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炎药物用于治疗儿童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

背景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OSA)是指睡眠中上呼吸道部分或完全阻塞。约有1%到4%的儿童受到影响。儿童OSA最常见的潜在原因是是腺样体或扁桃体肿大。目前建议的治疗方式是手术切除腺样体和扁桃体。在较轻的OSA中,抗炎药物可作为替代的非外科手术治疗选择。

系统综述问题

本综述旨在评估抗炎药物治疗1至16岁儿童OSA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证据。综述的主要结局指标是每小时呼吸暂停次数,睡眠浅呼吸发作次数(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pnoea/hypopnoea index, AHI))和药物的严重意外影响。

研究特征

本综述纳入5项研究。每项研究包含25到62名患有轻至中度OSA的儿童,年龄为1到11岁,在专门的睡眠门诊接受治疗。纳入研究使用两种不同类型的抗炎药物。75名儿童被随机分配接受鼻内类固醇喷鼻剂或安慰剂。103名儿童被随机分配使用孟鲁司特片或是安慰剂。

研究资金来源

三项研究得到了药物制造商的赞助。

主要结果

使用类固醇喷鼻剂和安慰剂相比,在呼吸暂停次数、浅呼吸发作次数、低血氧发作次数、睡眠中断次数方面,差异不确定(2项研究,共75名儿童)。

和使用安慰剂相比,服用孟鲁司特的儿童呼吸暂停、浅呼吸发作、睡眠暂停次数较少(2项研究,共103名儿童)。但是,孟鲁司特组与安慰剂组在血氧缺乏发作次数上差异不确定。

所有研究都评估了意外影响,但影响很罕见且轻微(如:鼻衄)。没有报告严重的意外影响。

证据质量

类固醇喷鼻剂治疗OSA的主要结局指标为低质量证据,因为效应区间过宽,且两个纳入研究疗效不一致。我们分析时排除了一项研究,因为严重担心其结果的质量。

使用孟鲁司特片治疗OSA证据的主要结局为中等质量。一项研究的设计和实施令人担忧,两项纳入研究间疗效不一致。

证据截止至2019年10月。

结论: 

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鼻内类固醇对治疗儿童OSA的疗效。鼻内类固醇可能对轻度至中度OSA儿童的氧减指数和血氧饱和度有短期疗效。但由于效应值的不精确性及研究间异质性,对主要结局AHI以及呼吸觉醒指数的疗效,证据质量低。

孟鲁司特通过显著减少睡眠期间呼吸暂停、低通气和呼吸道觉醒次数,对无其他疾病、非肥胖、未手术治疗的OSA儿童具有短期疗效(主要结局为中等质量证据,次要结局分别为中等及高质量证据)。另外,孟鲁司特在受试儿童中有较好的耐受性。然而,观察到的治疗效果的临床相关性仍不清楚,因为基于儿童多导睡眠图结局的临床显著差异最小值尚未确定。

关于儿童时期使用抗炎药物治疗OSA的长期疗效和安全性数据仍然缺乏。此外,注意力集中能力、警惕性或学校表现等以患者为中心的结局尚未被研究。

目前尚无使用其他抗炎药治疗儿童OSA的RCT。

未来的RCT应研究疗效的可持续性,OSA手术治疗减免程度,以及用于治疗儿童OSA的抗炎药物的长期安全性,并纳入以患者为中心的结局。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OSA) 的特点是睡眠时部分或完全上呼吸道阻塞。大约 1% 到 4% 的儿童受 OSA 影响,其中腺样体肥大是最常见的潜在危险因素。由于腺样体肥大,目前推荐的OSA一线治疗是手术切除肥大的腺样体或扁桃体。考虑到围手术期风险和术后估计高达20%的复发率,近期人们对其替代疗法,侵入性更小的扁桃体切除术,兴趣增加。由于肥大的腺样体和扁桃体由增大的淋巴组织组成,抗炎药物被提出是儿童OSA非手术治疗的潜在选择。

目的: 

为了评价抗炎药物治疗儿童OSA的疗效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气道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Airways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和MEDLINE(1950到2019)。我们还检索了ClinicalTrials.gov和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试验平台,来获取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

纳入标准: 

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对1至16岁客观诊断OSA(每小时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pnoea/hypopnoea index, AHI)≥1)的儿童,抗炎药物与安慰剂的治疗效果进行比较。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进行研究筛选,资料提取和质量评估。我们使用随机效应模型,分别对“鼻腔内类固醇”与安慰剂对照、“孟鲁司特”与安慰剂对照进行结果合并。本综述的主要结局指标是AHI和严重不良事件。次要结局指标包括呼吸紊乱指数、氧减指数、呼吸觉醒指数、动脉血氧饱和度最低值、动脉血氧饱和度平均值、OSA外科手术治疗减免程度、临床症状评分、扁桃体大小和不良事件。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5个试验,共240名1-18岁轻至中度OSA的儿童(每小时AHI1-30)。所有试验均在三级护理中心的睡眠医学专科门诊进行。随访时间为六周至四个月。

3项RCT比较了鼻腔内类固醇与安慰剂(n = 137);2项RCT比较了口服孟鲁司特与安慰剂(n = 103)。meta分析中排除了一项试验,因为其患者没有被随机化分析。另一试验的选择性报告结局也令人担忧。

接受鼻腔内类固醇与安慰剂对照的儿童在AHI方面差异不确定(MD=-3.18, 95%CI[-8.70, 2.35],2项研究,75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与安慰剂相比,口服孟鲁司特的儿童AHI更低(MD=-3.41, 95%CI[-5.36, -1.45],2项研究,103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

接受鼻内类固醇的儿童,与安慰剂对照,次要结局差异不确定:氧减指数(MD =-2.12, 95% CI [-4.27, 0.04],2 项研究,75 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呼吸觉醒指数(MD=-0.71, 95% CI [-6.25, 4.83],2 项研究,75 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和血氧饱和度最低值(MD=0.59%,95% CI [-1.09, 2.27],2 项研究,75 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

与安慰剂组对比,口服孟鲁司特的儿童有更低的呼吸觉醒指数(MD=-2.89, 95% CI [-4.68, -1.10],2 项研究,103 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和血氧饱和度最低值(MD=4.07, 95% CI [2.27, 5.88],2 项研究,103 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然而,孟鲁司特组和安慰剂组间,氧减指数(MD=-2.50, 95% CI [-5.53, 0.54],2项研究,103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差异不确定。

所有试验均评估和报告了不良事件。不良事件较少且轻微(如:鼻衄),两组间分布均匀。

没有研究将OSA手术治疗减免程度作为结局指标。

翻译备注: 

译者:彭蓉晏(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张晓雯(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4月2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