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訓醫療人員以應對受到親密伴侶暴力的女性

本回顧探討的問題

醫療人員 (HCP)在接受親密伴侶暴力 (IPV) 培訓後,能否改善其:

· 對於 IPV 的態度或/和信念,
· 應對遭受 IPV 者的準備程度,
· IPV 的知識,
· 將遭受 IPV 女性轉介到專責單位的能力,
· 應對遭受 IPV 女性的實際反應(例如驗證或訂定安全計劃),
· 辨識與紀錄 IPV ,以及
· IPV 倖存者的心理健康狀況如何?

研究背景

親密伴侶暴力與各種短期和長期的身心健康問題有關。其中包括了受傷和死亡、抑鬱、焦慮、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非計畫/非期望懷孕以及婦科問題等。健康問題可能在暴力發生之後依然持續著,相較於從未經歷過暴力的女性,經歷過暴力的女性更有可能尋求醫療照護。

女性更有可能信任披露暴力的 HCP。對於一些女性來說,醫療場所可能是少數女性可以自己前往的地方之一。因此,HCP(例如護理師、醫師、助產師等)非常適合識別受 IPV 影響的女性並給予她們支持。許多醫療機構提供了有關如何識別和應對 IPV 的臨床指南或/和培訓。我們想了解 HCP 在培訓後,對於 IPV 相關的態度、知識和反應是否會有所不同,包括照護那些受 IPV 影響的女性,以及這些照護是否改善了她們的健康狀況,包括她們的心理健康,或暴露於IPV的情況。

研究特性

我們找到了 19 項試驗,並將 IPV 培訓與未培訓、常規培訓或本回顧中所包含的其他培訓進行了比較,其中共有 1662 名從業人員或學生/實習醫師、護理師、助產師、牙醫師、社會工作師和心理師/諮商師。所有研究中,有四分之三是在美國進行,單項研究有的則來自澳洲、伊朗、墨西哥、土耳其和荷蘭。大多數的研究都有獲得一些大學或政府的財政支援。

這些研究所提供的 IPV 培訓種類、內容和進行方式差異很大。而這些研究在衡量培訓結果以及後續追蹤的時間點也有所不同。大多數的 IPV 培訓包括了 IPV 的種類和定義、盛行率和危險因子,並嘗試去質疑常見的迷思和錯誤信息。臨床情境經常被作為學習工具,用以描繪出典型的患者表現,而技能培訓則是學習如何詢問女性關於 IPV的問題,如何透過驗證她們的經歷、準確地記錄、討論安全計劃以及將她們轉介給支持性服務來做出適當的對應。

評估證據的確定性之重要結果

相較於沒有培訓、安慰劑或等待名單,IPV 培訓對 HCP 之於 IPV 倖存者的態度可能產生積極的影響。培訓可能會提升他們整體的知識,且更準備好應對 IPV 倖存者,但證據十分不確定。有限的證據表明了某些類型的 IPV 培訓可以改善 IPV 的識別、安全計劃和記錄,但研究結果不一致,大多數研究指出培訓對這些結果幾乎沒有影響。培訓對於轉介服務幾乎沒有影響。對照組中,未經培訓、安慰劑或候補名單的研究並沒有去評估 IPV 倖存者的心理健康結果。在這些研究中都沒有指出 IPV 培訓有帶來的負面影響。

將 HCP 的培訓與常規培訓或培訓的次要部分進行比較的研究,大多發現到在 HCP 的態度、安全計劃和轉介服務或女性心理健康等部分的研究結果沒有差異。關於醫療人員是否準備好應對、他們的實際應對措施以及其 IPV 知識變化的證據是不一致的。

整體而言,用來培訓 HCP 如何應對 IPV 之有效性的證據,其確定性為低至非常低。未來的研究應包括更高質量的試驗,利用更清晰客觀的方法去衡量結果(實際而不是感知),並聚焦於 HCP 的行為改變,以及 IPV 女性倖存者的福祉。

回顧的最新性

此文獻回顧之證據更新至2020年6月

翻譯紀錄: 

翻譯者:呂肇尹(成功大學職能治療學系,學生)【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