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励机制能够帮助吸烟者长期戒烟吗?

研究背景

吸烟是全球范围内疾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大多数吸烟者都想戒烟,但戒烟可能非常具有挑战性。戒烟能够极大改善健康状况。可以使用金钱或优惠券等奖品来鼓励吸烟者戒烟,以及作为持续戒烟的奖励。这些戒烟方案可以在工作场所、诊所实施,有时也可以作为社区活动来实施。

研究类型

最新的一次研究检索是在2018年7月进行的。

一般试验: 我们检索到了33项试验,涉及超过21,600人。这些试验检测了帮助戒烟的不同的奖励计划。两项研究包括来自精神卫生诊所的吸烟者,两项来自初级保健诊所,两项来自头颈部癌症治疗诊所,两项来自学院或大学,一项来自泰国村庄。24项研究均在美国进行。所有试验均对受试者进行了至少六个月的跟踪随访。研究检验了已戒烟者的呼吸或体液。奖励形式有现金、优惠券或返还受试者所存入的钱。

妊娠试验: 我们特别检索了关于孕妇的研究。我们发现了10项试验,其中9项在美国实施、1项在英国实施,涉及2571名吸烟孕妇。奖励措施为优惠券,且有时会根据妇女坚持戒烟的时间而增加奖励。

主要结果
一般试验:与对照组相比,经过6个月或更长时间后,得到奖励的人更容易成功戒烟。成功率可仍然持续到奖励措施结束后。各项研究在支付的奖励总额上有所不同。支付较小金额(低于100美元)的试验与支付数额较大(超过700美元)的试验之间没有明显区别。

妊娠试验: 来自9项试验的合并数据显示,无论在怀孕结束时和婴儿出生后,奖励组的妇女比对照组的妇女更有可能戒烟。

纳入研究的质量
一些研究没有提供足够的数据,我们无法充分评估其质量。从分析中剔除低质量试验后,结果并未改变。我们的主要发现具有高度确定性。我们对孕妇的研究结果的确定性为中等,因为一些研究的质量较低。

结论: 

总体来看,在混合人口的长期随访研究中,高度确定性的证据表明,激励措施可以提高戒烟率。即便最后一次随访是在奖励结束后进行的,奖励措施的效力似乎也得以维持。受偏倚风险的限制,中等确定性的证据表明在怀孕吸烟者中开展的奖励机制提高了怀孕期和产后的戒烟率。当前和未来的研究可更精确地探讨在各种吸烟人群中提供低或高现金激励和自我激励(存款)的试验之间的差异。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金钱奖励、现金或优惠券被广泛用于促进、加强和保持包括戒烟在内的行为改变。这种激励机制被应用在工作场所、诊所、医院和社区活动中。

目的: 

本研究旨在确定戒烟奖励措施和应急管理方案的长期效果。

检索策略: 

在此更新中,我们检索了Cochrane烟草成瘾小组专业注册库(the Cochrane Tobacco Addiction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linicaltrials.gov和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最新的检索时间截止到2018年7月。

纳入标准: 

我们仅纳入随机对照试验,仅考虑在个人、工作场所、工作场所内的团体或社区作为戒烟奖励计划或对照条件的研究对象。我们纳入了混合人群(如基于社区、工作、诊所或机构)以及怀孕吸烟者的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了标准的Cochrane方法学流程。混合人群研究的主要结局指标是最长随访期时的戒烟情况(从干预开始至少随访六个月)。对于怀孕吸烟者,我们采用在最长随访时测量,至少在妊娠结束时测量。在可用的情况下,我们使用Mantel-Haenzel随机效应模型将结局数据合并,结果为以风险比 (risk ratio,RR) 和95%置信区间 (confidence interval,CI)形式报告,对于整群随机试验则使用经过调整的估计值报告。我们分析了在混合人群中进行的研究,并单独分析了在怀孕人群中进行的研究。

主要结果: 

33项混合人口研究符合我们的纳入标准,涉及21600多名受试者;其中16项是本次更新新纳入的研究。研究在不同地点进行,包括社区、诊所或保健中心、工作场所和门诊药物诊所。我们判断8项研究具有低偏倚风险,10项研究具有高偏倚风险,其余研究具有不明确的风险。其中有24项试验在美国进行、2项在泰国进行、1项在菲律宾进行。其余试验在欧洲进行。提供的奖励包括现金或商品和日用品优惠券,直接提供或在线收集和兑换。与对照组相比,在最长随访(六个月或更长时间)中,提供激励措施但放弃戒烟的合并RR=1.49(95% CI [1.28-1.73], 31项RCT,调整后的 N = 20097;I 2 = 33%)。结果对于排除的6项研究并不敏感,这6项研究在长期随访中提供的奖励机制有所中断(排除这些研究后的结果:RR =1.40, 95% CI[1.16-1.69]; 25项 RCT;调整后的 N = 17058;I2 = 36%),表明激励的影响至少在激励终止后能够持续一段时间。

尽管并非总是明确报告,但各种试验的激励总金额差别很大,从0(受试者自存款)到45美元至1185美元不等。在提供低价值或高价值奖励的试验之间和鼓励可赎回存款的试验之间均没有明确的效应指向。

我们纳入了10项、涉及2571名孕妇的研究。我们判断2项研究为低偏倚风险,1项研究为高偏倚风险,7项研究具有不明确的偏倚风险。合并数据后, 9项试验的可用数据(8项美国的试验、1项英国的试验)表明,最长随访(生产后最长达到24周)时的RR为2.38(95% CI [1.54-3.69;N = 2273;I2 = 41%),支持使用激励措施。

翻译备注: 

原译者:来保勇(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原审校:梁宁。更新译者::王昊(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更新审校:卜繁龙(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10月3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