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社区的孕妇和新生儿教育服务包,以改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新生儿的健康,提高生存率

系统综述问题

社区健康教育措施在改善中低收入国家新生儿健康并提高生存率方面是否有效?

研究背景

在中低收入国家,卫生服务利用率低并且新生儿的死亡率和发病率高。然而,一些研究结果显示,通过简单的健康教育措施就可以使新生儿的健康状况得以改善。本综述评价了在中低收入国家的社区中给新生儿母亲或其家庭成员进行健康教育这一策略的有效性。本文同时评价了健康教育策略在新生儿死亡率、发病率、卫生服务可及性及卫生支出方面的影响。

研究特征

总共33项试验研究在非洲、中南美洲进行,大多数报告来自亚洲,特别是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在33项社区教育干预中,有16项需要涉及家庭成员参与,以岳母或准父亲最为常见。多数研究(n=14)涉及社区卫生工作者与母亲之间一系列的一对一宣教;有12项研究涉及由以母亲为主要对象,偶尔包括其余家庭成员参与的团体宣教;其余7项研究则二者兼而有之。

关键结局

本综述发现,社区健康教育干预可以显著减少新生儿死亡、早期新生儿和晚期新生儿死亡率以及围产期死亡率。这些干预措施同时也对出生前(产前)、孕期护理以及产后一小时内进行母乳喂养产生了积极影响。本综述同时表明,相较其他形式,在团体场景下向包括母亲及其他家庭成员提供教育干预对结局可以产生更大影响。在产前护理期间进行教育干预,可有效减少早期新生儿死亡,而在产前与产后期间进行教育干预,则可有效减少晚期新生儿死亡和围产期新生儿死亡。产后教育干预则可有效提高母乳喂养行为。

证据质量

新生儿死亡率结局的证据质量较低,早期、晚期和围产期死亡率结局的证据质量极低。这反映了纳入的随机对照试验存在不一致性(无法解释的结果变异性)以及不精确性(研究存在干预有利和有害两种差异结局)的偏倚。

结论: 

本综述提供了令人鼓舞的证据,证明在中低收入国家,将干预措施包与由社区工作者在团体场景下为母亲及其他家庭成员提供健康宣教相结合在提高新生儿存活率,尤其是早期和晚期新生儿存活率方面的价值。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在中低收入国家,卫生服务利用率低,有部分研究报道,在家庭、卫生机构或者医院对母亲进行健康教育后新生儿结局得以改善。然而,评价由不同人员如通过朋辈或支助团体提供的一对一或团体宣教,或由卫生专业人员提供的健康教育策略,需要严格评价其方法学设计和研究质量,以及评价在不同卫生系统体系中的成本-效果、可负担性、可持续性和可重复性。

目的: 

比较中低收入国家中,进行社区健康教育策略,如在社区场景下在产前和(或)产后向母亲或其他家庭成员进行健康教育宣讲,与没有或不改变现有孕产妇和新生儿护理健康教育方法,在提高新生儿健康和存活率(即新生儿死亡率、新生儿发病率、保健获得率和费用卫生支出)方面的有效性。

检索策略: 

我们使用新生儿的Cochrane标准检索策略在Cochrane图书馆中检索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CENTRAL; 2017年第4期)、 通过PubMed检索MEDLINE数据库(1966年至2017年5月2日)、 Embase数据库(1980年至2017年5月2日)和护理学全文数据库累计索引(CINAHL)( 1982年至2017年5月2日)。我们还检索了临床试验数据库、会议论文以及检索到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和半随机试验文章中的参考文献列表。

纳入标准: 

基于社区的随机对照、整群随机或半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分别评价试验质量,并提取资料。我们使用GRADE分级评价证据质量,并编制“证据概要”表格。

主要结果: 

本综述共纳入33项原始试验(由62篇不同的文章报告),大多数研究来自亚洲国家,尤其是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其余报告来自于非洲、中美洲及南美洲国家。在纳入的33项社区教育干预中,有16项需要家庭成员参与健康宣教,其中以岳母或准爸爸最为常见。多数研究(n = 14)需要卫生保健工作者和母亲之间进行一对一宣教,有12项研究涉及母亲参与的团体宣教,偶尔也要求家庭成员参与;其余7项研究则同时采用两种宣教方法作为干预。

我们的分析表明,社区健康教育干预对降低新生儿总死亡率有显著影响(风险比(RR)0.87,95%置信区间(CI)0.78至0.96;随机效应模型;26项研究;n = 553,111;I² = 88%;证据质量极低),早期新生儿死亡率(RR=0.74,95%CI [0.66, 0.84];随机效应模型;15项研究,包括3项研究的3个亚组;n = 321,588;I²= 86%;证据质量极低),新生儿晚期死亡率(RR=0.54, 95%CI [0.40, 0.74];随机效应模型;11项研究;n = 186,643;I²= 88%;证据质量极低)和围产期死亡率(RR=0.83, 95%CI [0.75, 0.91];随机效应模型;15项研究;n = 262,613;I² = 81%;证据质量极低)。此外,社区健康教育还提高了产前护理的利用率(RR =1.16, 95%CI [1.11, 1.22];随机效应模型;18项研究;n = 307,528;I² = 96%)以及母乳喂养率(RR=1.56, 95%CI [1.37, 1.77];随机效应模型;19项研究;n = 126,375;I² = 99%)。相反,社区健康教育对现代避孕药具的使用(RR=1.10, 95%CI [0.86, 1.41];随机效应模型;3项研究;n = 22,237;I²= 80%);出生时有熟练的助产士(RR=1.09, 95%CI [0.94, 1.25];随机效应模型;10项研究;n = 117,870;I² = 97%);使用清洁分娩包(RR= 4.44, 95%CI [0.71, 27.76];随机效应模型;2项研究;n = 17,087;I² = 98%);和就医行为(RR=1.11, 95% CI [0.97, 1.27];随机效应模型;7 项研究;n = 46,154;I² = 93%)没有显著影响。

在7项研究中进行的成本效果分析表明,为挽救新生儿生命和避免新生儿死亡,这些干预措施包的成本效果在910美元至11,975美元之间。对于避免残疾调整生命年,费用从79美元到146美元不等,视具体干预策略而定;为避免每年丧失生命的代价,最有效的策略是同辈顾问,费用为33美元。

翻译备注: 

译者:颉浩田(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杨鸣(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1月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