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和非正式护理人员有关常规早期儿童接种疫苗有哪些沟通方式和经验?

该Cochrane系统综述的目的是探讨父母如何接受关于6岁以下儿童接种疫苗的沟通。我们检索并分析了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定性研究。

定性研究探讨人们如何看待和体验他们周围的世界。这篇定性研究系统综述补充了其它Cochrane评估不同沟通策略对父母对儿童接种疫苗的知识,态度和行为的影响。

关键信息

我们获得了明确的证据,标明父母需要清晰,及时和平衡的信息,但这些信息实际上常常缺乏。父母想要的信息量和他们信任的资料似乎与他们对疫苗的接受度有关; 然而,我们对这一最后发现的把握度只有低到中等。

我们从该系统综述中学到了什么?

儿童接种疫苗是预防严重儿童疾病的有效途径。然而,许多儿童没接受到全部建议的免疫接种。这可能有不同的原因。有些家长无法获得疫苗,例如因为卫生服务质量差,距离医疗机构远或缺钱。一些家长不信任疫苗本身或提供疫苗的医护人员,而另一些家长根本看不到接种疫苗的必要性。父母可能不知道疫苗接种如何起作用,或疫苗预防的疾病。他们也可能收到了误导或不正确的信息。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政府和卫生机构经常尝试与家长沟通有关儿童接种疫苗事宜。沟通可以在医疗机构,家庭或社区进行。沟通可以是双向的,例如家长和医疗保健提供者之间的面对面讨论。它还可以是单向沟通,例如通过短信,海报,传单或广播或电视节目提供信息。一些通信方式允许家长积极讨论疫苗,其益处和危害以及旨在预防的疾病。其他类型的沟通简单地提供有关这些问题的信息或疫苗何时何地可用。参与疫苗计划的人需要了解父母如何接受不同类型的疫苗接种沟通,以及这如何影响他们为孩子接种疫苗的决策。

这篇系统综述主要发现了什么?

我们纳入了38项研究。大多数研究来自高收入国家,探讨了母亲对疫苗传播的态度。一些研究还包括父亲,祖母和其他监护人的意见。

一般来说,家长希望得到更多的信息(高度可信)。对于一些父母来说,缺乏信息导致他们对疫苗接种的决定感到担心和遗憾(中度可信)。

家长希望得到关于接种疫苗的好处和风险的平衡信息(高度可信),以明确和简单的方式呈现(中度可信),并针对他们的情况(低可信度)。父母希望在卫生服务之外提供疫苗接种的信息(低可信度)。他们希望在每次疫苗接种预约之前尽早获得这些信息,而不是在孩子接种疫苗时才获得(中度可信)。

父母认为卫生工作者是重要的信息来源,并且对与他们的互动有特定的期望(高度可信)。与卫生工作者沟通不畅和与他们的负面关系有时会影响父母做疫苗接种的决定(中度可信)。

父母一般很难辨别哪种疫苗信息来源可以信任,且很难找到无偏倚和平衡的信息(高度可信)。

父母想要的信息量以及他们认为可以信任的信息源似乎与他们对疫苗的接受度有关,通常犹豫的父母会要求更多的信息(低到中等可信度)。

此篇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我们检索了2016年8月30日之前发表的研究报告。

结论: 

我们对有用于多次综述结果的证据具有高度或中等的信心。进一步的研究,特别是在农村和中低收入国家背景中,我们那些低或非常低可信度发现的证据变得更可信。计划者应考虑为家长提供疫苗接种信息的时间,场所,为父母需要量身定制的公正和明确的信息,以及父母对卫生工作者的看法以及提供的信息的看法。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儿童接种疫苗是预防严重儿童疾病的有效途径,但许多儿童并未接受所有推荐的疫苗。这有多种原因:一些父母由于健康服务质量差,距离远或缺钱而无法接种。其他家长可能不信任疫苗或提供疫苗的医护人员,或者没意识到接种疫苗的必要新,因为他们缺乏疫苗如何工作的信息或他们获得的是关于疫苗如何工作及疫苗能预防的疾病的错误信息。

与家长沟通儿童接种疫苗是解决这些问题的一个方法。沟通可以在医疗机构,家里或社区进行。沟通可以是双向的,例如家长和医疗保健提供者之间的面对面交流;或单向的,例如通过短信,海报或广播节目。一些类型的沟通使家长能够积极讨论疫苗及其益处和危害,以及这些疫苗可以预防的疾病。其它类型的沟通只是提供有关疫苗接种的相关信息或何时何地可用接种疫苗。参与疫苗计划的人员需要了解父母如何接受不同类型的疫苗接种沟通,以及这是如何影响他们做疫苗接种的决定。

目的: 

这篇综述的具体目标是鉴定,评估和整合关于以下内容的定性研究:父母和非正式看护人关于儿童疫苗接种传播的观点和经验以及沟通方式;以及疫苗接种沟通对父母和非正式看护人关于接种疫苗决定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医学索引(MEDLINE)(OvidSP),MEDLIN In-process 和其他非索引引用(Ovid SP),Embase(Ovid),CINAHL(EbscoHOST)和Anthropology Plus(EbscoHost)数据库,搜寻从开始到2016年8月30日为止符合要求的研究。我们为每个数据库制定了检索策略,使用Cochrane定性研究方法组开发的指南,用于搜索定性证据以及针对三个相关的有效性评估而修订的搜索策略。检索没有日期或地理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包括利用定性方法进行数据收集和分析的研究;重点关注父母和非正式看护人关于6岁以下儿童免疫接种信息的观点和经验;并且来自全球任何环境关于儿童疫苗接种信息的传播或分发。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最大变异立意抽样用于数据合成,使用三步采样抽样架构。我们使用用于数据提取和合成的恒定比较策略进行了专题分析。我们使用GRADE-CERQual方法评估了我们结果的可信度。高度可信表明,审查结果很有可能是感兴趣的现象的合理代表,而很低可信度无法明确表明审查结果是否具代表性。使用矩阵模型,我们将我们的研究结果与其他Cochrane综述结果进行了整合,那些综述也评估了不同沟通策略对父母对儿童接种疫苗接种知识,态度和行为的影响。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38项研究,主要来自高收入国家,其中许多研究探讨了母亲对疫苗传播的看法。其中一些关注MMR(麻疹,腮腺炎,风疹)疫苗。

一般来说,家长希望得到比他们已得到的更多的信息(对证据有高度信心)。缺乏信息导致一些父母对做疫苗接种决定感到担忧和遗憾(中度可信)。

父母希望获得有关疫苗接种好处和危害的平衡信息(高度可信),信息表述得清晰简单(中度可信)并针对他们的自身情况(证据具低可信度)。家长们希望在更广泛的地点获得信息,包括外部保健服务(低可信度)以及在每次接种预约前尽可能早的获得疫苗接种信息(中度可信)。

父母认为卫生工作者是重要的信息来源,并且对与他们的互动有特定的期望(高度可信)。与卫生工作者沟通不畅和与他们的负面关系有时会影响父母做疫苗接种的决定(中度可信)。

父母一般发现难以辨别可信的疫苗接种信息来源且认为找到他们觉得无偏见和平衡的信息具有挑战性(高度可信)。

父母想要的信息量和他们认为可信赖的来源似乎与疫苗接种的接受度有关,更犹豫的父母要求更多的信息(低到中等可信)。

我们对定性证据的整合和比较表明,大多数试验性干预措施至少涉及到一个或两个沟通的关键方面,包括在接种预约之前提供信息,并根据家长的需求量身定制信息。没有一个干预措施看起来是对负面媒体报道做出回应,或者处理家长对卫生工作者动机的看法。

翻译备注: 

译者:陈雨竹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 ;审校:李迅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