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於兒童與青少年憂鬱症的新一代抗憂鬱藥: 網路統合分析

新的抗憂鬱藥配方對患有臨床憂鬱症的兒童和青少年的效果如何?

患有憂鬱症(或稱為“重度憂鬱症”)的兒童和青少年(6至18歲)在他們生活上各面向都受到一堆負面影響,而且他們在自殺、有自殺念頭及自殺企圖的風險更為增高。抗憂鬱藥被證實可以減輕憂鬱症狀,但也可能增加自殺相關結果的風險。

誰會對這項研究感興趣?

本《 Cochrane文獻回顧》中的研究將會讓下列的人感興趣:

- 決定政策並且對有關兒童和青少年抗憂鬱藥處方決定有影響的人;

- 會開這些藥給兒童和青少年的人;

- 有憂鬱症的兒童跟青少年;和

- 支持和照顧他們的人(包括父母、照顧者和提供治療的臨床醫生)。

我們想知道什麼?

我們想了解新配方(稱為“新一代”)的抗憂鬱藥如何有效改善6至18歲兒童和青少年的憂鬱症。新一代抗憂鬱藥是最近開發的。它們有時被稱為“第二代”和“第三代”抗憂鬱藥。它們不包括舊型的配方(tricyclic antidepressants 或 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s)。

我們想知道這些抗憂鬱藥影響哪些層面:

- 憂鬱症症狀;

- 康復:不再符合重度憂鬱症的診斷標準;

- 有反應或緩解:以分數來評分表示憂鬱狀況明顯減輕或不再感到憂鬱;

- 每天能正常生活的能力;

- 與自殺有關的結果;和

- 它們是否會對兒童和青少年造成不良影響

我們做了什麼?

我們搜尋了針對已診斷出患有嚴重憂鬱症的兒童或青少年(或兩者)測試新一代抗憂鬱藥的研究。我們找出並確認了26項這類型的研究。然後,我們評估了這些研究的可信度,並對跨研究的發現進行整合。

從這些文獻回顧的證據中我們得知了什麼?

大多數新的抗憂鬱藥可能比安慰劑(一種不包含任何藥物但從外觀看起來與所測試的藥物相同的"假的"治療方式)減輕憂鬱症狀的效果更好。但是,減輕的幅度很小,兒童和青少年以及他們的父母和照料者或臨床醫生可能不會感覺出它的重要性。當不同的藥物相互做比較時,大多數藥物在減輕症狀方面可能只有很小且不重要的差異。

我們的發現结果反映了平均而言個人會有什麼變化,但有些人可能會產生更大的反應。在某些情況下,這可能會導致建議某些人使用抗憂鬱藥。我們的發現結果顯示,如果考慮藥物治療的話,可以使用 sertraline、 escitalopram、 duloxetine 和 fluoxetine。

藥物對憂鬱症狀的影響應該由開立處方藥的人密切監控,尤其是服用這些藥物者可能會增加自殺相關的念頭和行為。對於使用新一代抗憂鬱藥治療的人而言,密切監控自殺相關行為是很重要的。

下一步該怎麼做?

提供這一證據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排除了以下的兒童和青少年:

- 已經在考慮自殺並且想結束自己的生命(例如:有自殺念頭);

- 自我傷害;

- 患有其他精神疾病;和

- 有社會心理障礙。

未來的研究應該朝向了解這類型藥物對有這些問題的兒童和青少年的影響,相較上這些患者比較常要求臨床治療。

翻譯紀錄: 

翻譯者:Angeline Tu (Student)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 (Cochrane Taiwan)及東亞考科藍聯盟 (EACA) 統籌執行。聯絡 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