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静脉导管管腔阻塞后恢复通畅的干预措施

中心静脉导管是一个小的空心管,可插入胸部、颈部或腹股沟的大静脉中。中心静脉导管使医护人员能够直接向血流中注入药物和其他液体,以治疗危重病人或长期患病的病人。在某些慢性疾病中,患者或其护理人员也可以通过中心静脉导管参与治疗干预的管理。

有时,导管管腔可能会因血液凝块或管内治疗干预引起的凝固或因管在静脉内的位置而阻塞。如果导管确实阻塞,可能意味着患者必须接受进一步的手术以移除和更换阻塞的导管。

没有研究发现手术干预(刷子、圈套或导丝交换)或化学干预(盐酸、碳酸氢钠、70%乙醇溶液)疏通导管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研究。

我们的检索纳入了七项研究(八篇论文),共有632名受试者,研究了不同的药物对照组,并且比较了用于治疗完全或部分被血凝块阻塞导管的药物疗法的不同强度。

本综述发现从低质量到极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溶栓药物(尿激酶和阿替普酶)可以有效地疏通被血栓阻塞的中心静脉导管腔。然而,纳入试验的受试者总人数很少,因此分析结果可能被夸大了。研究方式也存在一些问题,可能带来偏倚。

综上所述,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不同治疗干预措施用于疏通阻塞的中心静脉导管腔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特别的是,有必要专门对儿童进行研究。

作者结论: 

没有足够的证据对本综述纳入的药物干预的有效性或安全性得出有力的结论。两项尿激酶(不同强度)研究的meta分析的低质量证据和两项阿替普酶2 mg/2 mL研究的极低质量证据表明,这两种药物干预可能有效治疗停药或由血栓形成引起的CVC管腔完全阻塞。对于尿激酶、阿替普酶和其他化学、外科和药物干预治疗CVC管腔阻塞的疗效和安全性,还需要进一步的高质量、足够有力的研究。专门纳入儿童受试者的研究是特别必要的。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中心静脉导管(Central venous catheters,CVCs)有助于给慢性病或危重病患者静脉注射药物、液体、血液制品和肠外营养。尽管CVC在医疗管理中起着关键的作用,但与CVC使用相关的常见并发症是CVC管腔阻塞。CVC阻塞会中断并严重延误治疗干预措施的实施。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主要目的是评估不同干预措施用于恢复成人和儿童CVC管腔阻塞通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通过检索Cochrane临床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linical Trials,CENTRAL )(Cochrane图书馆2011年第9期)、OvidSP MEDLINE(1950年至2011年9月)、OvidSP EMBASE(1980年至2011年9月)和NHS Evidence CINAHL(1982年至2011年9月)确定了试验。我们还检索了临床试验注册库,手工检索了参考文献列表,联系了制药公司和符合纳入标准的出版物的作者以确定试验。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选择了研究干预(化学、外科或药物)用于恢复成人或儿童CVC管腔阻塞通畅疗效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三位作者独立评估了那些符合质量纳入标准的研究,并使用标准化表格提取了相关资料。

主要结果: 

没有发现化学或外科干预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研究。

7项研究(8篇论文)中共纳入了632名受试者。他们研究了治疗血栓性CVC管腔阻塞的溶栓或抗凝药物干预时的不同比较类型和不同强度。

两项研究的meta分析得出的低质量证据表明,尿激酶(不同强度)比安慰剂更有效地恢复患有基础疾病的成人和儿童CVC管腔阻塞的通畅性(相对危险度(relative risk,RR)=2.09,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1.47,2.95]),需要治疗的数量有4例(95%CI[2,8])。没有足够的证据对尿激酶的安全性做出结论。

这些研究提供的证据总体质量从低到极低,由于一个或多个领域被评估为“不明确的偏倚风险”或“高偏倚风险”。此外,参与这些研究的受试者总人数很少,因此可能导致虚假的结果。

翻译备注: 

译者:毕司萌(郑州工业应用技术学院),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21年3月3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