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疲勞症候群的運動療法

哪種類型的人對本文獻回顧可能會感興趣?

•慢性疲勞症候群的患者及其親友。

•治療慢性疲勞症候群的專業人員。

•專業的運動治療人員。

•一般醫師。

本文獻回顧為何重要?

慢性疲勞症候群(CFS)有時也被稱為肌痛性腦脊髓炎(ME)。研究估計,美國成人受CFS影響的比例大約是,每千人中有2位至每百人中有2位之間。CFS患者通常會感到長期疲勞、關節疼痛、頭痛、睡眠障礙、注意力不集中以及短暫記憶。這些症狀導致受CFS影響的人們重大行為的能力喪失以及痛苦。CFS沒有明確的醫學上的原因,因此受其影響的人們,通常其親友與健康照護專業人員會誤解他們的狀況。英國國家健康與照護卓越研究院(NICE)指引建議CFS患者採用運動療法,且先前有一篇文獻回顧的證據指出運動療法是一種有潛力的治療。運動療法被認為可以幫助患者漸漸地把身體活動重新帶入日常生活中,進而協助控制CFS的症狀。

本文獻為先前於2004年發表、指出運動療法有潛力治療患有CFS成人方法之考科藍文獻回顧更新。自從該篇文獻發表後,有更多調查運動療法對CFS患者之效應與安全的研究被發表。

本文獻回顧旨在解答哪些問題?

•運動療法比「被動」治療(例如:等候對照、常規治療、放鬆與彈性治療)更有效嗎?

•運動療法比其他「積極」療法(例如:認知行為治療(CBT)、適應性步調療法(pacing)、藥物療法)更有效嗎?

•運動療法合併其他治療比僅做運動療法更有效嗎?

•運動療法比其他治療更安全嗎?

本文獻回顧納入了哪些研究?

我們搜尋了所有在2014年5月前發表,針對CFS進行運動療法之高品質研究。研究必須納入18歲以上成人,且90%以上有明確診斷是CFS患者的隨機對照試驗才能被納入本文獻。我們納入了8個研究共1,518位受試者。有7個研究採用像是走路、游泳、騎腳踏車或跳舞等的有氧運動療法;其餘的研究則採用無氧運動。大部分的研究要求受試者在家運動,每週3至5次,使用不同的方法,每組的目標為5至15分鐘長不等。

我們由文獻回顧的證據得到了什麼?

中等品質證據顯示,對於減輕疲勞,運動療法較「被動」治療或不予治療來的有效。運動療法對患者每日的身體功能、睡眠以及自覺性的整體健康程度都有正面的效應。

一個研究顯示,對於減輕疲勞,運動療法較適應性步調策略來的有效,但卻沒有比CBT有效。

運動療法並沒有讓CFS患者的症狀惡化。嚴重的副作用在所有的組別中都很少見,但有限的資訊導致很難為運動療法的安全性,作出確切的結論。

證據不足以看出運動療法對疼痛、使用其他健康照護服務的效應,也無法評估運動療法方案的退出率。

接下來應該要做什麼呢?

研究人員建議,未來應該進行能夠找出「哪個類型的運動對受CFS影響的人來說效益是最大的?」、「哪種運動強度、運動時間長度,以及運動的形式是最好的?」這類的研究。

作者結論: 

一般來說,CFS患者在運動療法之後比較不會覺得疲勞,並且沒有證據指出運動療法會導致更糟的結果。有觀察到一個關於睡眠、身體功能與自覺性整體健康的正面效應,但是沒有關於疼痛、生活品質、焦慮、沮喪、退出率以及健康服務資源結果的結論。運動療法的效果看似高於適應性步調療法,但卻與CBT的效果相似。需要以低偏誤風險的隨機試驗,來探討效益最大的運動介入之類型、持續期以及強度。

閱讀完整摘要
背景: 

慢性疲勞症候群(CFS)的特徵是持續的、醫學上無法解釋的疲勞,有肌肉骨骼疼痛、睡眠障礙、頭痛、注意力不集中及短暫記憶等症狀。CFS作為一種常見的、使人衰弱且嚴重的健康問題。治療方法可能包括物理介入,像是最近一次在2004年發表文獻回顧被討論過的運動療法。

目標: 

本文獻旨在判斷相較於任何其他介入方式或控制,運動療法(ET)對CFS患者的效應。

•運動療法相較於「被動控制」(例如:常規治療、等候對照、放鬆與彈性治療)。

•運動療法相較於其他積極治療(例如:認知行為療法(CBT)、認知治療、支持療法、適應性步調療法、像抗憂鬱劑這類的藥物療法)。

•運動療法和其他特定治療措施的合併治療,相較於其他特定的治療措施(例如:運動與藥物療法的合併治療 vs 藥物單獨治療)。

搜尋策略: 

我們所搜尋的資料庫如下:The Cochrane Collaboration Depression, Anxiety and Neurosis Controlled Trials Register (CCDANCTR), the 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 and SPORTDiscus等資料庫(截至2014年5月)之資料,以自由文字查詢所有有關CFS與運動的關鍵字搜尋清單。我們透過世界衛生組織(WHO)的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截至2014年5月止)平台,找出了尚未發表或正在進行中的試驗。我們篩選了檢索到的文章參考文獻清單,並聯絡該專家們以取得更多的研究資訊。

選擇標準: 

納入CFS初步診斷能參與運動療法成人的隨機對照試驗。研究需將運動療法與被動控制、心理療法、適應性步調療法或藥物療法做比較。

資料收集與分析: 

兩位作者分別進行研究篩選、偏差風險評估以及資料萃取。我們以平均差(MDs)與標準平均差(SMDs),合併連續測量結果。我們以風險比(RRs)來合併嚴重不良反應與中途退出,並以95%信賴區間(CIs)為每一個結果計算出整體效果。

主要結論: 

在本文獻回顧中,我們納入了8個隨機對照研究,並記錄了1,518位受試者的資料。3個研究是以1994年疾病管制局(CDC)的準則來診斷CFS患者;5個研究以牛津(Oxford)的準則。運動療法持續12至26週。只有1個研究使用無氧運動,7個研究採用不同的有氧運動療法像走路、游泳、騎腳踏車或跳舞等,提供從輕微到劇烈不同強度的有氧運動方式。對照組則由被動控制(有8個研究;例如:以常規治療、放鬆、彈性治療)或認知行為治療(2個研究)、認知療法(1個研究)、支持性傾聽療法(1個研究)、適應性步調療法(1個研究)、藥物治療(1個研究)以及合併療法(1個研究)。研究間的偏誤風險不同,但在每份研究當中皆發現,主要與次要評量結果的偏誤風險有些許差異。

研究人員評估8個共有971位受試者參加的試驗當中,將運動療法與「被動」控制做比較。即使疲勞等級採用的是不同的評分系統,7個研究仍一致地顯示,在進行運動療法結束後能減輕疲勞:一份有11個項目,0至11分的評分系統(MD -6.06,95% CI -6.95至-5.17;1個研究,148位受試者;證據品質低);一份同樣有11個項目,0至33分的評分系統(MD -2.82,95% CI -4.07至-1.57;3個研究,540位受試者;證據品質中等);以及一份有14個項目,0至42分的評分系統(MD -6.80,95% CI -10.31至-3.28;3個研究,152位受試者;證據品質中等)。嚴重的不良反應在兩個組別當中皆很罕見(RR 0.99,95% CI 0.14至6.97;1個研究,319位受試者;證據品質中等),但少量的資料讓作者無法推斷出結論。作者記錄了治療後運動療法對於睡眠(MD -1.49,95% CI -2.95至-0.02;2個研究,323位受試者)、身體功能(MD 13.10,95% CI 1.98至24.22;5個研究,725位受試者),以及自覺整體健康改變(RR 1.83,95% CI 1.39至2.40;4個研究,489位受試者)之正面效應。作者無法推斷出有關其他結果之結論。

研究人員在兩個試驗當中將運動療法與CBT做比較(351位受試者)。一個試驗(298位受試者)記錄了兩個採用有11個項目,0至33分評分系統,在治療後於此兩組別間,對於疲勞只有少數或沒有差異(MD 0.20,95% CI -1.49至1.89)。兩個研究的後續追蹤皆評量了疲勞的差異,但皆沒有在採用有11個項目,0至33分的評分系統(MD 0.30,95% CI -1.45至2.05)以及有9個項目,1至7分的疲勞嚴重程度量表(MD 0.40,95% CI -0.34至1.14)的兩個組別當中找到差異。嚴重的不良反應在兩個組別中皆為罕見(RR 0.67,95% CI 0.11至3.96)。我們在身體功能、焦慮與睡眠方面觀察到少許或者沒有差異,並且我們無法推斷出任何有關疼痛、自覺整體健康改變、健康服務資源使用以及退出率的結論。

至於其他的比較,有一個研究(320位受試者)建議,運動的總效益高於適應性步調療法,另外一個研究(183位受試者)則指出,運動的效益高於支持性的傾聽。可獲得的證據量少到無法推斷出有關藥物介入效應的結論。

翻譯紀錄 : 

審稿者:溫載鉉/陳杰峰
服務單位:臺北市立萬芳醫院-委託財團法人臺北醫學大學辦理 實證醫學中心
職稱:事務員/主任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分享/儲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