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知或教育家长有关幼儿接种疫苗知识的面对面干预措施

综述问题

该Cochrane综述的目的是研究向父母或准父母提供的面对面信息或教育是否能改善疫苗接种状况、父母的知识或对疫苗接种的了解、对疫苗接种的态度或信念或接种疫苗的意愿。我们也检索了有关干预措施负面影响的证据,例如焦虑,以及有关成本和父母干预经历的证据。

本研究是对最初于2013年发表的综述的更新版本。在本次更新中,我们共搜集到十项研究,其中四项为新研究。

研究背景

幼儿时期接种疫苗是减少儿童疫病和死亡的重要有效途径。然而,许多儿童没有接种推荐疫苗,因为他们的父母或看护者不知道接种疫苗的重要性,不知道如何、在哪里或何时给孩子接种疫苗,或者是对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存有疑虑。

有一种告知或教育父母疫苗接种的方法是面对面地讨论,以一对一或团体的形式。这个策略适用于任何环境。

研究特征

纳入试验的截止日期为2017年7月。我们共找到十项研究,共涉及受试者4527名,研究了面对面告知或教育对家长的影响。其中,七项研究在高收入国家进行,三项研究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进行。干预措施是针对新父母或准父母的短时间(10分钟以下)和更长时间(15分钟到几个小时)的混合。

主要结果

我们分析了面对面告知或教育对七种不同结局影响的数据。根据纳入研究,面对面的告知或教育可能会改善儿童的疫苗接种状况,可能会略微提高父母对疫苗接种的认识或了解,并可能略微提高父母让孩子接种疫苗的意愿。就父母对干预的态度或与干预相关的焦虑而言,这些干预措施可能几乎不会或根本不会导致差异。只有一项研究衡量了面对面个案管理策略的成本。在这项研究中,一名儿童完全免疫的费用是普通护理费用的8倍,而且干预措施很复杂,研究也较为陈旧,无法广泛普及。没有研究衡量父母对面对面干预的满意度。

证据的确定性

我们认为,就父母的知识或理解而言,证据的确定性是中等的,但其他结局证据的确定性是低的。我们降低了证据的质量,因为这些研究存在来源不同的偏倚问题(例如,受试者被分配到研究组的方式),结果有很多可变性或估计的不准确,或我们有对结局指标测量选择的疑虑。

研究结论

本综述表明以疫苗接种为重点的教育信息可能足以提高疫苗接种覆盖率,并在一定程度上增强知识,特别是在认识被确定为疫苗接种障碍的情况下。

结论: 

有低到中等质量证据表明,面对面告知或教育可能改善或略微改善儿童疫苗接种状况、父母的知识和父母让孩子接种疫苗的意愿。

对于疫苗接种缺乏认识或理解从而导致疫苗接种障碍的人群(例如,人们不知道新的或可选的疫苗),面对面干预可能会更有效。在担心或迟疑接种疫苗从而导致疫苗接种障碍的人群中,面对面干预的效果并不明显。为了改善各研究中组间效果的比较,需要有用于衡量更复杂结局指标(如态度或信念)的可靠性和有效性的量表。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幼儿接种疫苗是一项重要的全球公共卫生实践,每年可挽救200万至300万人的生命,但许多儿童未接种所有推荐的疫苗。为了实现和保持适当的覆盖率,疫苗接种计划依赖于对疫苗有充分认识和接受度的人。

面对面告知或教育干预被广泛用于帮助父母理解疫苗的重要性;解释在何处、如何和何时获得服务;解决对疫苗安全性或有效性的犹豫和担忧。这种干预是互动的,可以适应特定人群或确定的障碍。

本研究是对最初于2013年发表的综述的更新版本。

目的: 

研究目的为评估告知或教育家长幼儿接种疫苗的面对面干预措施,在改善疫苗接种情况、父母知识、态度和疫苗接种意愿等方面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其他五个数据库和两个试验注册数据库(2017年7月和8月)。我们浏览了相关文献的参考文献,同时咨询了纳入研究的作者和相关领域的专家。我们没有对语言或日期进行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和整群RCT,与对照组或其他面对面干预相比较,评估告知或教育父母有关幼儿疫苗接种的面对面干预措施对父母或准父母的影响。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儿童接种所有幼儿疫苗,但人类乳头瘤病毒疫苗(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 HPV)除外,因为该疫苗是提供给青少年的。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学流程。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了检索结果,提取资料,并评估了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

主要结果: 

在本次更新中,我们共搜集到十项研究,其中四项为新研究。我们纳入了七项RCT和三项整群RCT,共涉及4527名受试者,但是我们无法合并一个整群RCT的数据。其中三项研究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进行。

所有纳入研究都对比了面对面干预组和对照组。大多数研究评估了单次干预对个体父母的有效性。干预措施是短时间(10分钟或更少)和更长时间(15分钟至几个小时)的均匀混合。

总体而言,研究设计的一些要素使纳入的研究为中到高的偏倚风险。对于随机序列产生的情况,除一项研究外,所有研究都是低偏倚风险的(即使用了随机数字表)。在随机隐藏方面(即随机分配受试者的人员不知道将受试者分配给哪个研究组),三项研究为高偏倚风险,一项研究为偏倚风险不清楚。由于干预的教育性质,在任何研究中都无法使受试者和研究者实现盲法。对于结局评价者的盲法,四项研究评价为低偏倚风险。大多数研究的不完整结局数据和选择性报告的偏倚风险为不清楚。其他潜在的偏倚风险来源包括未能考虑整群RCT中的聚类以及组间显著但不明原因的基线差异。一项整群RCT存在选择性招募受试者的高偏倚风险。

我们判断在以下结局中证据的质量为低,包括儿童疫苗接种状况、父母的态度或信仰、父母接种疫苗的意愿、不良反应(如焦虑)和免疫成本;而在父母的知识或理解方面,证据的质量为中等。所有研究都存在设计上的局限性。我们降低了证据的质量,因为这些研究存在随机分组或随机隐藏的方法学问题,或由结局可知受试者是否知道自己接受过干预。我们还由于以下原因降低了证据的质量,包括异质性(疫苗接种状态)、不精确性(疫苗接种意愿和不良反应)和间接性(态度或信仰和成本)。

来自七项研究(3004名受试者)的低质量证据表明,面对面告知或教育父母可能会改善疫苗接种状况(风险比(risk ratio, RR)=1.20, 95% 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1.04, 1.37])。来自四项研究(657名受试者)的中等质量证据表明,面对面干预可能会略微改善父母的知识(标准化平均差异(SMD)=0.19, 95% CI [0.00, 0.38]),来自两项研究(179名受试者)的低质量证据表明,面对面干预可能会略微改善父母让孩子接种疫苗的意愿(SMD=0.55, 95% CI [0.24, 0.85])。低质量证据发现干预可能导致父母对疫苗接种的态度或信仰(SMD=0.03, 95% CI [-0.20, 0.27]; 三项研究,292名受试者),或者父母焦虑(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1.93, 95% CI [-7.27, 3.41]; 一项研究, 90名受试者)有很少或没有改变。只有一项研究(365名受试者)测量了个案管理策略的干预成本,报告称对每名完全免疫的儿童进行干预的额外成本大约是常规护理的8倍(低确定性证据)。没有一项纳入研究报告了与父母干预经验(如满意度)相关的研究结局。

翻译备注: 

译者:王思懿(北京中医药大学人文学院志愿者)。审校:马思思、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4月3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