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治疗沙眼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Cochrane综述的目的是发现抗生素是否适用于治疗沙眼,无论是对个人或社区。Cochrane研究人员收集并分析了所有相关研究以回答这一问题,共发现26项研究。

主要信息
综述表明,对沙眼的个人和社区患者进行抗生素治疗可减少因沙眼引起的眼部感染和眼部疾病。对社区进行大规模治疗可增加抗生素耐药性。

本综述研究了什么?
沙眼是由外眼的一种细菌感染引起的,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失明。这种细菌被称为沙眼衣原体,在缺水且卫生条件差的地方繁殖迅速。沙眼是视力丧失的最常见传染性原因,多影响生活在贫困地区的人。这种眼部感染引起的结膜炎反复发作(覆盖眼球表面和眼睑内部的膜发炎)被称为“活动性沙眼”,可导致眼睑内翻倒睫。睫毛摩擦眼睛的前部(角膜),导致疼痛、疤痕和失明。

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了SAFE策略来消除沙眼。

S眼睑内翻手术
A抗生素清除眼部感染
F面部清洁可防止眼部感染继续传播
E改善环境,特别是清洁水和卫生设施

本综述考虑了SAFE策略的A 部分抗生素可以用于治疗眼部感染,可以用软膏涂抹或口服。两种常用的治疗沙眼的抗生素是阿奇霉素(单次口服)和四环素(软膏在数周内涂于眼睛)。

本次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Cochrane研究人员发现了26项相关研究。

有14项研究招募了沙眼患者。这些研究在以下WHO区域进行(一项研究在两个区域进行):非洲地区(3项研究),地中海地区(5项研究),美洲地区(4项研究),东南亚地区(1项研究)和西太平洋地区(2项研究)。大多数研究招募了患有活动性沙眼的儿童和年轻人。

这些研究表明:

⇒用抗生素治疗的沙眼患者在治疗后3个月和12个月可能活动性沙眼和眼部感染较少(低质量证据);

⇒在3个月和12个月时,口服抗生素和局部抗生素治疗之间的活动性沙眼可能几乎没有差异(低质量证据),但在3个月和12个月时,关于眼部感染的证据质量非常低;

⇒没有严重不良反应的报告。据报告,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阿奇霉素引起的恶心。

12项研究招募了沙眼多发地区的社区并对整个社区进行干预(”大规模治疗'')。这些研究主要发生在非洲地区(10项研究),其中1项研究在东地中海地区(埃及)进行,1项研究在西太平洋区域(越南)。

这些研究表明:

⇒在单剂治疗后12个月,用阿奇霉素治疗的社区的沙眼(活动性沙眼和眼部感染)较少(中等质量证据);

⇒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持改变目前建议的每年对受影响社区进行大规模治疗的策略;

⇒在经过治疗的社区中,抗生素耐药性的风险增加(高质量证据)。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Cochrane研究人员检索了截至2019年1月4日发表的研究。

作者结论: 

与没有治疗/安慰剂相比,抗生素治疗可以降低感染C沙眼病患者的活动性沙眼和眼部感染的风险,但个体的治疗效果尚不确定。单剂量口服阿奇霉素的大规模抗生素治疗可降低社区中活动性沙眼和眼部感染的患病率。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能够支持年度大规模治疗推荐周期的任何变化。有证据表明,使用抗生素治疗的社区在12个月时出现抗生素耐药性的风险增加。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沙眼是世界上导致失明的主要传染源。1996年,世界卫生组织根据“SAFE”策略(手术,抗生素,面部清洁和环境改善)启动了全球2020年消除沙眼联盟。

研究目的: 

通过评价抗生素对活动性沙眼(主要目的),沙眼衣原体沙眼衣原体感染结膜,抗生素耐药性和不良反应(次要目的)的作用来评价支持SAFE策略的抗生素分支的证据。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相关的电子数据库和试验注册中心。最新的检索日期:2019年1月4日。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满足以下两个标准之一的随机对照试验(RCT):( a)在沙眼患者或社区中将抗生素的局部或口服给药与安慰剂或不进行治疗的试验进行比较;(b)在患有沙眼的人或社区中,将局部使用抗生素与口服抗生素进行了比较。我们还纳入了对人群中不同给药策略的研究。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学流程。我们还使用GRADE方法评价了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确定了14项沙眼个体随机研究和12项整群随机研究。

任何抗生素与对照(个体)

9项研究(1961位受试者)随机将沙眼患者置于抗生素或对照(无治疗或安慰剂)中。所有这些研究均招募了活动性沙眼的儿童和青少年。这些研究中使用的抗生素包括外用(氧)四环素(5项研究)、强力霉素(2项研究)和磺胺类药物(4项研究)。4项研究为双臂以上的研究。总体而言,这些研究报告不多,很难判断偏倚的风险。

这些研究提供了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接受抗生素治疗的活动性沙眼患者三个月的活动性沙眼减少(风险比RR= 0.78, 95%CI [0.69, 0.89]; 1961位受试者; 9项RCTs; I2 = 73%)和12个月(RR= 0.74, 95%CI [0.55, 1.00]; 1035位受试者; 4项RCTs; I2 = 90%)。在三个月时(RR = 0.81, 95%CI [0.63, 1.04]; 297位受试者; 4项RCTs; I2 = 0%)和12个月(RR = 0.25,95%CI [0.08, 0.78]; 129位受试者)可获得低质量的眼部感染证据; 1 项RCT)。这些研究均未评价耐药性。在那些报告了危害的研究中,未报告严重的不良反应(低质量证据)。

口服抗生素与局部抗生素(个体)治疗

8项研究(1583位受试者)比较了口服和局部抗生素治疗。其中只有一项研究包括21岁以上的人群。口服抗生素包括阿奇霉素(5项研究),磺胺类药物(2项研究)和强力霉素(1项研究)。局部抗生素包括(氧)四环素(6项研究)、阿奇霉素(1项研究)和磺胺(1项研究)。这些研究报告不多,很难判断偏倚的风险。

在3个月(RR = 0.97, 95%CI [0.81, 1.16], 953位受试者,6项RCTs, I2 = 63%)和12个月(RR = 0.93, 95%CI [0.75, 1.15], 886位受试者,5项RCTs, I2 = 56%)时口服和局部抗生素之间对活动性沙眼的作用很小或没有差别(低质量证据)。在3到12个月时,有非常低质量的关于眼部感染的证据。未评价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在报告不良反应的研究中,没有严重的不良反应;1项研究报告了阿奇霉素引起的腹痛;1项研究报告了几例阿奇霉素引起的恶心;1项研究报告了3例对磺胺类药物的反应(低质量证据)。

口服阿奇霉素与对照组(社区)

4项整群随机研究比较了抗生素治疗与未治疗或延迟治疗的关系。2项研究在12个月时可获得活动性沙眼的数据,但由于报告差异而无法汇总。1项低偏倚风险的研究发现,在感染率高的社区,单剂使用阿奇霉素12个月后,活性沙眼的患病率降低(RR=0.58, 95%CI [0.52, 0.65], 1247位受试者)。另一项质量较低的低患病率社区研究报告了在12个月时患病率中位数相似。.9.3%的社区中使用阿奇霉素治疗,8.2%的社区未治疗。我们判断该中等质量证据表明,经治疗可减少活动性沙眼,将两项研究之间的不一致程度降低一级。2项研究报告在12个月时发生眼部感染,数据可以合并。单剂大规模治疗12个月后与未治疗相比,眼部感染减少(RR=0.36, 95%CI [0.31, 0.43], 2139位受试者)。有高质量证据表明,在接受阿奇霉素治疗的社区中,肺炎链球菌 , 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对阿奇霉素、四环素和克林霉素的耐药性风险增加,在12个月时的风险比约为5倍。证据不支持增加对青霉素或甲氧苄啶-磺胺甲恶唑的耐药性。没有一项研究测量出 C沙眼衣原体的耐药性。未报告严重不良事件。阿奇霉素的主要不良反应(〜10%)为腹痛、呕吐和恶心。

口服阿奇霉素与局部四环素(社区)治疗

3项整群随机研究将口服阿奇霉素与局部四环素治疗进行了比较。在3个月和12个月时,活动性沙眼和眼部感染的证据不一致(低质量证据),由于异质性不佳而未合并。未报告耐药性和不良反应 。

不同的给药策略

6项研究比较了不同的给药策略。他们是:在不同的给药间隔进行大规模治疗;对大规模治疗实施中断或停止规则;提高大规模治疗覆盖率的策略。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持每年大规模治疗的任何变化。

翻译备注: 

译者:李玉琦;审校:杨鸣、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2月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