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和预防结肠贮袋炎的方法

什么是结肠贮袋炎?

一些患有溃疡性结肠炎的人会用造袋(由一圈小肠组成)的方法切除结肠和直肠并以此代替直肠,这就是著名的回肠袋-肛管吻合术(IPAA)。贮袋炎是外科手术形成的袋的炎症。活动性贮袋炎的症状包括腹泻、大便频率增加、腹部绞痛、大便急迫、里急后重(有持续要排便的感觉)和失禁。急性型为症状持续时间少于四周,而慢性型为症状持续时间为四周以上。症状停止的时期称为“缓解期”。

什么疗法被用于贮袋炎?

用于贮袋炎的疗法包括抗生素(治疗细菌感染的药物)、布地奈德灌肠剂(类固醇药物)、益生菌(有益细菌)、针对肿瘤坏死因子的生物制剂、谷氨酰胺栓剂(一种氨基酸)、丁酸栓剂(短链脂肪酸),铋灌肠(治疗腹泻的药物),别嘌醇(一种嘌呤模拟药物)和磺甲硝咪唑(一种抗寄生虫药物)。

研究人员研究了什么?

研究人员调查了这些药物是否能缓解活跃型贮袋炎患者的症状,保持非活跃型贮袋炎患者的缓解状态并且避免接受了IPAA手术的人患上贮袋炎。我们也评价了副作用。医学文献检索至2018年7月25日。

研究人员发现了什么?

我们共找到15项研究,总共有547名受试者。四项研究评价了急性贮袋炎的治疗。五项研究评价了慢性贮袋炎的治疗。六项研究评价了贮袋炎的预防。

急性贮袋炎: 尚不确定环丙沙星治疗急性贮袋炎是否比甲硝哒唑更有效(1项研究,16名受试者)。副作用纳入了呕吐、金属味觉和暂时性神经损伤。甲硝哒唑和布地奈德灌肠在临床缓解、症状改善或副作用方面是否存在差异尚不清楚(1项研究,26名受试者)。副作用包括厌食、恶心、头痛、缺乏能量和力量、金属味觉、呕吐、四肢发麻和抑郁症。尚不确定利福昔明和安慰剂在临床缓解、症状改善或副作用方面是否有任何差异(1项研究,18名受试者)。副作用包括腹泻、胀气、恶心、直肠疼痛、呕吐、口渴、酵母菌感染、普通感冒、肝酶增加和丛集性头痛。尚不确定乳酸杆菌GG和安慰剂在症状改善方面是否有任何差异(1项研究,20名受试者)。这些研究的结局是不确定的,因为参与研究的人数很少,导致事件发生数低。

慢性贮袋炎:尚不确定德西蒙制剂(益生菌制剂)是否比安慰剂对非活动型疾病患者在维持缓解状态方面更有效(2项研究,76名受试者)。副作用包括腹部绞痛、呕吐和腹泻。尚不清楚阿达木单抗和安慰剂在治疗慢性贮袋炎的有效性之间是否有任何差异(1项研究,13名受试者)。尚不清楚谷氨酰胺和维持缓解状态的丁酸栓剂之间是否有任何差异(1项研究,19名受试者)。尚不清楚泡沫铋灌肠剂和安慰剂在症状改善或副作用之间是否有任何差异(1项研究,40名受试者)。副作用包括腹泻、症状恶化、痉挛、窦道感染和腹痛。这些研究的结果是不确定的,因为参与研究的人数很少。

预防贮袋炎:尚不确定德西蒙制剂是否比安慰剂更有效的预防贮袋炎(1 项研究,40 名受试者)。然而,尚不清楚德西蒙制剂组与无治疗对照组在预防贮袋炎方面是否有任何差异(1项研究,28名受试者)。尚不清楚丁酸梭状芽孢杆菌(宫入菌)和安慰剂(1项研究,17名受试者)、长双歧杆菌和安慰剂(1项研究,12名受试者)别嘌醇和安慰剂(1项研究,184名受试者)以及磺甲硝咪唑和安慰剂(1项研究,38名受试者)之间在预防贮袋炎方面是否有任何差异。这些研究的结果是不确定的,因为参与研究的人数很少。

抗生素、益生菌和其他干预措施对治疗和预防贮袋炎的影响尚不确定。需要更多的研究,以确定这些不同的药物中哪个最适合治疗贮袋炎。

结论: 

抗生素、益生菌和其他干预措施对治疗和预防贮袋炎的影响尚不确定。需要设计良好、动力充分的研究来确定治疗和预防贮袋炎的最佳治疗方法。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慢性溃疡性结肠炎(UC)接受回肠袋-肛管吻合术(IPAA)后,约50%的患者发生贮袋炎。

目的: 

主要目的是确定预防或治疗急性或慢性贮袋炎的药物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MEDLINE,Embase和CENTRAL,时间由建库截止到2018年7月25日。我们也检索了参考文献,试验注册库和会议记录。

纳入标准: 

预防或治疗成人患有的急性或慢性贮袋炎(溃疡性结肠炎并接受IPAA病史)的随机对照试验被考虑纳入。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了合格的研究,从中提取资料,并评价了所有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使用GRADE来评价证据的可信度。主要结局是急性或慢性贮袋炎受试者的临床改善或缓解,或接受IPAA后无贮袋炎发作的受试者比例。不良事件(AEs)是次要结局。对于每个二分类结局,我们计算了风险比(RR)和相应的95%置信区间(CI)。

主要结果: 

共纳入15项研究(包括547名受试者)。四项研究评价了急性贮袋炎的治疗。五项研究评价了慢性贮袋炎的治疗。六项研究评价了贮袋炎的预防。三项研究具有低偏倚风险。三项研究具有高偏倚风险,其他研究不清楚。

急性贮袋炎: 所有环丙沙星受试者(7/7)在两周时获得缓解,而甲硝哒唑受试者对应为33%(3/9),(RR=2.68, 95% CI [1.13, 6.35],极低质量证据)。环丙沙星受试者(0/7)中未发生不良事件,而甲硝哒唑受试者不良事件发生率为33%(3/9),(RR=0.18, 95% CI [0.01, 2.98],极低质量证据)。不良事件包括呕吐、味觉障碍或暂时性周围神经病变。43%(6/14)的甲硝哒唑受试者在六周时获得缓解,而布地奈德灌肠受试者相对应为50%(6/12),(RR=0.86, 95% CI [0.37, 1.96],极低质量证据)。50%(7/14)的甲硝哒唑受试者在六周时临床症状改善,而布地奈德灌肠受试者相对于为58%(7/12),(RR=0.86, 95% CI [0.42, 1.74],极低质量证据)。57%(8/14)的甲硝哒唑受试者出现了不良事件,而布地奈德灌肠受试者相对于为25%(3/12),(RR=2.29, 95% CI [0.78, 6.73],极低质量证据)。不良事件包括厌食、恶心、头痛、虚弱、金属味觉、呕吐、感觉异常和抑郁。25%(2/8)的利福昔明受试者在四周时获得缓解,而安慰剂受试者为0%(0/10),(RR=6.11, 95% CI [0.33, 111.71],极低质量证据)。38%(3/8)的利福昔明受试者在四周内临床上获得改善,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于为30%(3/10),(RR=1.25, 95% CI [0.34, 4.60],极低质量证据)。75%(6/8)的利福昔明受试者出现了不良事件,而安慰剂受试者为50%(5/10),(RR=1.50, 95% CI [0.72, 3.14],极低质量证据)。不良事件包括腹泻、胀气、恶心、直肠痛、呕吐、口渴、念珠菌、上呼吸道感染、肝酶增加和丛集性头痛。10%(1/10)的乳酸杆菌GG受试者在十二周时获得了临床改善,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于为0%(0/10),(RR=3.00, 95% CI [0.14, 65.90],极低质量证据)。

慢性贮袋炎: 85%(34/40)的德西蒙制剂(一种益生菌配方)受试者在九到十二个月时获得缓解,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于为3%(1/36),(RR=20.24, 95% CI [4.28, 95.81],两项研究;低质量证据)。2%(1/40)的德西蒙制剂受试者出现了不良事件,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应为0%(0/36),(RR=2.43, 95% CI [0.11, 55.89],极低质量证据)。不良事件包括腹部绞痛、呕吐和腹泻。50%(3/6)阿达木单抗患者在四周时获得了临床改善,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应为43%(3/7),(RR=1.17, 95% CI [0.36, 3.76],低质量证据)。60%(6/10)的谷氨酰胺受试者在三周时获得缓解,而丁酸盐受试者相对应为33%(3/9),(RR=1.80, 95% CI [0.63,5.16],极低质量证据)。45%(9/20)的接受泡沫铋灌肠剂治疗的患者在三周时获得临床改善,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应为45%(9/20),(RR=1.00, 95% CI [0.50, 1.98],极低质量证据)。25%(5/20)的泡沫铋灌肠剂受试者小组发生了不良事件,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应为35%(7/20),(RR=0.71, 95% CI [0.27, 1.88],极低质量证据)。副作用包括腹泻、症状恶化、痉挛、窦道感染和腹痛。

预防: 在十二个月时,90%(18/20)的德西蒙制剂受试者无急性贮袋炎发作,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应为60%(12/20),(RR=1.50, 95% CI [1.02, 2.21],极低质量证据)。另一项研究发现,100%(16/16)的德西蒙制剂受试者在十二个月时无急性贮袋炎发作,而无治疗对照组相对应为92%(11/12),(RR=1.10, 95% CI [0.89, 1.36],极低质量证据)。86%(6/7)的长双歧杆菌受试者在六个时内无急性贮袋炎发作,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应为60%(3/5),(RR=1.43, 95% CI [0.66, 3.11],极低质量证据)。11%(1/9)的丁酸梭状芽孢杆菌(宫入菌)受试者在二十四个月时无急性贮袋炎发作,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应为50%(4/8),(RR=0.22, 95% CI [0.03, 1.60],极低质量证据)。46%(43/94)的别嘌醇受试者在二十四个月时无急性贮袋炎发作,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应为43%(39/90),(RR=1.06, 95% CI [0.76, 1.46],低质量证据)。81%(21/26)的磺甲硝咪唑受试者在十二个月内无急性贮袋炎发作,而安慰剂受试者相对应为58%(7/12),(RR=1.38, 95% CI [0.83, 2.31],极低质量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张辰昊(澳门科技大学志愿者),审校:朱思佳(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27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