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和培训会减少对医护人员的攻击行为吗?

什么是攻击行为?

国际劳工组织将“工作场所暴力”一词定义为“任何动作、事件或行为偏离了合理的行为范围而使工作人员因她或他的工作受到威胁、侵害、受伤”。工作中经历暴力行为会影响到医护人员的工作能力,引发身心健康问题,甚至会影响家庭生活。暴力事件可引起缺勤;有些人在经历攻击行为后可能会因此离职。

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项Cochrane系统综述

患者本人及其家人,朋友和照护人员表现出的攻击行为对于医护人员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它可能会影响医护人员医疗行为的质量和安全性。

为了减少或消除工作中的暴力行为,人们制定了教育和培训计划。旨在教导和培训医护人员有关以下方面的知识:

•他们的政策和程序;

•如何评价风险;和

•控制或减少遭受暴力行为的可能性和不良影响的策略。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一些文献,这些研究是关于教育和培训计划如何有效地预防或减少对医护人员的暴力行为的。

本次检索纳入了随机对照研究,两组人员是否接受的教育和培训计划是随机决定的,试验组在接受教育和培训前后均进行了测量,用来评价效果,对照组未采取措施。

我们想知道教育和培训计划是否可以:

•减少医疗场所暴力事件的发生次数;

•提高医护人员对暴力行为的知识,技能和态度;和

•减少遭受暴力行为的医护人员所有的个人不利(有害的或负面的)影响。

检索日期:我们纳入的证据发表日期截止到2020年6月。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检索到了9项研究涉及1688名医护人员(包括医疗支持人员,如接待员),其工作中需要接触到患者及其家人,朋友,和护理员。这些研究将接受与不接受教育和培训计划的效果进行了比较。

研究是在美国,瑞士,英国,瑞典和台湾的医院或医疗中心(四个研究),精神病房(两项研究)和长期护理中心(三项研究)中进行的。

所有课程都将教育和培训结合起来,提供在线(四项研究)或面对面培训(五项研究)。八项研究对受试者的随访时间长达三个月(短期),而一项研究中的随访时间超过了一年(长期)。

我们的系统综述研究结果是什么?

教育和培训项目并未减少对医护人员的暴力行为的报告数量(五项研究),可能是因为这些项目增加了医护人员报告暴力事件的可能性。

一项教育和培训项目可能会在短期内提高医护人员对工作场所暴力行为的认知(一项研究),但是我们不确定这是否具有长期的影响(一项研究)。

教育项目可能会在短期内改善医护人员对暴力行为的态度(五项研究),但这些结果根据计划的类型和持续时间而有所不同。

教育项目可能不会影响医护人员应对暴力行为的技能(两项研究),也可能不会影响其经历暴力行为后是否注意到有害或负面的个人影响(一项研究)。

这些研究结果的可靠性怎么样?

我们对综述结果没有信心,因为这些结果来自于少量研究—某些研究的受试者人数较少—并且有些研究的结果差异很大。我们发现了某些研究的设计、实施和报告方式存在一些问题如果有更多证据可用,本综述的研究结果可能会改变。

关键信息

尽管教育和培训计划可能会提高医护人员的认知,改善医护人员的态度,但可能不会影响医护人员经历暴力事件的次数。

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尤其是在暴力行为高发的医疗场所。

作者结论: 

虽然教育和培训可能会提高个人认知水平,改善应对的态度,但可能不会对医护人员的工作场所暴力事件产生影响。需要在高频率暴力事件发生的特殊工作环境下开展的高质量研究。此外,由于大多数研究都评价了针对护士的暴力事件,因此未来的研究应包括其他类型的医护人员,他们也是暴力的受害者,例如看护员(卫生保健助手)。研究应使用机构层面的暴力事件报告,并在依赖有效措施的同时依赖多源数据。研究还应包括病假天数和员工流动率,并应在一年随访时测量结局。研究应明确教育的持续时间和类型,并应使用积极比较,以防止仅在干预组中提高认知和报告次数。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工作场所暴力事件对医护人员及医疗机构来说都是严重的问题。暴力事件与个人身心健康,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缺勤,工作效率或工作质量降低以及离职率升高有关。为了抵消这些负面影响,医疗机构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教育和培训,向医护人员提供预防暴力事件的相关知识和技能。

研究目的: 

评价教育和培训的有效性,是为了预防和减少患者及其相关利益者对医护人员的工作场所暴力事件。

检索策略: 

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其他6个数据库和5个试验注册库,从建库至2020年6月的文献,并检索了参考文献清单、引文检索及与作者联系确认有无其他研究。

纳入排除标准: 

随机对照试验(RCTs),整群随机对照试验(CRCTs)和前后对照试验(CBAs),这些研究评价了针对医护人员预防工作场所暴力事件教育和培训措施的有效性。

资料收集与分析: 

四名综述的作者评价并选择了通过检索得出的研究。我们采用了Cochrane 推荐的标准方法学流程。使用GRADE评价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9项研究(四项CRCTs,三项RCTs和两项CBAs),共有1688名受试者。五项研究报告了暴力事件,六项研究报告了次要结局。七项研究在护士或护士助手中进行,两项研究在一般医护人员中进行。三项研究在长期护理中进行,两项研究在精神病房中进行,四项研究在医院或保健中心中进行。这些研究来自于美国,瑞士,英国,台湾和瑞典。

所有纳入的研究均是教育与培训干预措施相结合。四项研究评价了在线教育,五项评价了面对面培训项目。五项研究的持续时间较长(长达52周),而四项研究的持续时间较短。八项研究进行了短期随访(<3个月),一项研究进行了长期随访(>1年)。七项研究在多个领域中被评为“高”偏倚风险,而所有研究在一个领域或多个领域中存在“不清晰”的偏倚风险。

对暴力的影响

短期随访

与没有干预措施相比,短期随访中教育和培训对暴力事件的影响尚不确定(SMD=-0.33,95%CI [-1.27,0.61],2项CRCTs;RR=2.30, 95%CI [0.97,5.42,1项CBA;SMD=-1.24,95%CI [-2.16,-0.33],1项 CBA;极低质量的证据)。

长期随访

与没有干预措施相比,教育可能并没有减少暴力事件(RR=1.14,95%CI [0.95,1.37],1项CRCT;低质量证据)。

对知识,态度,技能和不良结局的影响

在短期随访中发现教育可能会使个人增加有关工作场所暴力的知识(SMD=0.86,95%CI [0.34,1.38],1项 RCT;低质量证据)。在长期随访中,有关教育对个人知识的影响的证据非常不确定(RR= 1.26,95%CI [0.90,1.75],1项 RCT;极低质量证据)。在短期随访中,教育可以改善医护人员的态度,但证据非常不确定(SMD=0.59,95%CI [0.24,0.94],2项CRCTs和3项RCTs;极低质量证据)。干预的类型和持续时间不同导致不同的效应量。教育可能不会影响与工作场所暴力相关的技能(SMD=0.21,95%CI [-0.07,0.49],1项RCT和1项CRCT;极低质量证据),也不会影响不良的个人结局,但是该证据不确定(SMD=-0.31,95%CI[-1.02,0.40],1项RCT;极低质量证据)。

对这些概念的测量方式显示出较大的异质性。

翻译备注: 

译者:栾晖(淄博市第一医院),审校:张英英,张巍瀚(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6月1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