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干预策略减轻儿童和青少年打针相关的疼痛和痛苦

摘要

心理干预策略有助于减少儿童的疼痛,痛苦和对针头的恐惧。分散注意力、催眠,甚至特定的呼气吸气(如吹气球),以及多种心理干预策略相结合有助于减轻儿童的症状。

研究背景

心理干预策略会影响孩子在打针前、中、后的想法和行为。该策略可由儿童自己使用,也可由父母或医务人员(如护士,心理学家或儿童生活专家)的支持下使用。该策略适用于在医院、诊所或学校接受各类针具操作的2至19岁健康或生病的儿童。

主要结局

在本次更新中,我们于2017年9月检索了临床试验,旨在检索减轻儿童和青少年打针疼痛和痛苦的心理干预策略。我们检索到59项试验,包括5550名儿童和青少年。其中20项试验是本次更新的新内容。我们发现了六种心理干预策略,其中四种有助于减轻儿童打针疼痛和痛苦。这些包括分散注意力,催眠、特定的呼气吸气,以及多种策略相结合(“联合认知行为疗法“)。在打针时分散儿童和青少年注意力的方法包括阅读、看电影、听音乐、玩视频游戏或虚拟现实游戏。催眠涉及深度放松和想象,通常由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教给儿童。可以结合的策略包括分散注意力、呼吸、放松、积极的想法、让孩子学习或练习打针的步骤,并辅导父母有关支持孩子的方法。其他的心理策略也经过了测试,但它们似乎对儿童没有帮助。例如,如果孩子们只是被告知在打针前或打针期间将会发生什么(“提供信息或准备,或两者兼备”),或者有人只是向孩子暗示正在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他们的疼痛或痛苦并不会减少。另一个策略是帮助孩子更积极地记住他们以前的打针经历。目前还没有足够的信息显示这项策略是否有用。

证据质量

我们用四种等级来评价证据的质量:极低,低,中等,高。本综述的证据质量为非常低至低,结局可能会有偏倚,因为只纳入了少数儿童或者儿童知道了他们接受什么心理干预。这意味着我们对结果不确定。

作者结论: 

我们确认了支持注意力分散疗法,催眠,联合认知行为疗法和呼吸干预能有效减少儿童打针相关疼痛或痛苦或两者皆有的证据。由于纳入了新的证据,对证明联合认知行为疗法和呼吸干预有效性的证据进行了更新。试验质量和总体证据质量仍然是低甚至极低,这强调了改进方法学严谨性和试验报告的必要性。尽管证据质量低,减轻疼痛或痛苦或两者的潜在益处都支持证据支持在临床实践中使用这些干预措施。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本综述是对首次发表在2006年第4期的Cochrane 系统综述的第二次更新。打针操作性痛在儿童时期较为常见,可以通过心理干预(认知或行为干预策略,或两者联合)来减轻。我们首次综述更新(2013年第10期)结果显示分散注意力和催眠对儿童和青少年打针操作性痛是有效的。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心理干预对儿童和青少年打针操作性痛的疗效。

检索策略: 

我们在六个电子数据库中检索相关试验:我们检索了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 PsycINFO; Embase;Web of Science(ISI Web of Knowledge);权威护理学研究数据库(Cumulative Index to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Literature, CINAHL)。我们向儿科疼痛学会和儿童健康电子邮件列表发送了申请其他研究的请求。我们还在注册库管理机构中检索了相关的已完成试验:ClinicalTrials.gov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apps.who.int/trialsearch)。检索日期截止到2017年9月,以检索自2013年更新以来发表的文章。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已经过同行评审发表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CT),每个研究组至少有5名受试者,将心理干预与对照组进行比较。试验纳入2至19岁接受任何与打针相关医疗操作的儿童。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提取资料并使用Cochrane “偏倚风险“工具进行偏倚风险评价。我们查看了儿童对于疼痛和痛苦的自我报告、观察员全面报告和行为测量(主要结局)。我们还检查了任何报告的生理结局和不良事件(次要结局)。我们使用meta 分析来分别评价每种结局下,与对照组(即无治疗,其他积极治疗,常规治疗或候补名单)相比,纳入的心理干预措施的疗效。我们使用Review Manager 5软件计算标准差(standardized mean differences, SMDs)及其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 CIs),并使用GRADE 评价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59项试验(本次更新新增20项),涉及5550名受试者。打针操作主要包括静脉穿刺,静脉注射和疫苗注射。研究纳入2至19岁的儿童,几乎没有针对青少年的试验。最常见的心理干预是注意力分散疗法(n=32),联合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CBT;n=18)和催眠(n=8)。还包括提供信息或准备(n=4),呼吸(n=4),提供建议(n=3)和记忆改变(n=1)。对照组通常是“标准治疗”,在各项研究中各不相同。在所有研究中,“偏倚风险“评分表明有几个条目都被评为高风险或不确定,最值得注意的是分配隐匿,受试者和结局评价者的盲法以及选择性报告。由于研究的严重的局限性、不一致性和不精确性,我们对证据质量进行降级。

极低质量和低质量的证据支持转移注意力能有效治疗自我报告中的疼痛(n=30, 2802名受试者; SMD=-0.56,95%CI [-0.78, -0.33])和痛苦(n = 4,426名受试者;SMD=-0.82,95%CI [-1.45, -0.18])、观察者报告的疼痛(n=11, 1512名受试者;SMD=-0.62,95%CI [-1.00, -0.23])和痛苦(n=5,1067名受试者;SMD=-0.72,95%CI [-1.41, -0.03])和行为痛苦(n=7,500名受试者;SMD=-0.44,95%CI [-0.84, -0.04])。注意力分散疗法对行为疼痛无效(n=4309名受试者;SMD=-0.33,95%CI [-0.69, 0.03])。非常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催眠可有效减少自我报告的疼痛(n=5,176名受试者;SMD=-1.40,95%CI [-2.32, -0.48])和痛苦(n=5,176名受试者;SMD=-2.53,95%CI [-3.93, -1.12])和行为痛苦(n=6,193名受试者;SMD=-1.15,95%CI [-1.76, -0.53]),但不是行为痛苦(n=2, 69名受试者;SMD=-0.38,95%CI [-1.57, 0.81])。没有研究评价催眠治疗在观察者报告的疼痛的状况,只有一项研究评价了观察者报告的痛苦。极低至低质量的证据支持联合认知行为疗法能有效治疗观察员报告的疼痛(n=4,385名受试者;SMD=-0.52,95%CI [-0.73, -0.30])和行为痛苦(n=11,1105名受试者;SMD=−0.40,95%CI [−0.67, −0.14])的疗效,但不支持自我报告的疼痛(n=14,1359名受试者;SMD=-0.27,95%CI [-0.58, 0.03]),自我报告的痛苦(n=6,234名受试者;SMD=-0.26,95%CI [-0.56, 0.04]),观察员报告的痛苦(n=6,765名受试者;SMD=0.08,95%CI [-0.34, 0.50])或行为疼痛(n=2,95名受试者;SMD=-0.65, 95%CI [-2.36, 1.06])。极低质量的证据显示呼吸干预对自我报告的疼痛有效(n=4298名受试者;SMD=-1.04,95%CI [-1.86, -0.22]),但对其他结局报告的研究极少,无法进行meta 分析。极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提供信息或准备(n=4313名受试者)或提供建议(n=3,218名受试者)对于任何疼痛或痛苦的结局均无影响。鉴于只有一项试验,我们不能得出关于记忆改变干预的结论。仅有一项呼吸干预研究中报告有呼吸困难的不良事件。

翻译备注: 

原译者:朱思佳,译者:申晨(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审校:张英英(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2月26日。

Tool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