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持续气道正压通气机的压力是如何提高对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的成人的帮助效果?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综述探讨了帮助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bstructive sleep apnoea,OSA)的患者使用持续气道正压通气(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CPAP)机器的不同方法。OSA 是指睡眠期间出现喉咙短时但频繁的关闭和打开的症状的疾病。因为患有OSA 的成人无法得到他们所需的足量睡眠,他们在白天会感到疲倦,这进而影响到他们的生活质量。他们有在进行日常生活时入睡的风险,并且长期存在患心脏疾病或中风的风险。

关键信息

使用自动变变治疗压力的CPAP 机器的成人患者与使用固定压力的CPAP 机器的成人患者相比,每晚可能会增加大约13分钟的机器使用时间,但在白天的疲劳感上未必感觉更有缓解。固定压力 的CPAP 能稍微更好地减少患者夜间气道关闭的发作次数。我们需要更多数据来评价不同的CPAP 机器在患者生活质量和耐受性方面是否存在重要差异。

本综述研究了哪些内容?

CPAP 机器是在患者夜间睡觉时被佩戴在患者口鼻上。它们以固定压力通过口鼻吹入空气以保持患者气道畅通。这使得患者更容易获得清爽的睡眠。但有些人发现,CPAP 机器很难经常使用。他们发现压力水平太高,或者感觉醒来时口舌干燥。如果用以保持气道打开所需的压力可以更低,可能机器可以更方便频繁地使用。

我们检索了比较不同压力供给方式的研究。我们专注于比较患者睡眠时自动改变治疗压力的CPAP 机器(例如自动CPAP)与整夜以相同压力水平提供压力的CPAP 机器(固定压力 CPAP)的研究。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我们共检索到64个研究,涉及3922名受试者。其中36项研究,涉及2135名受试者,与自动CPAP 和固定压力CPAP 的比较有关。这些研究来自欧洲、美国、中国香港和澳大利亚。参与研究的受试者中75%是最近被诊断患有睡眠呼吸暂停并且没有CPAP 使用经验的男性。

与固定压力CPAP 相比,开始使用自动CPAP 治疗的患者在六周左右可能每晚多使用约13分钟的机器使用时间(中等质量证据)。尽管我们观察了每晚使用机器超过4小时的人数,但我们没有足够的信息知道不同机器之间是否有区别(低质量证据)。

与固定压力CPAP 相比,自动CPAP 可能少量减轻患者白天的症状表现(中等质量证据)。两组中退出研究的受试者人数相近:固定压力CPAP 组退出11%,自动CPAP 组退出10%(中等质量证据)。两种机器都减少了睡眠期间上呼吸道关闭的次数,其中固定压力CPAP减少次数稍多(高质量证据)。三项研究使用了我们认为相关性最多的量表来衡量睡眠呼吸暂停患者的生活质量(睡眠功能性结局指标问卷)。在使用机器的受试者中,不同设备之间该问卷的平均差异很小,但是没有足够的证据确定这一结果(低质量证据)。自动CPAP 相较于固定压力CPAP 在血压控制方面可能不太成功,但是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实这一结果。我们不确定受试者使用设备时的感受,因为对于耐受性(鼻子阻塞,口干,口罩泄漏或感觉压力水平过高)的信息在不同研究中测量方式不同(极低质量证据)。

此简语概要的更新时间为2018年10月。

作者结论: 

在开始进行正压通气疗法的中度至重度睡眠呼吸暂停成年患者中,自动CPAP 可能会使每晚机器使用时间增加约13分钟。自动CPAP 对白天嗜睡评分的影响在临床上没有意义。固定CPAP 的AHI 值略低。迄今为止的研究中,经过验证的生活质量评价工具的使用是有限的。而在使用这些评价工具的结果中,效应量并未达到所提出的可对临床造成重要差异的值。采用衡量耐受性的标准化方法将有助于决策者平衡不同可选治疗方案的益处和伤害。其他压力调整策略现存的证据不能作为能得出可靠结论的可靠依据。未来研究应该关注压力调节装置和加湿对已经使用CPAP 但无法持续治疗人群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OSA)是睡眠过程中上呼吸道反复关闭的疾病。该病会干扰睡眠并造成白天过度嗜睡。它是长期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持续气道正压通气(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CPAP)机器可以在睡眠时应用。该机器通过鼻罩或口鼻罩输送气压以防止气道关闭,减少睡眠干扰并改善睡眠质量。有些人觉得该机器难以忍受,因为高水平的压力和口干等其他症状出现。切换成可以改变减少睡眠干扰所需的气压水平的机器,可以增加使用者舒适度,并促使使用者可以更经常的使用机器。加湿装置对通过CPAP 回路输送到上呼吸道的空气进行加湿。加湿可减少喉咙和口腔的干燥,从而提高CPAP 使用的耐受性。此次更新的Cochrane 综述着眼于OSA 患者改变正压供给和加湿对机器使用和其他临床结局的作用。

研究目的: 

为了确定正压调节或加湿对成人OSA 患者增加CPAP 机器使用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18年10月15日检索了Cochrane 呼吸道专业注册库(Cochrane Airways Specialised Register)和临床试验注册库。

纳入排除标准: 

成人OSA 患者进行随机平行分组或交叉试验。我们纳入有关自动调节CPAP(自动CPAP),双水平气道正压(双PAP),呼气减压功能的CPAP(呼压CPAP),加湿加固CPAP,呼气减压功能的自动调节CPAP,呼气减压功能的双PAP,自动双-PAP,有固定压力设置和清醒检测功能的呼压CPAP 的研究。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 推荐的标准方法学流程。我们使用GRADE 评价工具使用相关结局、症状(通过Epworth 嗜睡量表(Epworth Sleepiness Scale, ESS)衡量)、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 Apnoea Hypopnoea Index, AHI)、生活质量(通过睡眠功能结局问卷调查(Functional Outcomes of Sleep Questionnaire, FOSQ)衡量)、血压、受试者退出和不良事件(例如鼻塞或面罩不耐受)的证据质量。该系统综述的主要兴趣是比较自动CPAP 与固定CPAP。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64项研究(3922名受试者,其中75%为男性)。关于主要对照组,自动CPAP 与固定CPAP,有36项研究,涉及2135名受试者。这些研究来自欧洲,美国,香港和澳大利亚。大多数研究招募的是近期被诊断出患有OSA 且以前未使用过CPAP 的受试者。他们患有白日过度嗜睡(ESS:13),严重的睡眠障碍(AHI 在22至59之间),平均体重指数(BMI)为35 kg/m 2 。干预措施是在家中进行的。大多数研究的持续时间小于等于12周。我们认为,高或不明确的偏倚风险的研究可能会影响自动CPAP 对机器使用、症状、生活质量和耐受性的结局,但对其他结局没有影响。

主要结局指标

与固定CPAP 每晚平均使用约五小时相比,人们使用自动CPAP 可能在大约六周的时间内每晚对机器的使用延长13分钟(均差 MD=0.21小时/晚,95%CI [0.11, 0.31]; 31个研究,1452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我们没有足够的数据来确定自动CPAP 与固定CPAP 相比,是否有增加每天使用机器超过四个小时的人数(比值比OR=1.16, 95%CI [0.75, 1.81]; 2个研究,346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次要结局

与固定CPAP 相比 ,自动CPAP 在六周左右可能会少量减少白日嗜睡(MD=0.44 ESS单位,95%CI [-0.72, -0.16]; 25个研究,1285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尽管研究中使用两种机器的受试者的AHI 都比基线低,但自动CPAP 的AH I略高于固定CPAP(MD=0.48事件/小时,95%CI [0.16, 0.80];26个研究,1256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10%的自动CPAP 受试者和11%的固定CPAP 受试者中途退出研究(OR=0.90, 95%CI [0.64, 1.27];中等质量证据)。自动CPAP 和固定CPAP 对用FOSQ 衡量的生活质量的影响可能相似,但是需要更多证据来证明这一结果(MD=0.12, 95%CI [-0.21, 0.46];3个研究,35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两项研究(353名受试者)提供了临床测量的血压数据。与固定CPAP 相比,自动CPAP 降低舒张压的效果可能稍差(MD=2.92 mmHg, 95%CI [1.06, 4.77] mmHg;低质量证据)。CPAP 的两种模式对收缩压的影响可能没有差异(MD=1.87 mmHg, 95%CI [-1.08, 4.82];中等质量证据)。九项研究(574名受试者)提供了有关不良事件的信息,例如鼻塞,口干,对治疗气压的耐受性和面罩泄漏。他们使用不同的量表来获取这些结局,并且由于研究之间方向和效果大小的差异,对耐受性结果的比较效果尚不明确(极低质量证据)。

其他干预措施的证据基础较小,并且没有提供足够的信息来明确修改压力的机器模式和固定CPAP 之间在机器使用的结局、患者症状和生活质量方面是否存在重要差异。与自动CPAP 作为干预措施的证据一样,其他干预措施中不同研究对不良事件的测量也不同。

翻译备注: 

译者:余泽宇(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张英英(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5月22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