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抑郁症患者重返工作岗位的最佳方法是什么?

什么是抑郁症?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理健康问题,它可以引起持续的悲伤感,并使人们对曾经令他们愉悦的人、活动和事物失去兴趣。患有抑郁症的人大多数时候可能会感到伤心、易怒或疲倦,并且可能会在睡眠、注意力和记忆力方面出现问题。

抑郁可能会影响人们的工作能力。患有抑郁症的人可能会缺勤(病假),或者感觉自己应对工作的能力较弱。

重返工作岗位

减轻抑郁症症状可以帮助抑郁症患者重返工作岗位。治疗方法包括药物治疗和心理(谈话)疗法,或两者结合使用。工作场所的变化也会有所帮助,例如:

改变一个人的任务或工作时间;

支持他们逐步恢复工作;或者

帮助他们更好地应对某些工作情况。

我们为什么进行这项Cochrane综述

工作可以改善一个人的身心健康。它有助于建立信心和自尊,使人们能够社交,并给人们提供金钱。我们想知道工作场所的改变和临床方案施行是否能帮助抑郁症患者重返工作岗位。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一些研究,这些研究探讨了工作场所的变化和临床方案是否会影响抑郁症患者的病假数量。临床方案包括:药物(抗抑郁药)、心理治疗、医生改良的医疗保健、以及其他方案如运动和饮食。

检索日期:我们纳入了截至2020年4月4日发表的证据。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共检索到45项研究,涉及12109名抑郁症患者。这些研究在欧洲(34项研究)、美国(8项)、澳大利亚(2项)和加拿大(1项)进行。

将“常规护理”的效果与工作场所变化和临床方案的效果进行比较,以找出:

抑郁症患者请了多少天病假

有多少抑郁症患者缺勤;

人们的抑郁症状;和

抑郁症患者应对工作的能力如何。

综述的结果是什么?

在第一年的随访中,与常规护理相比,我们有关工作场所的变化或治疗的主要发现如下。

工作场所变化与临床方案相结合:

可能减少病假天数(一年内每人平均减少25天;9项研究;1292名受试者);

没有减少缺勤的人数(2项研究;1025名受试者);

可能减轻抑郁症状(8项研究;1091名受试者);以及

可能提高应对工作的能力(5项研究;926名受试者)。

仅工作场所变化:

可能增加病假天数(2项研究,130名受试者);

可能不会导致更多人缺勤(1项研究;226名受试者);

可能对抑郁症状没有影响(4项研究;390名受试者);以及

未必提高应对工作的能力(1项研究;48名受试者)。

仅改善医疗保健:

可能会减少20天的病假天数(2项严格实施的涉及692名受试者的研究,但在全部的7项研究1912名受试者中并不是都如此);

可能减少抑郁症状(7项研究;1808名受试者);以及

可能降低应对工作的能力(1项研究;604名受试者)。

仅心理疗法:

可能减少15天缺勤(9项研究;1649名受试者);以及

可能减少抑郁症状(8项研究,1255名受试者)。

我们不确定仅使用心理疗法是否影响人们应对工作的能力(1项研究;58名受试者)。

这些研究结果的可靠性?

我们对这些结果的信心大体上是中度到低度。一些发现是基于少量的研究和少量的受试者。我们还发现一些研究的设计,实施和报告方式存在局限性。

关键信息

将工作场所的变化与临床方案相结合,可能有助于抑郁症患者更快地重返工作岗位,并减少病假天数。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评估工作场所变化和临床方案的最佳组合。

改善医疗保健也可能帮助抑郁症患者减少病假天数。

作者结论: 

以工作为导向的干预措施和临床干预措施的结合可能会减少病假天数,但是在一年结束后或更长时间之后的随访中,这不会导致干预组中有更多人出勤。干预措施还可以减轻抑郁症状,并且可能比常规护理增加了更多工作能力。具体的工作导向的干预措施可能不会比普通的工作导向的治疗更有效。与常规护理相比,心理干预可以减少病假天数。与常规护理相比,改善临床护理的干预措施可能会减少病假,并降低抑郁程度。没有证据表明一种抗抑郁药与另一种抗抑郁药相比对疾病的影响有差异。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评估工作指导和临床干预的最佳组合。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工作障碍比如生病缺席的情况在抑郁症患者中十分常见。

研究目的: 

评估干预措施的有效性,旨在减少患有抑郁症的雇员的工作障碍。

检索策略: 

截止到2020年4月4日,我们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CINAHL和PsycINFO。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针对抑郁症患者的工作指导和临床干预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和整群RCTs,其中包括了因病缺勤或不工作的结果。我们还分析了对抑郁和工作能力的影响。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数据,并使用GRADE评估了证据的质量。我们使用标准化均值差异(SMD)或具有95%置信区间(CI)的风险比(RR)来汇总我们认为足够相似的研究中的研究结果。

主要结果: 

在此更新中,我们新增了23项新的研究。总的来说,我们纳入了88个研究小组的45项研究,涉及重症抑郁症或高水平抑郁症症状的12109名受试者。

偏倚风险

偏倚风险最常见的类型是测量偏倚(27项研究)和失访偏倚(22项研究),两者都是因生病缺席而导致的。

工作导向的干预措施

工作导向的干预措施 与临床干预措施结合

工作导向的干预措施和临床干预措施的结合可能会减少随访第一年内的病假天数(SMD=-0.25,95%CI [-0.38, -0.12]; 9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这意味着过去两周的病假天数减少了0.5天(95%CI [-0.7, -0.2]),一年则减少了25天(95%CI [-37.5, -11.8])。干预措施不会导致更少的人在一年的随访后不工作(RR=1.08,95%CI [0.64, 1.83]; 2项研究,高质量证据)。在随访的第一年内,干预措施可以减轻抑郁症状(SMD=-0.25,95%CI [-0.49, -0.01]; 8项研究,低质量证据),并且可能对工作功能影响较小(SMD=-0.19,95%CI [-0.42, 0.06]; 5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

单独工作导向的干预措施

与平时的工作指导治疗相比,单独具体的工作指导干预可能会增加病假天数(SMD=0.39,95%CI [0.04, 0.74]; 2项研究,低质量证据),但可能不会导致更多的人在随访的第一年(RR=0.93,95%CI [0.77, 1.11]; 1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或以后(RR=1.00,95%CI [0.82, 1.22]; 2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缺勤。在随访的第一年内,可能不会对抑郁症状产生影响(SMD=-0.10、95%CI [-0.30, 0.10]; 4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并且在此之后对抑郁症状可能没有影响(SMD=0.18,95%CI [-0.13, 0.49]; 1项研究,低质量证据)。在随访的第一年内,该干预措施也可能不会导致更好的工作能力(SMD=-0.32,95%CI [-0.90, 0.26];1项研究,低质量证据)。

心理干预

与通常的护理相比,无论有没有专业指导,面对面的心理干预或电子心理健康干预,都可以减少病假天数(SMD=-0.15,95%CI [-0.28, -0.03]; 9个研究,低质量证据)。它还可以减轻抑郁症状(SMD=-0.30,95%CI [-0.45, -0.15],8项研究,低质量证据)。我们不确定这些心理干预措施是否会改善工作能力(SMD=-0.15, 95%CI [-0.46, 0.57]; 1项研究;极低质量证据)。

心理干预 联合抗抑郁药

两项研究比较了心理干预联合抗抑郁药与单纯抗抑郁药的效果。一项研究将心理动力学疗法与三环抗抑郁药(TCA)结合使用,另一项研究将电话管理的认知行为疗法(CBT)与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结合使用。我们不确定这种干预方式是否会减少病假天数(SMD=-0.38,95%CI [-0.99, 0.24]; 2项研究,极低质量的证据),但发现对抑郁症状可能没有影响(SMD=-0.19,95%CI [-0.50, 0.12]; 2项研究,低质量证据)。

仅抗抑郁药

三项研究比较了SSRI与选择性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药物在减少病假方面的有效性,并得出了高度不一致的结果。

改善护理

总体而言,与常规护理相比,改善护理的干预措施并没有导致更少的病假天数(SMD=-0.05,95%CI [-0.16, 0.06];7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但是,在偏倚风险较低的研究中,该干预措施可能会导致随访第一年的病假天数减少(SMD=-0.20,95%CI [-0.35, -0.05];2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 。改善护理可能会导致更少的抑郁症状(SMD=-0.21,95%CI [-0.35, -0.07];7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但可能会导致工作功能下降(SMD=0.5,95%CI [0.34, 0.66];1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

锻炼

与放松相比,有监督的力量运动可以减少生病缺席(SMD=-1.11;95%CI [-1.68, -0.54];1项研究,低质量证据)。但是,有氧运动可能并不比放松或拉伸更有效(SMD=-0.06;95%CI [-0.36, 0.24];2项研究,中度质量证据)。两项研究均发现抑郁症状在两种比较中没有差异。

翻译备注: 

译者:吴诗卿(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余泽宇,张巍瀚(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6月1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