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干预中风后情绪障碍的疗效观察

综述问题

与安慰剂相比,药物治疗能否减少中风后不良情绪的发生率?

研究背景

中风后常出现情绪障碍。情绪障碍代表此人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及行为。中风后患者可能突然出现哭泣或无缘无故的大笑。这对患者本人及照料者来说都十分痛苦。众所周知,抗抑郁药治疗抑郁情绪十分有效,对中风后情绪障碍也可能存在疗效,但此方面的随机对照试验较少。

检索日期

我们在2018年5月14日检索并筛选文献。

研究特征

在本综述中我们纳入了7项随机对照试验共239名受试者,均报告了抗抑郁药治疗情绪障碍的疗效。试验范围包括10名受试者的小型研究及92名受试者的大型研究。受试者的平均年龄/中位数从57.8岁至73岁不等。研究地区包括欧洲(英国:1,丹麦:1,苏格兰:1,以及瑞典:1);亚洲(韩国:1;和日本:1);和美国:1。

主要结局

我们共纳入了7项研究试验,239名受试者(自上一篇综述发表后,暂无新的研究)。其中有两项为交叉设计试验,第一阶段(预实验)的数据结果无法以合适的形式纳入平行随机对照试验。进入统计分析的仅5项试验共213名受试者。我们主要通过以下指标观察治疗效果:异常情绪发生率减少50%、不稳定性改善(减少)、临床医师面谈印象变化量表(CIBIC) 评分、流泪减少的次数和病理性苦笑量表 (PLCS)评分。然而,很大的置信区间表明治疗效果可能微乎其微,甚至起到轻微的负面作用(其中一项试验)。六项研究试验报告死亡是一种不良事件,但并未发现组间存在差异。

证据质量

由于研究试验均为小型研究并且存在偏倚风险,故我们将证据级别按照从低等到中等进行分级。

结论

抗抑郁药也许能够减少大哭或大笑的发生率。未来仍需要对更多临床试验的不良事件进行系统评估和报告,以确保获益大于风险。

作者结论: 

极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抗抑郁药可能会减少大哭或大笑的发作频率及程度。我们的结论必须通过研究中几个方法学上不足的之处才能确定,尽管研究结果效应很大,但仍要谨慎解释。临床疗效并不是单独针对一种药或一类药。关于中风后情绪障碍的治疗效果到底如何,仍需要更多可靠数据的支持才能得出恰当的结论。未来研究者在调查抗抑郁药治疗中风后患者情绪障碍的疗效时应进一步考虑研发或使用标准化的方法对情绪障碍进行诊断,明确严重程度并评估病情随时间的变化情况;提供长期的治疗和随访,以更好的评价复发率或维持情况,包括仔细的评价以及不良事件的完整报告。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抗抑郁药治疗与中风相关的情绪低落可能是有效的。此Cochrane综述的更新首次发表于2004年,并在2010年进行最后一次更新。

研究目的: 

为了明确药物治疗能否减少中风后患者不良情绪的发生率。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中风数据库中的研究记录(最后一次检索是2018年5月)。除此之外,还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截止到2018年5月),MEDLINE(1966年至2018年5月14日),Embase(1980年至2018年5月14日),CINAHL(1982年至2018年5月14日),PsycINFO(1967年至2018年5月14日),美国生物科学数据库(2002年至2018年5月14日),Web of Science(2002年至2018年5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截止到2018年5月14日),美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截止到2018年5月14日)和ProQuest论文和论文数据库(截止到2018年5月14日)。

纳入排除标准: 

随机对照试验(RCTs)和半随机对照试验对比了精神类药物和安慰剂用于治疗中风和情绪障碍患者的疗效(即我们熟知的对情绪不稳定、病理性哭泣或大笑,情绪失控、非自发性情绪表达障碍及假性球麻痹的影响)。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个综述作者独立筛查研究试验,评估偏倚风险,从纳入的研究中提取资料,并使用分级评估、制定与评价系统(GRADE评分)评价证据质量。我们计算了连续型数据的平均差(MD)或标准平均差(SMD),并用95%的置信区间(CIs)计算了二分类数据的相对危险比(RR)。使用I2评价数据的异质性。情绪障碍的主要测量指标是受试者在接受治疗后异常情绪行为的发生率至少减少50%的比例,神经学研究中心量表评分(CNS‐LS)、临床医师面谈印象变化量表(CIBIC) 的评分提高或流泪减少的次数。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七项研究共239名受试者。其中有两项为交叉设计试验,第一阶段(预实验)的数据结果无法以合适的形式纳入平行随机对照试验。因此本综述的结果主要包含5项研究共213位受试者。疗效指标主要包括以下与情绪障碍相关的终点事件:一项低证据级别的小型随机对照试验证明抗抑郁药可增加情绪障碍50%改善率的人数(RR=16.50, 95%CI[1.07, 253.40],共19位受试者),另一项低证据质量的随机对照试验提示抗抑郁药可以增加神经学研究中心量表评分(CNS‐LS)和临床医师面谈印象变化量表(CIBIC)评分(RR=1.44, 95%CI[0.95, 2.19],共28位受试者)三项证据质量属中等级别的随机对照试验表明抗抑郁药可以增加流泪改善情况的人数(RR=1.28, 95%CI[1.29, 3.71],共164位受试者),一项低证据质量的随机对照试验证明抗抑郁药可以提高病理性苦笑量表的评分(PLCS)评分(RR=8.4, 95%CI[11.56, 5.24],共28位受试者)。

其中6项试验报告了不良事件(死亡)并且发现组间死亡人数无明显差别(RR=0.59, 95%CI[0.08, 4.50],共6项随机对照试验,172位受试者,证据质量属于中等)。

翻译备注: 

译者:赵晨研(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志愿者),审校:乔舒昱(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11月2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