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站立或行走的工作场所干预措施改善久坐从业人员的肌肉骨骼症状

为什么在工作中增加站立或行走很重要?

近几十年来,从事久坐工作的人数有所增加。其中有许多人抱怨出现肌肉骨骼症状。工作时走路或站立的干预措施可有效减少久坐时间。然而,还不清楚这些干预措施是否能有效减少办公室从业人员肌肉骨骼症状的发生或降低其症状强度。

研究目的
我们的目的是明确增加站立或行走的工作场所干预措施,对改善久坐工人肌肉骨骼症状的效果。我们检索了不同数据库截至2019年1月发表的各种文献资料。

综述作者发现了哪些试验?
我们发现了来自高收入国家的10项研究,涉及995名患有肌肉骨骼疾病的从业人员。四项研究评估了坐立式工作桌或跑步机工作站对物理工作环境的变化;两项研究评估了使用活动跟踪器的单一干预措施;五项研究评估了多重干预和咨询干预的效果。然而,没有仅针对组织层面干预措施的研究。

物理工作环境变化的影响

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坐立式工作桌或跑步机工作站可有效降低腰背和上背部症状的强度。

个人干预措施的效果

现有的短期随访(少于六个月)证据,无法确定与替代干预或无干预措施相比,活动跟踪器是否有效减少腰、上背部、颈部、肩部、肘部/手腕和手部的症状发生或降低症状强度。

针对组织层面干预措施的效果

目前没有仅针对组织层面干预措施有效性的研究。

结合多种干预措施的效果

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多种干预措施的结合,在短期随访(少于6个月)、中期随访(6至12月)或长期随访(12个月或更长时间)过程中有效减少患有腰痛或上背部疼痛的从业人员的比例。

结论

该综述没有最终发现,短期、中期或长期内,增加站立或步行的干预措施能有效减少久坐从业人员的肌肉骨骼症状的发生或降低症状强度。部分原因是证据质量低或非常低,很大程度上可能归因于研究设计和样本量较小。而一些针对工作环境变化的干预措施,如使用坐立式办公桌,提示肌肉骨骼症状有所改善。因此,仍需要招募患有基础肌肉骨骼症状的受试者进行更大规模、更长期的额外研究,以确定增加站立或行走的干预措施是否可以减少久坐丛业人员的肌肉骨骼症状,以及这些变化是否可以维持。

结论: 

目前掌握的有限证据表明,在工作场所增加站立或行走的干预措施不能减轻久坐工人在短期、中期或长期随访时的肌肉骨骼症状。证据质量低或非常低,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研究设计和较小的样本量。虽然本综述的结果在统计学上不显著,但针对物理工作环境的一些干预措施提示了干预效果。因此,还需要招募患有基础肌肉骨骼症状的受试者进行更大规模、更长期的整群随机对照试验,以确定增加站立或行走的干预措施是否可以减少久坐丛业人员的肌肉骨骼症状,以及这些变化是否可以维持。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久坐从业人员的肌肉骨骼症状发病率很高。已经发现促进职业站立或行走的干预措施,可以减少职业久坐时间,但不清楚这些干预措施是否可以改善久坐从业人员的肌肉骨骼症状。

目的: 

为了调查增加站立或行走的工作场所干预措施对改久坐从业人员的肌肉骨骼症状的有效性。

检索策略: 

本综述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MEDLINE、Embase、OSH UPDATE、PEDro、ClinicalTrials.gov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截止到2019年1月。我们还筛选了主要研究的参考文献,并联系了专家以确定其他研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包括随机对照试验(RCT)、整群随机对照试验(整群-RCT)、半RCT,以及通过鼓励患有肌肉骨骼症状的从业人员在工作场所站立或行走来减少或中断坐姿的前后对照干预研究。主要结局指标是自我报告的身体部位出现肌肉骨骼症状的强度,以及对骨骼肌肉症状的影响,如疼痛相关残疾。次要结局指标是工作表现和生产力、因病缺勤、不良事件如静脉疾病或围产期并发症。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通过标题、摘要和全文文章独立进行纳入文章筛选。两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评估偏倚风险。必要时联系原研究作者获取额外的资料。我们使用GRADE分级标准来评估mata分析所提供的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发现10项研究包括3个RCT,5个整群RCT,和两个CBA研究,共涉及955名受试者。这10项研究全部来自高收入国家。干预措施针对物理工作环境变化,如提供坐立式或跑步机工作站(四项研究)、使用活动跟踪器的单因素干预(两项研究),以及多因素干预措施(五项研究)。我们没有发现专门针对组织层面的研究。两项研究评估了疼痛相关的残疾。

物理工作环境

与不使用干预措施相比,短期内(少于6个月)使用站立式工作站的腰背部症状强度(标准差(SMD)为-0.35,95%置信区间(CI)-0.80至0.10,2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和上背部症状强度(SMD=-0.48,95% CI[ -96,0.00],2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均没有显著性差异。没有研究报告中等时期(6至12个月以下)或长期(12个月以上)出现的不舒服的结局。与不提供干预相比,中期内使用坐式工作站时,与疼痛相关残疾没有显著减少(均差(MD)=-0.4,95%CI [-2.70,1.90],1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

单一干预措施

与替代干预或没有干预措施相比,短期内使用活动跟踪器,腰部(SMD =-0.05,95% CI [-0.87,0.77],2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上背部(SMD= -0.04,95% CI [-0.92,0.84],2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颈部(SMD= -0.05,95% CI [-0.68,0.78],2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肩部(SMD= -0.14,95% CI[ -0.63,0.90],2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或肘部/手腕和手部(SMD =-0.30,95% CI [-0.63,0.90],2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的症状或强度均没有显著性差异。没有研究提供中期结果,只有一项研究了长期结局。

组织层面

没有研究仅针对组织层面干预措施的效果。

多重干预措施

与没有干预措施相比,短期内使用多重干预措施的,受试者报告的腰部(风险比(RR)=0.93,95%CI[ 0.69,1.27],3个RCT研究,低质量证据)、颈部(RR= 1.00,95%CI[ 0.76,1.32],3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肩部(RR= 0.83,95% CI [0.12,5.80],2个RCT试验,极低质量证据)和上背部(RR= 0.88,95% CI [0.76,1.32],3个RCT试验,低质量证据)症状的比例没有显著性差异。只有一项RCT试验检查了中期干预效果,发现腰部(MD =-0.40,95% CI [-1.95,1.15],1项RCT研究,低质量证据)、上背部(MD= -0.70、95% CI[ -2.12,0.72],低质量证据)和腿部(MD= -0.80,95% CI [-2.49,0.89],低质量证据)症状没有显著性差异。与没有干预措施相比,长期内使用多重干预措施的,受试者报告的腰部(风险比率(RR)=0.89,95%CI[ 0.57,1.40],2项RCT试验,低质量证据)、颈部(RR =0.67,95%CI [0.41,1.08],2项RCT试验,低质量证据)和上背部 (RR= 0.52, 95% CI [0.08,3.29],2项RCT试验,低质量证据)症状的比例没有显著性差异。与没有干预措施相比,中等时期内使用多重干预措施,疼痛相关残疾在统计上显著减少(MD= -8.80,95% CI [-17.46,0.14],1项RCT试验,低质量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龚伟,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审核:田紫煜,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2月2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