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呆症的怀旧疗法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想知道怀旧疗法(RT)对痴呆症患者的影响。特别是对生活质量,沟通,认知(思考和记忆的能力),情绪,日常活动和关系的影响。我们也对照顾者产生的影响感兴趣。

研究背景

RT指讨论过去的事件和经历。它旨在以某种形式的生活故事唤起记忆,刺激心理活动和改善健康。回忆通常由视频,图片和物品等道具辅助。它可以在一个团体中进行,也可以由一个人完成。RT帮助减轻老年人抑郁症。它可能适用于患有痴呆症的人,因为抑郁症在痴呆症中很常见,并且患有痴呆症的人通常对于遥远的过去比最近的事记忆更深。

方法

我们检索了随机对照试验,在这些试验中,RT与无治疗或非特异性活动(如一般交谈)进行比较。涵盖了截至2017年4月的所有符合纳排标准的试验。

研究结局

我们检索到22项试验,1972名受试者。所有受试者均患有痴呆症,大多是轻度或中重度。一些受试者住在家里,一些人在养老院。研究时间从四周到两年不等,治疗所花费的总时间从3小时到39小时不等。总的来说,我们认为大多数试验都很顺利。

综合考虑所有试验,RT似乎没有对受试者的生活质量产生影响。然而,在老人院进行的试验中,治疗可能略有好处,这在社区进行的试验中没有发现。

在治疗过程后,RT组的患者在认知功能的得分略好于对照组,但数周至数月之后无影响。目前尚不清楚这种影响是否足够明显。这种效应在使用的老人院中个体RT的效果最明显,群组RT的社区研究中没有明显效果。

我们发现,社区中的RT和群组RT可能会在治疗结束后甚至数周数月后对痴呆症患者的沟通产生积极影响,尽管影响很小。

除了个体RT对抑郁可能有轻微的好处之外,我们没有发现其他影响的证据,例如躁动,进行日常活动的能力或与其他人的关系。我们没有发现RT对痴呆症患者有害的证据。

我们发现RT对照顾者没有任何影响,除了在两项关于联合怀旧疗法的大型研究中它使照顾者减轻焦虑。在这种类型的RT中,照顾者和痴呆症患者都直接参与了怀旧疗法。

结论

我们发现,自本综述的最后一个版本以来,针对痴呆症RT研究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显著提高。我们的结论是,RT的影响因干预方式以及干预场所(老人院或社区)而有所不同。然而,有证据表明,在某些情况下,RT可以改善痴呆患者的生活质量、认知能力、沟通能力,甚至可能改善他们的情绪,尽管所有的益处都很小。需要更多的研究来了解这些差异,并找出谁可能从哪种类型的RT中获益最多。

作者结论: 

RT的效果是不一致的,样本量普遍很小,并且随干预方式的不同差异很大。RT在生活质量,认知,沟通和情绪方面对痴呆症患者有一些积极影响。研究显示老人院获益最多,包括生活质量,认知和沟通(随访)。个体RT与认知和情绪的可能获益相关。群组RT和社区与沟通改进相关。多项研究的RT干预使得益处的比较和评估变得困难。许多文献没有对治疗方案进行足够详细的描述。自本综述的上一版本以来,RT研究的质量有了可喜的改善,尽管仍需要遵循明确、详细的治疗方案进行更多的随机对照试验,特别是比较简单和综合RT的效果。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这篇最新的怀旧疗法(Reminiscence Therapy ,RT)综述首次发表于1998年,最近一次更新于2005年。RT包括与其他人讨论记忆和过去的经历,通过使用有形的提示,如照片或音乐来唤起记忆并刺激交流。RT以多种方式广泛应用于我们的生活当中。

研究目的: 

评估RT对痴呆症患者及其护理人员的影响,同时考虑到干预的差异,包括干预场所(老人院,社区)和干预方式(团体,个人)。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17年4月6日使用检索词“怀旧”在ALOIS进行检索(the Cochrane Dementia and Cognitive Improvement Group’s Specialized Register)。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所有针对痴呆症患者的RT随机对照试验,其中干预时间至少为四周(或六个疗程)并且具有“无治疗组”或“对照组”。感兴趣的结局指标包括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 ,QoL),认知,沟通,行为,情绪和护理结果。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LOP和EF)独立进行数据的提取并评估偏倚风险。必要时,联系研究作者以获取更多信息。我们汇总了所有相似研究的数据。我们通过干预场所(社区与老人院)和干预方式(个人与团体)进行亚组分析使用GRADE评分法评估每个结局指标的总体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2项研究,共1972名痴呆症患者。Meta分析包括16项研究(1749名受试者)的数据。除了6项具有选择偏倚风险的研究外,研究中偏倚的总体风险较低。

总体而言,中质量证据表明,与未治疗相比,干预后RT对QoL没有显著影响(标准化平均差(SMD)0.11,95%置信区间(CI)-0.12至0.33;2 = 59%;8项研究,1060名受试者)。研究之间的不一致主要与研究背景有关。RT干预结束一段时间以后,老人院的患者会有轻微受益(SMD 0.46,95%置信区间(CI), 0.18-0.75;3项研究,193名受试者),但在社区中QoL很少或没有差异很小或没有差异(来自5项研究的867名受试者)。

对于认知测量,有高质量证据证明RT对痴呆症患者的认知具有非常小的益处,临床重要性有待商榷,与治疗结束时的回忆相关(SMD 0.11,95%CI 0.00至0.23;14项研究,1219名受试者),但长期随访的结果显示很少或没有差异。个体怀旧疗法和老人院的受试者在分析时略有改善,但社区或小组研究很少或没有改善。9项研究以广泛使用的简易精神状态检查量表(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 ,MMSE)作为认知测量工具,高质量证据表明治疗结束时患者的认知有改善(平均差(MD)1.87分,95%CI 0.54至3.20; 437名受试者)。长期随访的结果与此类似,但分析质量较低(1.8分,95%CI -0.06至3.65)。

RT结束后,患者的沟通能力可能有提升(SMD -0.51分,95%CI -0.97至-0.05;2 = 62%;负分表示改善;6项研究;249名受试者),但与其他研究之间存在不一致。随访时,RT可能有轻微益处(SMD -0.49分,95%CI -0.77至-0.21;4项研究;204名受试者)。RT对独立的患者而言,效果不确定,(极低质量证据)。对于小组患者而言,中质量证据表明干预后、随访患者可获得轻微益处(SMD -0.39,95%CI -0.71至-0.06;4项研究;153名受试者)。社区受试者可能在治疗结束和随访时受益。对于老人院的受试者,研究结果不一致,虽然治疗结束时或随访结局指标显示可能有所改善,但证据质量非常低且影响不确定。

其他结局指标包括痴呆症患者的情绪,日常活动中的功能,激动/烦躁和关系质量。这些领域没有明显的效果。个体回忆疗法可能对抑郁轻微有益,但是其临床重要性尚不确定(SMD -0.41,95%CI -0.76至-0.06;4项研究,131名受试者)。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RT对痴呆症患者有任何有害影响。

我们还研究了照顾者的结局指标,包括压力,情绪和与痴呆症患者关系的质量(从照顾者的角度来看)。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对护理人员产生影响的证据,除了在长期随访中与照顾者焦虑有关的潜在不良后果,这是基于两项将照顾者与痴呆症患者共同参与回忆疗法。对照组的照顾者可能焦虑程度低(MD 0.56分,95%CI -0.17至1.30; 464名受试者),但该研究效果甚微且临床重要性尚不确定。

翻译备注: 

译者:高冉(海南医科大学),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19年12月1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