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机性访谈是否有助于人们戒烟?

研究背景

动机性访谈是一种可以用来帮助人们戒烟的咨询服务。它旨在帮助人们探索他们不能坚定戒烟的原因,并找到使他们更愿意接受且能够戒烟的方法。辅导员不是告诉人们为什么以及如何改变他们的行为,而是试图帮助人们选择改变自己的行为,从而增强他们能成功的信心。本综述探讨了动机性访谈是否比不治疗或其他类型的戒烟治疗帮助更多的受试者戒烟。本综述还研究了更长时间的动机性访谈和更多的辅导会话,是否会比短时间的动机性访谈和更少的辅导会话帮助更多的受试者戒烟。

研究特征

本综述纳入了37项试验,涉及15000多名吸烟者。研究对象包括很多不同类型的受试者,包括有健康问题或吸毒问题的人、年轻人、无家可归的人、以及被捕或入狱的人。一些受试者觉得已经准备好戒烟,而其他受试者则没有。动机性访谈在1到12次辅导会话中进行,耗时从5分钟到8小时不等。研究持续至少六个月。证据更新至2018年8月。

主要结果

没有足够的信息确定动机性访谈是否比不接受戒烟治疗能帮助更多的受试者戒烟。相比其他类型的戒烟治疗方法,如果受试者接受了动机性访谈,他们戒烟的可能性会稍高一些,但是我们的研究还提示,与其他戒烟治疗相比,动机性访谈可能减少受试者戒烟的可能性。这意味着需要更多的研究来决定动机性访谈是否比其他类型的戒烟治疗能帮助更多的受试者戒烟。与较短时间的动机性访谈配和较少的治疗会话相比,采用较长时间的动机性访谈配合较多的治疗会话可能帮助更多的人戒烟,但是仍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实这一点。

我们还研究了戒烟动机性访谈是否能提高受试者的幸福感。大多数研究并没有提供关于这方面的任何信息,因此需要更多的研究来回答这个问题。

证据质量

有一些低质量的证据研究了动机性访谈是否比不进行治疗能帮助更多的受试者戒烟。这意味着很难知道动机性访谈是否有助于受试者戒烟,需要更多的研究去证实。对于我们提出的关于戒烟的所有其他问题,证据的质量也低,这意味着当新的研究出现时,我们的结论可能会改变。研究被评为低质量,因为研究设计存在问题,研究的结果差异很大,且没有足够的数据,所以很难确定动机性访谈或更高强度的动机性访谈能否帮助人们戒烟。

作者结论: 

没有足够的证据显示,动机性访谈作为其他类型的戒烟支持的补充,与空白对照相比是否有助于戒烟;没有足够的证据显示,动机性访谈作为其他类型的戒烟支持的补充,与其他类型的戒烟支持相比是否有助于戒烟。目前也还不清楚高强度动机性访谈是否比低强度动机性访谈更有效。考虑到试验中的偏倚、不精确性和不一致性,所有治疗效果的估计值都是低确证性的。因此,未来的试验可能会改变这些结论。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戒烟动机性访谈是否能够改善心理健康。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动机性访谈(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MI)是一种以病人为中心的指导式辅导方式,旨在帮助人们探索和解决行为改变的矛盾心理。它是作为一种酗酒的治疗方法而发展起来的,但也可以帮助人们成功地尝试戒烟。

研究目的: 

除另一种戒烟治疗方法外,还与其他类型的戒烟疗法进行比较,以评估MI 与不治疗相比的戒烟疗效。我们还调查了高强度的动机性访谈是否比强度较低的动机访谈对戒烟更有效。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 烟草成瘾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Tobacco Addiction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在标题或摘要中使用了motivat* NEAR2 (interview* 或enhanc* 或session* 或counsel* 或practi* 或behav* )作为关键词,或使用了motivation* 作为关键词。我们还检索了试验注册库,以确认未发表的研究。最新检索时间:2018年8月。

纳入排除标准: 

随机对照试验,其中动机性访谈或类似方法提供给吸烟者,以帮助戒烟。我们排除了未将戒烟作为结局指标进行评价的试验,随访时间不足6个月的试验,以及其他的非动机性访谈干预类型在两组间不匹配的试验。我们排除了孕妇的试验,因为这些试验在其他地方已有涉及。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遵循标准的Cochrane 方法。至少六个月后,使用最严格的定义对戒烟进行了意向治疗分析。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计算了每项研究的戒烟风险比(RR)和95%置信区间(CI)。我们根据对照的类型对符合条件的研究进行分组。在适当的情况下,我们使用Mantel-Haenszel 随机效应模型进行了meta分析。我们提取了有关心理健康结局和生活质量的资料,并以描述性的方式总结了这些资料。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37项合格的研究,纳入了15000多名吸烟受试者。大多数研究都招募了一些具有特殊特征的受试者,他们通常来自那些比普通人群更不愿寻求戒烟支持的人群。虽然有一些研究招募了打算尽快戒烟或没有戒烟意图的受试者,但大多数研究招募受试者并未考虑他们的戒烟意愿。动机性访谈分1到12个辅导会话进行,整个研究中动机性访谈的总时长从5分钟到315分钟不等。我们评价的37项研究中有4项为低偏倚风险,11项为高偏倚风险,但将分析局限于低偏倚风险或不明确偏倚风险的研究并未显著改变结果,除了在一个案例中我们的分析比较了高强度和低强度的动机性访谈。

受偏倚风险和不精确性的限制,我们比较动机性访谈和无戒烟治疗的效果(RR=0.84, 95%CI [0.63, 1.12]; I2=0%; 调整后的 N=684),我们认为证据的质量较低。本研究在统计分析时排除了一项研究,因为所招募的受试者(被监禁的男性)与分析中纳入的其他受试者不具有可比性,因此在合并所有研究时存在显著的统计学异质性(I2=87%)。通过增加动机性访谈来加强现有的戒烟支持,与单独的现有戒烟支持疗法相比,其风险比为1.07 (95%CI [0.85, 1.36]; 调整后的 N=4167; I2=47%),且动机性访谈与其他形式的戒烟支持相比的风险比为1.24 (95%CI [0.91, 1.69]; I2=54%; N=5192)。由于异质性和不精确性,我们评价这两估计值都是低确证性的。低确证性证据提示,与低强度动机性访谈相比,高强度动机性访谈具有一定的益处(RR=1.23, 95%CI [1.11, 1.37]; 调整后的 N=5620; I2= 0%)。由于该组对照中的五项研究中有三项存在偏倚风险,因此证据质量有限。排除这些研究后,风险比为1.00(95%CI [0.65, 1.54]; I2=n/a; N=482),从而改变了结果的解释。

只有一项研究报告了精神健康和生活质量的结局,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动机性访谈是否能改善精神健康。

翻译备注: 

译者:侯文斌,审校:张英英,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4月1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