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对于痛经的影响

系统综述问题

Cochrane作者综述了关于患有原发性痛经症(月经期疼痛)的女性运动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证据。

研究背景

我们想知道与不运动,或一种控制注意力但不是运动的治疗,或目前推荐的治疗原发性痛经的药物治疗,如口服避孕药或非甾体抗炎药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s)相比,运动是否更好。

研究特征

我们发现12项研究,涉及854名女性,评估运动对有月经期疼痛的女性的影响。文献检索截至2019年8月。其中有两项试验没有报告适合的数据纳入meta分析,因此我们在meta分析中纳入了10项试验,共754名女性。11项试验比较运动和无治疗干预,1项试验比较运动和使用NSAIDs。

主要结果

与无任何干预相比,无论是低强度(例如瑜伽)还是高强度(例如有氧运动)的运动都可以大大减轻月经期疼痛的强度。这种疼痛的减轻对月经期疼痛的女性很重要,因为它减轻的疼痛感是我们能感受到差别所需最小值的两倍多。大多数研究要求女性每周至少锻炼三次,每次锻炼约45至60分钟。目前还不清楚若锻炼频率较低,或持续时间较短是否会产生相同的结果。整个月规律进行锻炼,一些研究要求妇女在月经期不要进行锻炼。

运动安全的证据没有被充分的报告,因此我们不能得出任何有关结论。其他结果,如对整体月经症状或整体生活质量的影响,尚未被很好地报告,证据质量极低,因此我们不确定运动对这些结果是否有影响。没有研究报告工作或学校的缺勤率或日常生活活动受限情况。

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运动是否比NSAIDs更好。NSAIDs (如布洛芬)是通常用来治疗月经期疼痛,减轻疼痛强度的一类药,在需要额外的止痛药、无法上班或上学时使用。没有研究报告生活质量或日常生活活动受限情况

证据质量

证据质量低或者极低。主要的局限性由于样本量小(研究中女性太少)导致的不精确性、不一致性(研究给出的结果非常不同)以及与双盲有关的偏倚风险(研究人员或受试者知道他们正在进行何种治疗)。

结论: 

目前的低质量证据表明,无论运动强度如何,每次运动约45至60分钟,每周3次或更多,可以在100mm VAS上显著降低25mm左右的月经疼痛强度。所有的研究都在一个月内规律进行锻炼,有些研究要求女性在月经期间不要锻炼。考虑到运动的整体健康益处,以及一般人群中报道的副作用风险相对较低,女性可以考虑单独或结合其他方式(如使用NSAIDs)管理月经期疼痛。目前还不清楚在规律运动停止后,运动的益处是否会持续,或者在25岁以上的女性中是否也有类似的益处。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使用有效的结局测量指标、适当的盲法和合适的对照组来反映当前的最佳实践或解释运动期间给予的额外关注。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运动对健康有很多好处,并且被推荐作为原发性痛经(月经期疼痛)的治疗方法,但尚不清楚其对原发性痛经的有效性的证据。这项系统综述评价了支持使用运动疗法来治疗原发性痛经的现有证据。

目的: 

评估运动对女性原发性痛经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妇科和生殖专业注册库(Cochrane Gynaecology and Fertility specialised register)、CENTRAL、MEDLINE、Embase、PsycINFO、AMED及CINAHL(截至2019年7月)。我们检索了两个临床试验数据库(截至2019年3月),并手工检索参考文献列表和以前的系统综述。

纳入标准: 

如果研究将患有中度至重度原发性痛经的女性随机分配,将接受运动组与不接受干预组,注意控制组、非甾体抗炎药(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组或口服避孕药组进行比较,则纳入该研究。整群随机试验和交叉试验不予纳入。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文献,评估纳入文献的偏倚风险并且提取资料。我们联系了研究作者以获取缺失的信息。我们使用GRADE评估了证据的质量。我们的主要结局是月经期疼痛强度和不良事件。次要结局包括整体月经症状、使用抢救性镇痛药、日常生活活动受限、工作或上学缺勤以及生活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共纳入了12项试验,涉及854名女性,meta分析纳入了10项试验,涉及754名女性。10项试验中的9项比较运动和无治疗干预,1项试验比较运动和使用NSAIDs。没有研究比较运动与注意力控制或口服避孕药。研究使用低强度运动(伸展、加强核心或瑜伽)或高强度运动(Zumba或有氧训练);没有一项研究使用了阻力训练。

运动与无干预对比

与无干预相比,运动可能对降低月经期疼痛强度有很大的影响 (SMD=-1.86, 95% CI [-2.06, -1.66];9项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RCT), n = 632; I2= 91%;低质量证据)。该SMD相当于在100mm视觉模拟刻度(visual analogue scale, VAS)上减少25mm,可能具有临床意义。我们不确定运动和无干预之间的不良事件发生率是否有任何差异。

我们不确定运动与无干预相比是否能减少总体的月经症状(通过Moos月经痛苦问卷 (Moos Menstrual Distress Questionnaire, MMDQ) 测量),如背痛或疲劳 (MD=-33.16, 95% CI [-40.45, -25.87];1项随机对照试验,n = 120;极低质量证据);或改善精神生活质量(MD=4.40, 95% CI [1.59, 7.21];1项随机对照试验,n = 55;极低质量证据)或身体生活质量(由12项简版健康调查 (12-Item Short Form Health Survey, SF-12) 测量)(MD=3.40,95% CI [-1.68,8.48];1项随机对照试验,n = 55;极低质量的证据)。没有研究报告在日常生活活动受限或上班或上学缺勤方面的任何变化。

运动与NSAIDs对比

我们不确定运动与使用甲灭酸相比,是否降低月经疼痛强度(MD= -7.40,95%CI [-8.36, -6.44];1项随机对照试验,n = 122;极低质量证据),是否导致使用抢救性镇痛药物(RR=1.77,95%CI [1.21, 2.60];1项随机对照试验,n = 122;极低质量证据)或上班/上学缺勤(RR=1.00,95% CI [0.49, 2.03];1项随机对照试验,n = 122;极低质量证据)。没有一项纳入的研究报告了不良事件、整体月经症状、日常生活活动受限或生活质量。

翻译备注: 

译者:赵洁(香港中文大学考科蓝香港研究中心Cochrane Hong Kong,博士研究生),审校:刘旭(香港中文大学考科蓝香港研究中心Cochrane Hong Kong)。2020年2月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