,这种差异就变得不显著了(SMD=-0.17,95%CI[-0.39,0.04])。此外,非常低质量的证据支持抗抑郁药物在增加治疗反应方面的效力(10 项研究,805受试者,风险比率RR= 1.40, 95% Cl [1.08,1.82])。在排除高偏倚风险的研究之后,结果就变得不显著了(RR=1.27,95%CI[ 0.96,1.68])。使用访谈量表进行评估(5 项研究,447名受试者,SMD= 0.15,95% CI[-0.12,0.42])时,其他相关结局指标没有差异,如基线和最终分数之间的差异。

中等质量的证据发现,抗抑郁药物增加了试验期间戒酒的受试者数量(7 项研究,424 名受试者,RR =1.71,95% Cl[ 1.22,2.39]), 减少了日饮酒数量(7 项研究,451名受试者,平均差异 (MD)日饮酒数量=-1.13,95% Cl [-1.79,-0.46])。服用了抗抑郁药物的受试者与服用安慰剂的人相比,在排除了偏倚风险高的研究之后,戒酒人数仍然较高(RR= 1.69, 95% CI [1.18,2.43]),日饮酒数量降低(MD=-1.21日饮酒数量,95% CI[ -1.91,-0.51])。然而, 其他结局指标如戒酒天数的比例在抗抑郁药和安慰剂组之间没有差别(9 项研究,821名受试者,MD= 1.34, 95% Cl [-1.66,4.34];低质量证据)。

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抗抑郁药和安慰剂组在脱落人数(17 项研究,1159名受试者,RR =0.98,95% Cl[0.79,1.22])和因医疗原因退出的不良事件 (10 项研究,947名受试者,RR =1.15,95% Cl[ 0.65,2.04])方面没有差异。

将一种抗抑郁药物与另一种抗抑郁药进行比较,或将抗抑郁药物与其他干预措施进行比较的研究很少。这些研究的样本量较小,在进行比较的干预类型方面异质性较大,因此结果意义不大。

翻译备注: 

翻译:乔舒昱,审校:田紫煜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20年3月1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