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和靜脈注射鴉片類藥物以緩解分娩的疼痛

此文獻回顧宗旨為何?

我們設法確定不同鴉片類止痛劑的功效、副作用和婦女的接受度, 以及分娩過程中使用的劑量和服用方法。我們還關注鴉片類藥物對嬰兒的安全、出生時的警覺性(alertness at birth)和早期餵養的影響。

分娩時子宮收縮會引起疼痛, 尤其是當收縮到達尖峰時。疼痛隨著收縮停止、子宮鬆弛而減輕。隨著分娩的進展, 子宮收縮變得更強烈、頻繁、持久;同時變得更疼痛。最強烈、最頻繁的子宮收縮通常發生在第一產程結束,即子宮頸達到完全擴張時。這時,母親會被迫施力, 有助於嬰兒的出生。疼痛嚴重度的個體差異很大, 亦受精神和情緒因素影響。例如,分娩時的持續支持可以幫助婦女應付疼痛, 並提升她們對生產經驗的整體滿意度。

為何此議題很重要?

許多婦產科單位廣泛使用肌肉注射鴉片類藥物作為分娩鎮痛劑。另外,亦有婦女自控式靜脈投藥的選擇。注射鴉片類藥物會使女性昏昏欲睡, 並干擾她們參與自身照護決策的能力。她們亦可能感覺噁心和嘔吐。鴉片類藥物會使胎兒心率在分娩時變得不穩定, 並降低呼吸。目前有多種不同類別的鴉片類藥物。在資源豐富的國家, 硬膜外麻醉(epidural analgesia)的使用率提升, 意味著鴉片類藥物不再是他們的首選。然而, 世界上有許多地方以及由助產士主導生產的地區, 無法做到硬膜外麻醉, 故注射鴉片類藥物仍被廣泛使用。注射鴉片類藥品相對較便宜。目前尚不清楚它們藥效多好, 哪種鴉片類藥物最好, 以及如何避免不良影響 (如嘔吐或嗜睡) ,或對婦女與其嬰兒的傷害。本篇為2010年發表的文獻回顧的更新版本。

我們找到了哪些證據?

我們在2017年5月11日搜尋試驗。我們收錄了70項研究, 只有61項的婦女受試者就超過8000名。所有的試驗皆在醫院裡進行, 受試者為正常懷孕37至42周的健康女性。試驗比較鴉片類藥物 (透過肌肉或靜脈注射) 、安慰劑 (仿製品)、沒有治療、另一種鴉片類 (其中三項試驗是比較另一種用藥或吸入一氧化二氮) 或經皮神經電刺激 (TENS) 。可以合併研究數據的機會很少, 且眾多結果中只有一項試驗提供研究數據。以分娩鎮痛及滿意度當作結果而言,證據品質主要被評估為低或極低的。許多研究涵括的婦女人數不足,以致無法發現不同組別間的差異。

這代表什麼意義?

總結, 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鴉片類藥物在分娩時有緩解一些疼痛, 儘管相當比例的婦女仍然覺得中度或嚴重疼痛。鴉片類藥物與噁心、嘔吐和嗜睡有關, 不同類型的鴉片引起不同的副作用。我們沒有足夠的證據評估哪一種鴉片類藥物同時提供最好的止痛效果與最少的副作用。我們也沒有鴉片類藥物對新生兒不良影響的明確證據。婦女對鴉片類止痛劑的滿意度適中, 雖然大部分是未報告或以不同的方式呈現。我們沒有足夠的證據評估婦女最滿意何種鴉片類藥物。

在本篇文獻回顧中, 我們沒有比較肌肉或靜脈注射鴉片類藥物與其他分娩鎮痛方法 (如硬膜外麻醉)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這篇文戲回顧需要與相關的 Cochrane 文獻一起評讀。由於注射鴉片類藥物的使用廣泛, 進行更多的研究是很重要的,以便婦女可以作出緩解疼痛的明智選擇 。

翻譯紀錄: 

翻譯者:王國倫服務單位:基隆長庚紀念醫院藥劑科職稱:藥師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